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魔女妈妈前篇之小姨的足下求生!】(11-12)【作者:一个人】
【魔女妈妈前篇之小姨的足下求生!】(11-12)【作者:一个人】
字数:90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在小姨的羞辱调教下,我对于自己的身份有了准确的定位。每天一早我会被刘璐从狗笼子中牵出来,爬到鞋柜边用自己的舌头将小姨要穿的各式鞋子舔得干干净净,然后用嘴服侍小姨起床。而我的食物都是些小姨吃剩的之后用鞋子踩踏过的,大部分时候小姨会直接让我舔舐粘在她鞋底的食物,不过这些相当于监狱中关押着的犯人来说已经是天堂般的待遇了。

  「就那双靴子吧~~!」

  双手撑着床沿,身穿一袭包臀连衣短裙的小姨伸出白皙的芊芊玉手指着不远处的一双黑色及膝高跟靴,心领神会的我连忙爬了过去,恭恭敬敬地双手捧着爬到了小姨脚边。紧绷着那被粉红色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小姨将粉丝玉足伸到我的嘴边,错落有致的脚趾隔着粉红色丝袜轻抚着我的脸。

  连忙仰面躺下,将高跟靴放在我的两腿之间,双手拉扯着高跟靴的靴口部分,小姨那紧绷着的粉丝玉足顺势一脚踩下,根据小姨腿型特制的高跟靴紧紧地贴合着粉丝美腿。居高临下的小姨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那踩在我肉棒上的高跟靴优雅的踮起,前脚掌左右碾踩着,感受着我胯下犯贱肉棒的异常,对着门外的女狱警命令道:「六号刑房准备,我一会要去玩玩~~!」

  此时从我的角度看去只能看见小姨那性感撩人的粉丝美腿,大着胆子,我双手撑地,将自己的脑袋从小姨的大腿之间伸了上去,小姨略显无奈的笑了笑,叉开双腿,用自己那圆润的大腿夹着我的脑袋,白皙冰冷的芊芊玉手轻抚着我的脸,柔声问道:「被小姨当做家畜人一样的养着感觉怎么样啊?」

  「您应该对我更加残忍一些的,就像是那些关押在监狱中的犯人一样。」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小姨包裹在粉色丝袜中显得别样诱惑与充满了青春活力的美腿,而小姨那碾踩着我肉棒的高跟靴加快了频率。

  「舍不得啊~~!老实说,我是把你当成儿子一样看待的,可你自己要犯贱那我就没什么办法只能大发慈悲的满足你了~~!」

  说话间小姨对着我蠢蠢欲动的肉棒狠狠地一碾,钻心的疼痛感下我惊呼一声,冷汗直流。踩着我的肉棒小姨优雅的站起身来,强迫着将我的裤子脱下,顺势用一双昨晚换下的黑色丝袜将我我低垂着的子孙袋根部与肉棒死死地捆绑在一起,白皙的芊芊玉手轻抚着我那泛红的尿道口,小姨做出了一个要将手指插进我肉棒里的举动。

  「饶命啊~~!小姨~~!!!」喜怒无常的小姨有时候会对我很温柔,可有时候又会将我折磨得生不如死!我曾经亲眼见过小姨将自己修长的手指插进奴隶的肉棒里,光是看着就已经将我胯下的肉棒吓软了!

  「别怕~~!一会小姨要去玩阉割游戏了~~!」

  脚踩着高跟靴,小姨扭动着娇躯朝着三号监区走去,那里是根据小姨的想法改造而成的刑区,被带到哪里的犯人没有人可以活着出去!像条狗一样跟在小姨的身后爬行着进入了三号监区,放眼望去地面上到处都是被砍断了四肢剜掉双眼的男男女女,听见高跟靴踩踏地面的声音,他们全都瑟瑟发抖着拼命爬行着,可小姨看都没看他们一眼,这些都是前几天与妈妈在大街上产生了矛盾的人,小姨让那位早就匍匐在自己脚下背景通天的男人将他们全部抓来,现在他们只能慢慢的痛苦死去!

  胡思乱想间我已经跟着小姨进入了六号刑房,十几位浑身赤裸着的健壮男人被绑在架子上,房间内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各式刑具,小姨伸出芊芊玉手,两位跪在一旁身穿女仆装的少女虔诚的爬了过来,用嘴熟练的将一双血红色的及肘皮质长手套套在了小姨的芊芊玉手上。

  吐了一口香痰,两位少女就像是见到了最为美味的食物一般,争前恐后的去争抢小姨赏赐的香痰,对着我得意的笑了笑,小姨拿起一根前端类似于鱼钩一般的棍子走到其中一位男人身边,小姨抬起被黑色及膝高跟靴包裹着的美腿对着男人堪称硕大的肉棒踢了两脚,看着男人那依旧疲软的肉棒,秀眉微皱,不满的怒斥道:「贱货~~!被我高贵的靴子踢踏玩弄你卑贱的肉棒不是该兴奋得勃起吗?」
  「狱长~~!我~~!嗯~~~!!!」

  没给男人说话的机会,小姨将那前端带着鱼钩样东西的棍子伸到了男人低垂着的子孙袋边,深邃明亮的双眸间闪过一丝残忍的神色,玉手猛的朝上一提!从我的角度看去可以清楚的看见鱼钩的前端陷进了男人子孙袋的根部!

  「不~~!不要~~!!!」似乎预感到了什么,男人惊恐的哀求着,拼尽全力的挣扎着,可被捆绑在架子上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既然你这贱根没法硬起来,那留着还有什么用呢?」

  残忍的笑着,小姨猛的朝后一拉,锋利的鱼钩瞬间将男人的子孙袋划开!两颗不甘的蛋蛋顺势掉落到地上,优雅的抬起玉足,小姨的高跟靴直接将那两颗还在蠕动的蛋蛋踩在脚下,踮起玉足,躁动的蛋蛋瞬间被碾碎!混合着灰尘从小姨的靴底溅了出来!

  没有再理会已经晕死过去的男人,小姨漫步到另外一位男人身边,将手上的棍子随手一丢,拿起一把看似普普通通的剪刀,伸手一把将男人的子孙袋握着,血红色的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下的芊芊玉手一轻一重的捏着手掌间的蛋蛋。
  「你呢?我给你半分钟的时间,贱根给我硬起来!」用力一捏,男人的蛋蛋在小姨的手指间瞬间被捏扁,与此同时,小姨慢慢的朝后拉扯着!

  「啊~~!啊~~!!!」

  凄厉中带着兴奋的惨叫声回荡在偌大的刑房之中,男人那原本疲软的肉棒此时却蠢蠢欲动了起来,肿胀着的肉棒渐渐地有了坚挺的样子,可小姨并不满足,残忍的一捏,只听见小姨的手掌间『噗』的一声,男人的蛋蛋活生生的被小姨捏爆!

  「已经半个小时咯~~!才这样小~~!不合格~~!」松开捏着男人子孙袋的芊
芊玉手,小姨张开剪刀贴合着男人那已经只剩下蛋蛋残渣的子孙袋,瞥了一眼冷汗直流的男人,柔声说道:「要来了哦~~!准备好了吗?」

  「别~~~~!啊~~~!!!!」

  没有丝毫怜悯,小姨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从我的角度看去可以清楚的看见那锋利的剪刀慢慢的剪开了男人的子孙袋!混合着精华与蛋蛋残渣的液体从子孙袋中部的缝中滴落,液体刚刚好落到小姨的高跟靴上,扭头瞥了我一眼,小姨柔声说道:「看吧~~!是他要用自己最为宝贵的东西来为我的高跟靴美容的~~!」
  连续阉割了两位男人之后小姨招了招手,示意我爬过去,犹犹豫豫间在小姨威严的双眸威胁下我爬到了小姨脚下,俯身一把将我被丝袜勒得爬满了青筋的肉棒握着,小姨快速的撸动着,在我耳边戏虐的问道:「想试试吗?被小姨亲自阉割可不是谁都有幸享受到的~~!!」

  「小姨~~!!!」只能是仰望着宛如女神般手握我生死的女王小姨,哀求着间我跪直了身体,用自己的脸去蹭着小姨那包臀连衣短裙之内的敏感地带。
  「真乖~~!不过还是要来玩玩你~~!」

  转身离开,拿起一根细长的铁棍子,小姨走到了这群人中肉棒最为雄伟的那人身边,用冰冷的铁棍子轻抚玩弄着男人那敏感的肉棒前端,看着男人的肉棒在自己的玩弄下渐渐地膨胀着,可小姨还是觉得不够。

  「你们怎么这么没用呢?亲眼看着我阉割了两个人之后不是应该被这血腥刺激的场景刺激得欲罢不能吗?」

  朝后退了一步,小姨抬起玉足,高跟靴对着男人胯下的肉棒就是一脚蹬了过去,玉足就像是碾踩般的一轻一重用力玩弄着,带着诱人防滑纹的靴底变换着各种姿势撩拨着男人胯下卑贱的肉棒,洁白的高跟靴下,小姨那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刚刚好抵住男人的子孙袋,冰冷的靴跟将子孙袋内两颗蛋蛋分开,在强烈的刺激下,男人的肉棒积聚的膨胀着!

  「贱货~~!这样是不是很爽啊~~!」感觉到了靴底贱根的变化,小姨挪开了玉足,手中的细长铁棍拍打着男人坚硬如铁的肉棒,此时我仔细一看,瞬间吓尿,原来小姨手上那看似光滑的铁棍上布满了细小的倒刺!

  扭头瞥了我一眼,小姨看着男人那还残留着自己靴底防滑纹的肉棒,似乎是嫌弃男人的肉棒还没有到达极限,小姨干脆用自己那被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一把死死地将男人火热的肉棒握着,另外一只手则是将那根细长布满了倒刺的铁棍伸到了男人微微张开的尿道口处!

  「饶命啊~~!!啊~~!!!」

  在男人惊恐的目光中,小姨残忍的将铁棍一点一点的插进了男人的肉棒中!细长的铁棍慢慢的消失于男人的尿道口,因为倒刺是逆向排列的,所以插进去的过程异常顺利,一分多钟之后几乎快有三十厘米长的铁棍已经差不多完全插进了男人的肉棒中!

  「这样还不错~~!怎么样,很舒服吧~~!干嘛做成那副痛苦的样子~~!这才
是开胃菜而已啊~~!」手指插进铁棍根部的圆环中,小姨残忍的扭动着,带动着已经完全插进男人肉棒内的铁棍搅动着!

  「不~~!不要啊~~!!!你个恶毒的女人~~!!!你不得好死!」
  冷汗直流之下男人咒骂着小姨,男人浑身颤抖着,胯下原本低垂着的子孙袋急剧的收缩着。小姨偏着脑袋看着男人盯着自己那恶毒的眼神,媚眼间一抹阴毒一闪而过,另外一只被血红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伸出两根手指,对着男人的双眼径直插了过去!

  「啊~~!!!」

  「叫啊~~!你能奈我何~~!老娘也是你能够直视的?」修长的手指残忍的插进了男人的眼眶中,小姨的手指摸索着男人滚动的眼珠,银牙紧咬,只听见『噗』的一声,眼珠混合着鲜血顺着小姨的手指间飞溅而出!

  「你不是喜欢看着老娘吗?看啊~~!」

  冷笑着,男人的眼珠还被小姨的手指插着,厌恶般的甩了甩手,男人的眼珠掉落到地上,血红色的皮质手套上一尘不染!与此同时,小姨猛的拉扯着那已经将男人肉棒废掉的铁棍,因为倒刺的原因,男人的肉棒被瞬间拉长,小姨并没有着急,只是慢慢的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跪在一旁的我眼睁睁的看着男人那卑贱的肉棒被小姨活生生的拉扯了下来!

  鲜红的血液顺着男人被拉扯下的原本属于肉棒的洞中喷射而出,喷到小姨的身上到处都是!此时的小姨宛如地狱而来的魔鬼一般!身上指了指我,对着女仆命令道:「把他也绑上去!」

  挣扎是没有任何用的,小姨看着被绑在架子上的我,拿起一根黑色的短皮鞭,眨巴着明亮的双眸,眉目间满是笑意的看着我,戏虐的问道:「小侄子~~!求我啊~~!」

  说话间小姨玉手轻挥,皮鞭精准的抽打到了我那躁动的肉棒上,火辣辣的疼痛感瞬间袭遍全身,可我那挨了一鞭子的肉棒非但没有软下去,反而变得更加的坚挺!

  「真不错啊~~!看着就让人很有食欲啊~~!」

  小姨又是一鞭子抽打到了我的肉棒上,看着我那犯贱般膨胀的肉棒,随手将皮鞭一丢,被粉色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在空中划出一道美妙的弧度后,洁白高贵,紧紧贴合着小姨美腿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精准的踢到了我子孙袋与肉棒根部交接的地方!

  半蹲下身子,小姨那被血红色皮质及肘长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握着我那爬满了青筋的肉棒,另外一只手则是将我的子孙袋捏着,修长灵活的手指一边撸动着我的肉棒,一边玩弄撩拨着我子孙袋中躁动的蛋蛋!

  「看见刚才小姨是怎么样捏爆奴隶蛋蛋的吗?你想要试试吗?」

  加快了撸动我肉棒的动作,手指顺势也轻抚着我微微张开的尿道口与敏感的冠状沟,捏着我子孙袋的手指快速的揉搓着,皮质手套特有的触感更是将让那致命的酥麻快感袭遍全身!

  「啊~~!!!」

  呼吸浑浊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我再也忍不住了,肉棒强烈的颤抖着,一股股浓浓的精华喷涌而出!措不及防之下,小姨被我那滚烫的精华喷了一脸!乳白色的精华喷到小姨妖艳冷傲的俏脸上到处都是!

  明显一愣,嘴角带着诡异笑容的小姨冷冷的说道:「小贱货胆子很大啊~~!居然敢把你卑贱的精华喷了老娘一脸~~!那刚刚好,就用你的精华来洗脸美容吧~~!!!」

               第十二章

  再次见到妈妈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的事了,在小姨的安排下刚刚才享受了三位男奴服侍的妈妈优雅的躺在沙发上小憩,媚眼迷离间满脸潮红的妈妈气质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刚才你妈玩得很疯狂啊~~!两位男奴都被她闷死在胯下,另外一位则是被她用高跟靴一点一点的把肉棒给踩烂了,眼睛也剜掉了~~!好可伶啊~~!」感慨着,小姨解开了套在我脖子上的狗链子,伸手用力一捏浑身赤裸着的我胯下那疲软的肉棒,不满的羞辱道:「这么没用啊~~!我昨天晚上也不过是在榨精板上玩弄了你一个多小时而已啊~~!」

  「小姨~~!一会我妈就要醒了~!让我去吧衣服穿上吧~~!」蜷缩在小姨脚下的我连忙用嘴去舔小姨那洁白高贵的高跟鞋,虽然内心的奴性在小姨的羞辱调教下已经被完全激发了出来,可我还是不愿让自己的妈妈看见我这幅卑贱的样子。
  「怕什么,你妈刚才发泄得很厉害,一时半会还醒不过来,再说了,狗需要穿衣服吗?」优雅的抬起玉足,一脚将我的脑袋踩在脚下,用力的跺踩了两脚后小姨的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伸手指着正躺在沙发上的妈妈对着我命令道:「爬过去用你的嘴将你妈的靴子舔干净!」

  不敢反抗,我只能是爬到了沙发边,抬眼便可以看见那双悬在沙发边缘,紧紧的贴合着妈妈黑丝美腿的白色及膝高跟靴,看着妈妈那满脸潮红的俏脸,我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妈妈可千万不要突然醒来!

  跪直了身体,我用自己的脸去蹭了蹭妈妈的高跟靴边缘,不知怎么回事,这种偷偷摸摸的刺激感刺激得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稍一犹豫,我伸出舌头轻轻地舔舐着妈妈靴底那泛着金属光泽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就像是在为靴跟口舌服务一般!

  「贱货~~!舔靴跟干什么,把你妈的靴子脱了,用你那卑贱的肉棒去为你妈的玉足按摩!」看好戏般的小姨单手托着下巴坐在一旁指挥着我。

  为难的回头看了妖艳的小姨一眼,我连忙哀求着:「小姨~~!」

  「嗯?」

  秀眉微皱,威严的双眸瞪了我一眼,瞬间将我积攒起的抵抗情绪击散得无影无踪!像条狗一样的我只能是熟练的用嘴小心翼翼的将妈妈脚上的一只高跟靴脱了下来,还好,过程中妈妈只是扭动了下娇躯,并没有醒来。

  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只黑丝玉足,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深吸一口气,鼻息间满满的都是妈妈玉足的幽香!呼吸渐渐浑浊的我挺立着身体,将自己胯下那已经肿胀得坚硬如铁的肉棒伸到了妈妈的黑丝玉足之下。

  扭动着身体,带动着火热的肉棒去摩擦着妈妈那绝美的黑丝玉足,每当我敏感的肉棒前端划过黑丝玉足的时候,阵阵酥麻的快感便会顺着我卑贱的肉棒袭遍全身!

  就在我沉浸在这极致的快感中的时候,妈妈那错落有致的脚趾却突然隔着黑丝袜将我那敏感的肉棒前端死死地夹着!

  「儿子~~!你在干什么啊~~!」

  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我还未反应过来,妈妈那夹着我肉棒前端的脚趾用力一扭,黑丝玉足对着我坚挺的肉棒前端轻轻地一脚蹬出!

  「啊~~~!!」

  就像是有人用锤子敲钉子般的要将我肉棒活生生的敲进身体里一般,剧烈的疼痛感伴随着酥麻感刺激得我浑身一颤,原本已经到达了极限的肉棒瞬间就萎缩了!

  「儿子~~!妈妈问你呢~!你刚才在干什么啊~~!」戏虐的笑着,满脸潮红的妈妈紧绷着黑丝玉足,扭动着脚踝,用自己那修长且错落有致的脚趾顺着我肉棒的前端一路朝下轻抚着,一如往日里妈妈轻抚着我的脸一般。

  「妈~~!我~~!我还是先去把衣服穿上吧~~!」虽然已经被小姨调教成了狗
奴,可我从内心里并不愿让妈妈知道,我还幻想着出狱后能够逃离小姨的魔爪重新回到妈妈的怀抱。

  眉目间满是笑意的妈妈瞥了我一眼,顺势将自己那只还被白色及膝高跟靴包裹着的美腿伸出,一脚放到了我的肩膀上!我从未想到妈妈会这样做,扭动看去在,只能看见那只洁白高贵的高跟靴正与我的脑袋并肩而立!

  「我看就不用穿衣服了吧~~!难道你不愿意就这样跪在妈妈脚下吗?」说话间妈妈摆动着玉足,用自己高跟靴的边缘拍了拍我的脸,带着凹凸花纹的高跟靴边缘伴随着阵阵幽香带来的强烈羞辱快感刺激得我胯下那正被妈妈黑丝玉足玩弄着的肉棒更加的膨胀!

  戏虐中神情复杂的看着我,妈妈眼见我没有说话,继续挑逗着说道:「妈妈在问你话啊~~!希望就这样跪在妈妈脚下吗?回答我!」

  一声怒斥,妈妈用高跟靴用力的抽打了一下我的脸,那原本轻抚着我肉棒的黑丝玉足朝后一带,紧绷着玉足用力一踢,玉足的前端精准的踢到我低垂着的子孙袋中,突如其来的一击伴随着致命的疼痛感,惊呼一声,我双手下意识的抱着妈妈那安放在我肩膀上的高跟靴,身体一沉!

  「痛吗?」

  柳叶弯眉深深皱起,原本戏虐的神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真挚的关怀。眼见如此,我也顺势抱着妈妈的高跟靴瘫软到了地上,双手就像是抱着救命稻草般死死地抱着那紧紧贴合着妈妈黑丝美腿的高跟靴。

  「我~~!我没用多大的力道啊~~!」泛红的双眸间闪烁着泪花,妈妈连忙抽出被我抱着的高跟靴,俯身用自己那白皙冰冷的芊芊玉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我那挨了她一脚后却变得更加坚挺的肉棒,五指捏着我的肉棒,一轻一重的捏着,手掌却是刚刚好抵住我敏感的肉棒前端与冠状沟!

  「妈~~!」

  轻呼一声,享受着妈妈手指带给我的异样快感,可妈妈手上的力道并不大,情不自禁的,犯贱的我抽动着身体带动着胯下被妈妈手指捏着的肉棒去抽插着!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妈妈疑惑的低头一看,却看见我那犯贱的举动,冷哼一声,原本轻轻地摩擦着我肉棒的手指用力一捏!修长的手死死地掐着我肉棒的中段!我那凸出的尿道瞬间被妈妈掐了进去!

  「我错了~~!妈~~!饶了我~~!!!」双手下意识的想要去阻止妈妈芊芊玉
手的举动,可悬在空中的双手却不敢去玷污妈妈高贵的娇躯,稍一犹豫,我最终还是用手握着妈妈那被高跟靴包裹着的纤细脚踝!

  轻轻地摇晃着,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妈妈,居高临下的妈妈冷哼一声,那死死地掐着我肉棒的芊芊玉手用力朝上拉扯着,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肉棒慢慢的变长,肉棒根部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疼痛感!

  「知道错了吗?」妈妈神情复杂的看着我,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不远处看好戏般的小姨,拉扯着我肉棒的芊芊玉手减轻了力道,冷哼一声,自顾自的就像是在给自己寻找理由般的厌恶般的说道:「哎呀~~!我的手挨着你的肉棒都被玷污了~~!」

  说话间妈妈松开了捏着我肉棒的手指,优雅的起身,因为另外一只玉足还踩在高跟靴中,站立不稳之下妈妈顺势抬起那堪称完美的黑丝玉足,有意无意的一脚刚刚好踩在我肉棒上!带着丝袜致命柔滑的黑丝玉足赏赐般的轻轻揉搓着我的肉棒,修长的脚趾挑逗般的按压撩拨着我那被妈妈掐得瞬间软了下去的肉棒。
  傲然站立着的妈妈伸出芊芊玉手,两位女仆连忙爬了过来,用嘴熟练的将一双白色蕾丝手套套在了妈妈的手上,揉搓着双手,妈妈俯视着被自己踩在脚下的我,四目相对间风情万种的瞪了我一眼。不过那踩在我肉棒上的黑丝玉足却是加快了碾踩的频率。

  「姐~~!你再玩会的话他可就喷到你脚上了~~!我看你还不如直接给他足交算了~!往日里你玩弄奴隶的时候那股心狠手辣的劲头去哪去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姨挑逗着妈妈内心中嗜血的本能,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胯下,一位看样子不过十四五岁身穿女仆装的少女顺从的爬了过去,顺势将脑袋伸进了小姨的超短裙下,用自己的舌头熟练的服侍着小姨。

  「他~!他敢~!!他要是敢喷出来,我~~!我就阉了他~!!!」
  妈妈故作镇静的一副恶狠狠的模样俯视着我,那原本足交般撩拨着我肉棒的黑丝玉足猛的踮起,用力一碾,强大的压力下我下意识的惨叫一声,身体弯成虾状,双手讨好般的握住妈妈那纤细柔滑的脚踝。

  瞥了我一眼,妈妈减轻了玉足的力道,不过小姨却如奸计得逞的小狐狸精般戏虐的说道:「姐~~!我可是听见了哦~~!一会你要是舍不得的话,妹妹我可以帮你阉了他的~~!」

  「谁~~!谁要你帮忙了~~!我生的儿子当然是我自己来了!」

  收回了碾踩着我肉棒的玉足,妈妈优雅的坐在沙发上,被黑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与紧紧贴合着黑丝美腿的及膝白色高跟靴悬在我眼前一晃一晃的,风情万种的媚眼挑逗般的看着我,妈妈顺势抬起高跟靴,用那带着圆润弧度的高跟靴前端抵住我子孙袋与肉棒交接的地方,靴底那深深的防滑纹踩着我低垂着的子孙袋,高跟靴慢慢的研磨着。

  「儿子啊~~!你小姨的话你应该也听见了吧~~!要是喷出来的话~!妈妈可是会阉了你的哦~~!!!!」

  话音刚落,妈妈的黑丝玉足也伸了过来,以前我从未认真观察过妈妈的玉足,此时那在黑丝袜掩映下若隐若现的白皙玉足看上去的那样的完美与高贵!黑丝玉足紧绷着,轻抚着我微微干裂的嘴唇,纤细的小腿顺势朝下滑动着,没有丝毫赘肉的美腿带着完美的曲线,黑丝玉足最终停留在了我那犯贱般急剧膨胀的肉棒上!
  「儿子果然是长大了啊~~!肉棒都这么硬了~~!」

  感慨着,妈妈的脚趾张开,摩擦着我肉棒的根部,带着绝美弧度的足弓将我的肉棒死死地踩在脚下,圆润的足跟碾踩着我敏感的肉棒前端,此时我那卑贱的肉棒被妈妈的高跟靴与黑丝玉足夹在中间!

  「妈~~~!」

  『啪』没给我说话的机会,冷艳高贵的妈妈用那被白色蕾丝手套包裹着的芊芊玉手赏了我一耳光,死死地将我肉棒夹着的高跟靴与黑丝袜缓慢的摩擦着,妈妈享受着自己的儿子像条狗一样卑贱的跪在自己脚下的异样快感,而我那火热颤抖着的肉棒更是刺激得妈妈不久前才被男奴服侍过的蜜穴中又湿润了起来!阵阵瘙痒的快感袭遍妈妈全身!

  沉浸在无尽快感中的妈妈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容,妈妈抵住我子孙袋根部的高跟靴用力朝前一抵,圆润的足跟用力一碾,我那坚挺着的肉棒瞬间被压迫在了妈妈高跟靴的脚踝处,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肉棒在妈妈高贵的玉足之下被压扁了!

  这段时间以来被小姨调教出的奴性被完全激发了出来,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我在奴性的驱使下情不自禁的扭动着身体,抽动着自己那被妈妈高跟靴与黑丝玉足夹着的肉棒放肆的抽插着!

  无奈的摇了摇头,妈妈却没有说破我犯贱的举动,眼角的余光瞥向正在享受女仆口舌服务的小姨,怒其不争的伸出包裹在白色蕾丝手套中的芊芊玉手,不轻不重的抽打着我,可妈妈越是羞辱,我却越加兴奋!

  呼吸渐渐浑浊的我有些忍不住了,卑贱的肉棒在妈妈的玉足之间无助的颤抖着,尿道口微微张开,丝丝液体沁进了妈妈的黑丝袜中!预感到了什么的妈妈快速的松开了夹着我肉棒的玉足,俯身对着我那爬满了青筋的肉棒轻轻地吹了口气,似乎是对我那副欲求不满的犯贱样很是满意。

  「妈~~!我想要~~!!!」

  已经被欲望和奴性控制了理智的我挪动双膝,爬到妈妈的脚边,扭动着身体用自己那敏感的肉棒前端去摩擦着妈妈那近在咫尺的黑丝玉足!

  厌恶的皱了皱眉,妈妈和小姨一眼,控制欲极强,就在我肉棒即将接触到黑丝玉足的瞬间,妈妈的黑丝玉足猛的朝上一踢,带着丝袜致命柔滑的玉足直接一脚将我的肉棒反踩到了肚子上!

  可再也忍不住的我还是颤抖着身体,积聚的精华即将喷涌而出!妈妈连忙踮起玉足狠狠地碾踩着,可这样只会更加刺激起我喷射的欲望!

  眼见我的精华已然是忍不住了,妈妈干脆顺势收回玉足,冷冷的怒斥道:「贱货~~!没用的东西~~!!!」

  话音刚落,妈妈微微翘起玉足,那泛着金属光泽长达十五厘米的靴跟轻抚着我的尿道口,眼神中泛着阴毒的神色,玉足猛的一插!冰冷的靴跟顺着我的尿道口直接插进了我肉棒中!

  我能够清楚的感受到一股充实的快感袭遍我卑贱的肉棒,我也眼睁睁的看着妈妈的靴跟插进了我的尿道中!就像是塞子一般,妈妈的高跟靴跟将我的精华堵着!

  「贱狗儿子~~,想喷吗?」

  残忍的笑着,妈妈的高跟靴跟已然完全插进了我的肉棒中,妈妈扭动着脚踝,带动着靴跟残忍的搅动着,与此同时,黑丝玉足也顺势紧绷着,一轻一重的踢踏着我那急剧收缩的子孙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