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佛珠与表】(15)【作者:铁瞎子】
【佛珠与表】(15)【作者:铁瞎子】
字数:71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五章、一蛋男人

  说老徐享受齐人之福的同时,林冰却也慢慢体会到征服别人的快乐。

  这天,林冰打电话给她的男朋友。

  男生宿舍。

  「李雄,你的电话!」李雄也就是小李。

  「来了。」李雄一看电话是林冰打来的,心中一喜。这无疑是他极为幸福的时刻。

  「喂,嗯,行行。我知道了。可是,好的,明白了。」李雄接起电话从高兴到苦涩,只经过了三秒。

  林冰在电话里说,让李雄在出门的时候,带上一条他宿舍男生的内裤。而且特别要求一定是要用过的。

  李雄挂了电话之后,就开始在宿舍里四处查看。

  「这个是干净的。不行不行。」

  「老二人在,这个不方便。」

  「老四常常不洗,肯定非常脏,还是算了。」

  终于,经过了不少时间之后,李雄终于在隔壁宿舍偷偷的拿了一条,换下的内裤。内裤通体深蓝色,但是在鸡巴前面的地方,有不少黄色和白色的凝结物。而在菊花后面,也有不少黄色的东西。

  李雄也没有细看,揣起来,就朝着跟林冰约好的地方去了。

  一见面,林冰上来就是在李雄的脸上亲了一口。

  「亲爱的,我好想你啊!」林冰一脸骚媚的说道。李雄嘿嘿的笑着,脸上满是得意,这个地方是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公园,有不少同学在这里散步。

  有这么一个漂亮高挑穿着大胆热辣的女朋友,无疑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

  可是这种得意没有过多久,就被林冰伏到耳边的一句话击碎了。

  「内裤你带了吗?我已经有点等不及他的味道了!」

  林冰说着,就跟李雄要来了内裤,直接放在了胸口乳沟里,朝着女厕所进去了。

  「你就在这等我,不许动手手淫!只需想着我!」林进入到女厕所之后,迫不及待的把那条李雄从男生宿舍拿出来的内裤打开,发现了上面不少的凝结物。很是欣喜,慢慢的把内裤最脏的地方伸到鼻子跟前。用力一吸,那种男人的汗臭味、尿臊味、已经打飞机之后的精液的味道。

  三种味道混合在一起,简直难闻。可林冰不知道为什么,虽然闻的过程中,也干呕了几下。可身体下面已经开始流水。一条丁字裤,很快的就湿透了。
  林冰撩起裙子,先把自己的丁字裤脱下,然后把那条男士内裤穿在了自己身上。随后又把丁字裤套上。

  恋恋不舍的用手在内裤最脏的地方摸了摸,然后用舌头舔了舔手指。神情又是一阵销魂。

  突然间,隔壁的隔间里敲了敲墙。

  「你好,美女,你有没有带卫生巾。能不能借我用一张!我突然来那个了!」
  「没有。」林冰随口答道。

  随后,林冰隐约听见隔壁说,「要是男朋友在就好了,他最喜欢吃这个了。」
  听隔壁这么一说,林冰突然有了想法。

  「美女,我有个办法,能让你干干净净回家。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林冰试探性的问道。

  「啊?什么办法?」

  隔壁的声音甜美,听起来像是个美人。

  「我有个男朋友,平时就喜欢吃我的月经,可是我一个月就那么几天,他总是吃不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让他来帮你吃干净!」隔壁沉默了好几秒。
  「让我看看他,再决定好吗?」林冰一听,笑了笑。知道自己刚刚没有听错,这个事情,能成!

  林冰立马出去,走到李雄跟前。把刚刚的事情小声的告诉了李雄。

  李雄瞪大了眼睛,摇摇头。

  林冰眉头一皱,「如果你答应我的话,我就用脚帮你打一次飞机!」李雄不由的低头看向林冰的脚,那双玉脚十个趾头均匀别致,若是再配上黑丝的话,李雄不由自主的硬了。

  「还要加上黑丝!」

  「成交!」林冰笑了笑,知道只要用这个来作为交换条件,李雄就难逃自己的掌握。

  「跟我来,快点!」林冰开心的把李雄带到了女厕所,然后在厕所外面挂上了打扫中的牌子。

  「美女,你出来看看吧。」林冰敲门说道。

  过了半天,里面的门打开,果然是一个绝美的女人。

  看年纪不像是学生,应该年纪要大一点。胸部鼓鼓的,腰却不粗,一双长腿比林冰的还要长一点,大腿丰腴看着比林冰还性感了几分。

  「这就是你男朋友?」那美女朝林冰问道。

  「没错,这就是我的贱狗男朋友。还行吧!姐你怎么称呼?」林冰笑眯眯的问道。

  「叫我张姐就好了。」张姐目光流转,最后扫到了李雄身上,「长的还行吧,就是你要给我舔下面?」由于蹲位里面还有个不低的台阶,加上张姐的足足有十厘米的高跟鞋,站起来之后,比李雄还要高出半个多头来。加上有种大妇的气质,让李雄有点害怕。

  「是,是……」李雄有点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

  「妹子,你把门关一下,我来喂东西给他吃!」张姐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来。

  李雄则是盯着张姐的双腿中间,原来张姐开门的时候,并没有把短裙和内裤穿好,而是短裙提到了腰上,内裤则在脚底。两条修长浑圆的大白腿,裹着两条黑色的网袜,有种欧美女人的霸气性感。

  一团黑色的毛发上,隐隐能看到血迹。

  「咳,噗!」张姐突然爆发,一口痰就吐到了李雄的脸上。

  「贱狗,给老娘吃下去。」

  李雄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口痰,吓坏了。

  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看看林冰,发现林冰双手抱着根本不打算说点什么。只是打算看好戏。

  而再一次把目光转向张姐的时候,等待他的是一记耳光。

  「啪!」张姐的手也比一般的女人大了不少,一个满满当当的耳光重重的打在了李雄的脸上。

  一个鲜红的手掌印子出现在了李雄的脸上,李雄蒙了,他长这么大,从没有被这样的羞辱过,而且还是一个如此性感的女人。

  「贱狗,这么不听话?」张姐一声大喝!

  随后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下去之后,李雄似乎才明白了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手捂着脸,「对不起张姐,我错了!」

  「妈的,叫主人!贱狗!」张姐又是一个耳光!

  这连续三个狠狠的耳光下去,李雄的嘴角已经开始流血。

  但是天生懦弱的李雄面对这样强势的女人,反而生不起一点抵抗的念头,就像跟林冰亲热的时候,完全不敢主动骑在林冰身上一样。

  这种卑微来自骨子里,内心深处。

  看着性感又霸道的张姐,李雄的荷尔蒙也开始打量的分泌,而且理智也开始逐渐的消失。

  不知道怎么的,李雄开始用手把一开始的那口痰,尝试性的用嘴尝了尝。才发现,痰这个东西,除了看起来脏以外,其实吃起来并没有那么恶心。

  于是便伸出舌头用力的舔了起来。

  看着李雄终于听话了,林冰和张姐同时松了一口气。

  可是张姐面上却依然冷若冰霜。

  「狗东西,给老娘跪下!」

  有了第一次的服从,第二次的服从也很容易。

  李雄一边舔着手上的痰,一边跪在了张姐的坑位口。

  「贱狗,主人的痰号好吃不?啊?」

  「好吃,好吃!」李雄已经跪下,自然知道一定应该更好的服从。

  「好吃!真是一条十足的贱狗啊!还有更好吃的,想不想吃!」张姐说道。
  「想!」李雄毫不犹豫的答应道。

  「好,那你求主人,再给主人磕头三十个,主人就赏你更好吃的!」张姐的话语异常的霸道,完全像个女皇一样,连后面看着的林冰,都有些想要臣服的意思。

  「求主人赏赐更好的东西给贱狗吃!」

  「求主人赏赐更好的东西给贱狗吃!」

  「求主人赏赐更好的东西给贱狗吃!」

  ……

  李雄开始一遍一遍的磕着头,说着。张姐则是从脚低把内裤完全脱下,两条极度诱惑性感的大长腿来回挪动的瞬间,李雄就已经硬了起来。

  张姐一转身,把那条淡粉色的内裤在便池里沾了沾,一股黄色的液体沾染在了内裤上。

  「求主人赏赐更好的东西给贱狗吃!」

  「求主人赏赐更好的东西给贱狗吃!」

  「够了吗?」

  「回主人,够了!」李雄双手在地,脸上还挂着没有吃完的痰,活脱脱的像一条狗。

  张姐淡淡一笑,伸手把内裤沾着尿的内裤,塞到了李雄的嘴里。

  那种新鲜尿液的酸臭气息,瞬间充满了李雄整个呼吸道,可是迫于张姐的威压,李雄根本不敢有所抵抗。

  只能按照张姐的吩咐,好好的把内裤含在嘴里,慢慢的品尝着上面的味道。
  「好吃不?」张姐再度问道。

  「好吃,好好吃!」

  「什么味道,仔细的说说看,说的好了,还有更好吃的!」「酸酸的,臭臭的,还有点腥臭味道。」李雄一边说着,一边口舌还在上面舔弄着,「还有点血的味道。」「哈哈,狗嘴还是不错的!」张姐突然笑了笑,伸出大手在李雄的头顶来回抚摸着,就像是在抚摸宠物一样。

  「妹子,这条狗养了多久了!」张姐问林冰道。

  「回姐姐,才认识几天。」林冰小声的回答道。

  「咦!几天就能下贱成这个样子,妹子你着实好福气啊!」张姐笑着跟林冰说着。

  突然抬起脚,朝着李雄的脸上踩了一脚。

  「贱狗,好好吃你的东西。别乱听!」

  「妹子,你猜这个贱东西,下面硬了吗?」张姐冷不丁的问道。

  「这个,我猜应该是硬了,毕竟张姐这么性感这么美,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吧,何况他是条贱狗呢!」不知不觉间,林冰说话的口吻已经有点讨好张姐的意思。

  只能是张姐实在是太过于霸气,说话间,那种气质由内而外的散发。让人有股难以描述的臣服念头。

  「好妹子,姐姐刚刚没带纸,手上沾上尿了,能帮姐姐擦擦手吗?」张姐微笑着说道。

  「能啊!」林冰从包里开始找纸巾。

  可是没等林冰找到,张姐又说道:「妹子,别找了啊,费那劲干嘛。你胸前不久是两块擦手的好东西吗?」林冰听了一惊,没有想到张姐已经连她自己也算道了下贱人群里头。

  本来想拒绝的林冰,看着张姐的神态,一时间犹豫了。

  「妹子,你别担心,你只是姐姐的妹子,比狗的地位高,放心。」

  张姐一下就摸透了林冰的心意,立马继续诱导着林冰。

  而有了张姐这句话,林冰感觉自己要沦陷了。林冰点点头,走道了张姐跟前,伸手把短袖撩了起来,脱了下去。

  二分之一的乳罩露出了大片春光,白白嫩嫩的乳房有一大半摆在了张姐面前。张姐笑了笑,伸手道了乳沟里,一只冰凉的手,在两个乳房之中来回揉搓着,时不时的搓动搓动乳头,弄得林冰有些发痒。

  「妹子,舒服不?舒服就叫出来,姐又不是外人。」看着林冰逐渐发红的脸,张姐说道。

  有了张姐的话,林冰开始随着张姐的揉搓扭动起身体来,时不时还有一声淫叫发出。

  「想摸下面就摸下面吧,姐姐看着。」

  林冰正想伸手从下面摸几把,可是却想起来,自己下面还穿着一条从李雄他们宿舍带出来脏着的男生内裤。

  林冰一下子愣住了。可是看了看李雄,在张姐的玩弄下,那种陶醉的神情,林冰有点羡慕。于是在犹豫之后,还是伸手下去,开始对阴户开始了抚摸。
  张姐的眼睛毒辣,一下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怎么?妹子,还穿了个安全裤?」

  被张姐一下识破,林冰小脸一红,「不是,不是……」

  这才红着脸把刚刚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张姐边听边点头,「原来你也是这样的骚蹄子啊!那是不是喜欢男人精子的味道啊?妹子。」「嗯,喜欢,还喜欢吃大大热热的鸡巴!」林冰索性放下了一切,开始了发骚,开始了追求玩乐的快感。

  「嗯嗯。这样啊!」张姐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啪!贱狗你看什么呢?这是你有资格看的?」扫视到了李雄刚刚看了一眼林冰的胸口,张姐随即又是一巴掌。

  「对不起,主人!」李雄立马低下头,不敢再看。

  「贱狗,把你那狗鸡巴拿出来!」张姐一声令下,李雄立马脱下裤子,露出鸡巴来。

  果然,李雄的鸡巴已经完全硬了。

  「贱狗,你这鸡巴算是硬了嘛?」张姐轻蔑的问道。

  李雄立马回道:「硬了硬了,主人!」

  从李雄的目光中,张姐看到了李雄想要发射的欲望,可是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下贱的一对,张姐怎么舍得一下就让他射精呢?

  「贱狗,开始撸!报数,只能撸十下!」张姐再次命令道。

  李雄一听,连忙开始动手,可是十下对于李雄已经火热的不行的身体来说,还是太少了,就算是李雄本来有些早泄,可是十下也不能够让李雄射出来。
  于是,在欲望的冲击下,李雄又多撸了两下。

  可就是这两下,却让张姐发现了。

  「啪!」张姐狠狠的一巴掌就把李雄打倒在地。

  「妈的,贱狗居然敢不听主人的话!刚刚主人让你撸几下?」张姐一脚踩到李雄的胸口上,非常霸气的问道。

  「回主人,十……十下。」李雄有点紧张的说道。

  「那你撸了几下?」

  「十二下。」李雄有些犹豫,可还是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啊!」李雄一声惨叫!

  原因确实张姐一脚踩到了李雄的鸡巴上,鸡巴本来还硬着,吃痛之后瞬间就软掉了!

  「不听主人的话,那就永远别想射了!贱狗!」张姐狰狞着喊道。

  李雄瞬间噤声,连疼都不敢嚎叫了。

  双手捂住裤裆,脸色特别难看。

  随后,张姐又把目光转移到了林冰身上,「妹妹,你是不是特别喜欢被糟践啊?」张姐食指一勾林冰下巴,林冰被一种极具征服的姿势把玩着。

  「姐姐,是有点。」

  张姐一笑,把一根食指伸到了林冰嘴巴里,不等张姐说话,林冰很自然的就开始了舔弄,就和里面含着一根鸡巴一样。

  「滋滋,哧溜……」林冰舔的是津津有味。

  而李雄在地上看清了这一切,李雄跟林冰交往这些天来,林冰总是说如果怎么样怎么样,就给李雄吹一下。可是时到今天,李雄也没有享受过林冰那张巧妙的嘴。

  一时间李雄非常羡慕。突然间,李雄发现自己软下的鸡巴又被一个神奇的东西开始摩擦,李雄低头一看,发现张姐那双非常高的高跟鞋,鞋底正在李雄的龟头上来回的摩擦。

  很快的,李雄又硬了起来,虽然大小很一般,可是硬起来的速度还是蛮快的!
  「啊!」李雄又是一声惨叫!

  这一次,张姐一脚踢在了李雄的蛋蛋上,尖头的高跟鞋狠狠的撞击在了蛋蛋上。

  很快的,疼痛再一次让李雄软掉了。

  「贱狗,知道主人为什么要踢你嘛?」张姐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李雄问道。
  「不知道,主人。」李雄小声的回道,生怕再一次激怒了张姐。

  「因为贱狗的一切都要由主人来支配,主人要你硬,你才能硬,要你射,你才能射!」张姐凶狠霸气的目光,一下就让李雄为止折服。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李雄觉得,就应该听张姐的,不能违背张姐的命令。
  「来,给我舔舔下面!」张姐粗暴的伸手揪住了林冰的头发,然后狠狠的把林冰的嘴巴鼻子按到了自己的两腿间。

  那股腥臊味,还带着些许尿液的味道。更有李雄刚刚舔过的痕迹。

  只是一下,就让林冰干呕了起来。

  「怎么?嫌味道不好?你个贱货,不配!」张姐更加猛烈的揉着林冰的脑袋,疯狂的摩擦着。

  随着林冰慢慢开始习惯那种味道,林冰自己下面的水也开始猛烈的流了出来。
  林冰偷偷的开始用自己的手,揉搓起自己的小豆豆来。

  不料,却被张姐一下就发现了。

  「贱货,你居然也敢自己自慰?是不是胆子都太大了?啊?」

  林冰被张姐这么一喊,立马收了手。

  「来你骑在他脸上,用你的逼摩擦他的脸!」张姐一把就将林冰按到了李雄的身上。

  本来只能意淫的李雄,突然面前来了一个湿漉漉的阴户,简直是幸福的不能多说了。

  李雄犹如一个三十天没有喝过水的旅人,疯狂的用毛茸茸的舌头开始吸收上面的水分来。

  而林冰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爽快,一声一声的淫叫着。

  张姐自然也没有闲着,伸手到林冰的胸前,对着那两颗小豆豆,用力的揉搓着,一时间,林冰脸上的表情是又痛苦,又爽快。

  真是痛并快乐着。

  不多时,林冰在这么猛烈的刺激下,下体开始潮水般喷涌而出。

  「来,起来。爽够了就给这条贱狗也摸摸!」张姐的指令再次发布。

  林冰深呼吸了几口,才从李雄身上下来,开始用小手在李雄的鸡巴上来回抚摸了起来。

  经过两次剧痛,李雄的鸡巴一时间硬不起来了。

  可是张姐却要求道:「贱狗,必须在一分钟之内硬起来,如果硬起来,就让你操这个婊子。不然我就踢爆你的蛋蛋!然你做不成男人!」张姐一声大喝。
  不仅李雄,连林冰都紧张起来。

  林冰虽然想跟李雄玩这种刺激的,可是不代表她真的愿意给李雄造成永久性的伤害,她知道,万一报了警可是要出事的。

  于是林冰也很努力的开始给李雄撸管。两只手一起上阵,还在李雄的菊花处拨撩了几下,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李雄还是在一分钟之内勃起了。

  正当李雄激动的看着林冰,想要插入林冰的身体的时候,张姐又说话了。
  「你这狗鸡巴这么小,万一让这个婊子爽不起来怎么办?」

  「要是爽不起来,那就踩爆你的一颗蛋蛋,怎么样?这样既不会影响你的生育,可也给你了一个教训,让你知道,你的狗鸡巴是不配草女人的!」「你敢不敢!」张姐的话似乎有某种神奇的魔力,李雄本来想要拒绝,可是看着林冰如此诱人的场景,居然神奇的答应了下来。

  「婊子骑他!」

  「要是在他射了之前,你高潮了,我就把整个厕所的屎尿都从你的嘴巴里灌进去。然后把你锁在男厕所里,当一个公共厕所!」张姐狠狠的威胁着。

  林冰一听,吓了一跳。

  比起李雄损失一个蛋蛋,好像还是自己的这个更加惨烈一点。

  那么有了这个想法的林冰,李雄那短小的鸡鸡就完全不是对手了。不对两分钟,李雄就交出了他的精华。

  可骑在他身上的林冰,连一句淫叫都没有。

  李雄还迷醉在刚刚射精的快感中。突然感觉到蛋蛋一阵剧痛。

  那种巨大的疼痛,让李雄的精神暂时都麻痹了。

  等到缓过来的时候,李雄看到了张姐脚下有一团红色的鲜血。

  张姐笑着,把鞋底放到了李雄的脸上,挪到了李雄的嘴里。

  「怎么样?自己的蛋蛋好吃不?」

  李雄这时候才反应了过来,瞬间开始呕吐!不是一般的干呕,而是实实在在的呕吐!由于李雄躺着,一下吐不出来,卡在喉咙里,更是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张姐看了看手表,应该是有什么事情,摸了摸林冰的小脸蛋。

  「以后还想玩的话,就来金山25号找我!」

  随后,张姐潇洒的穿好衣服,又给林冰了一个飞吻,随后消失在了厕所门外。
  而厕所里,剩下了满地的污物,和一对在崩溃边缘的男女。

  ……

  市第三医院,急诊科外。

  「这位小姐,你男朋友伤势非常严重,犹豫没有找到那颗睾丸,以后他的性生活水平可能会下降。你要做好心里准备。」「还有,近期内不要让他经常勃起,要注意静养。如果以后恢复的好,一周一次的性生活还是能保证的。」

  「以后玩的时候,多照顾一下他,不要太刺激!」「谢谢医生。」林冰茫茫然的回答着。

  手术的费用其实并不高,只是单纯的缝合,一切加起来,不过才一百多块。
  而且犹豫是身体外部组织,几乎不用住院就能够让它自己慢慢愈合,所以休息了没多久。李雄就跟林冰踏上了回学校的路。

  「林冰,我变成这样了,还能够当你男朋友嘛?」「能吧。不过还是跟以前一样,我允许你动,你才能动!」

  「好……」

  ……

  李雄跟林冰分别后,林冰越想越怕,于是打电话给了老徐。

  简单描述了这件事情之后,老徐淡定的跟林冰说:「小母狗,别怕,根据伤残条例来说,这种情况只属于非常轻的伤,如果他不报警的话,都不追究你责任。」
  「而且就算他报警,也顶多陪几个钱!没有风险的!」老徐安慰着林冰,林冰这才放下心来。

  是夜,林冰闲着无聊,就偷偷躲到厕所里,给李雄发了一张自己下体全裸的照片。

  李雄收到之后,下体立马就开始硬了起来。可是当硬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蛋蛋突然开始剧痛!

  李雄强忍着痛苦,放下手机,可是脑海中林冰的样子一直出现,于是,开始了硬……痛……软……硬的循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