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欲火焚城】(01-02)【作者:夜雨莹心】
【欲火焚城】(01-02)【作者:夜雨莹心】
字数:538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天空之都

   红尘如梦少年郎双唇轻启赛红妆一朝龙吟惊天变落魄他乡魂断肠

  「夜夜,快给我起来!」一声愤怒的吼声在天空之都的穹隆下,产生极让人恐惧的回声。

  「唔,不要麽。」睡眼朦胧的夜雨莹心努力的揉揉眼睛,「哥哥,人家头好痛。」

  床前的男子一把将夜雨莹心抓了起来:「活该!我警告过你1000次了,平时不好好修行,在祭祀的时候强行施法,身体会吃不消的,可是你还是那麽任意妄为。」

  夜夜趁著对方发火的时候,推开他的手,将斗篷随便套再身上,漫不经心的说:「恩,恩,以後我会加倍努力的修炼的,不过,现在我要出去买东西。」
  「哪里都不允许你去,」哥哥强行把他拦住,「夜夜,你要时刻记住你的身份,精灵之国的亲王是不可以随便出去的,你今天一天要在礼拜堂学习高级恢复术。」

  「陛下,冥河之女造访。」一个侍卫恰好在这个时候来帮夜夜解围。

  「我知道了,夜夜,你现在就梳洗一下去礼拜堂」当然,等他说完话的时候,夜夜早就不在寝宫了。

  「夜夜!有种你就不要给我回来!」一声更愤怒的吼声在天空之都的穹隆下,再次回响著。

  「多亏了冥河之女来造访,不然今天又要痛苦了」夜夜笑嘻嘻的走在市场的街道上,看著来来往往的人群,却半个东西也没有买。是啊,皇宫里什麽都有,出来买东西仅仅是借口,夜夜不喜欢皇宫,因为皇宫中给了他太多痛苦的回忆,因此,他讨厌各种魔法,礼仪课程,也不喜欢睡在自己的寝宫,甚至痛恨精灵之王——夜梦。

  在夜夜的回忆中,自己的大哥夜梦是最不近人情的:

  一年前,精灵之国产生了一场恐怖的瘟疫,任何魔法,任何药物都无法治愈,看著越来越多的同胞在不明的瘟疫中死去,夜夜的父亲和母亲不得已使用禁忌的咒术,用生命来阻止瘟疫的蔓延。可是父亲尸骨未寒,刚刚即位大哥就把两个哥哥当做礼物送给了天帝之女和撒旦。夜夜清楚记得那个晚上,是夜梦让侍卫把两个哥哥抓起来送给别人做玩物,夜夜从那个时候起就偷偷的发誓,一辈子也不会原谅自己的大哥,终有一天,一定要靠自己的力量推翻夜梦的统治,打败天界和魔域把两个哥哥救回来。

  「你这个人怎麽可以踩在别人的水果上?」一个彪悍的男子一把抓起了夜夜,「这些水果可是我辛苦渡过火焰之河运来的,你要赔!」

  夜夜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饶的回过神来:「啊,这是我故意踩的,我想看看他是不是很坚实,要知道我的牙口很好,」夜夜指了指自己的牙齿,笑了笑:「恩,踩起来很不错呢。我全都要了。」

  「全都要了?」货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指了下身後3马车的水果:「这些全都要了?」

  「恩,我全都要了。」夜夜把一袋黄金放到货主的手里,「请帮我送到天空之都夜雨莹心亲王的寝宫,到了那里还会有你的好处的。」

  「啊,是,是!」货主被对方的来头吓的方寸大乱,胡乱收拾起来。

  夜夜到没有心情看货主笨拙的样子,他的视线被前方的人群吸引了。在人群中赫然张贴著一张告示:

  ★★★★★★★★★★★★★★★★★★★★★★★★★★★★★★★★★★★★★★

  全城戒严令:

  精灵亲王夜雨莹心将会在3日後和冥河之女完婚,并入赘冥界。为了保障婚礼顺利进行,即日起全城戒严,10日内不允许任何人出入。

              精灵之王夜梦

  ★★★★★★★★★★★★★★★★★★★★★★★★★★★★★★★★★★★★★★

  「终於,终於哥哥连我也不放过了麽?哥哥,哥哥打算把我也……」夜雨莹心的眼泪不知从什麽时候起再也忍不住,一滴滴落在了地上。

  「看,快看啊,水灵晶魄,那个人的眼泪竟然在地上形成水灵晶魄!」一个年轻的小夥子大声的叫著。

  「不是只有精灵之王的眼泪才能形成水灵晶魄麽?难道他是夜梦陛下?」一个小女孩拉了拉母亲的手。

  「看到告示竟然会哭的人,应该是夜夜亲王吧。看来他还不知道自己要结婚了。是高兴的哭泣吧。」

  一阵喧闹过後,围观的市民全部都跪了下来「不知道夜夜殿下来巡视,请饶恕我们的无理。」

  夜夜没有在意别人说了些什麽。他发疯似的冲向了王宫,他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一定要争取,哪怕是1% 的机会也要争取留下来。如果就那麽被夜梦送给了冥河之女做玩物,那麽自己永远也没有翻身之日了。

  夜夜刚刚走到了羽化圣殿前,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为什麽!夜梦,为什麽不让我见夜雨莹心。你的要求我全部都答应了,税率,贡品,飓风之谷,以及冥界的各种宝物我都给你了,你也该兑现你的承诺了吧。」冥河之女用魔杖冷冷的指著夜梦,似乎如说不出个好的理由来,她立刻就会对眼前冷漠狂傲的男子下毒手。

  「呵呵,1年了,1年你都能等,为什麽不能等这短短的几天呢?」夜梦也回了冥河之女一个冷冷的眼神。

  「我为了那小子付出了那麽多,我怎麽能知道他值不值得我如此大费周章的支付那麽高的代价。」

  「哈哈哈哈,这个你大可以放心,他的两个哥哥在天界和魔域的威力你不是没有见到,高级魔法阵和精灵结界的威力,在战争中绝对会让你知道物超所值。」夜梦一如既往的冷冷道。

  冥河之女不屑的看了夜梦一眼:「可是我也听说夜雨莹心讨厌所有的魔法课程,而且昨天他仅仅发动一个」圣泽雨润「就晕倒了,我可不希望娶一个废物回冥界。」

  「关於这点你大可以放心」夜梦自信的打断了她的质疑:「我可以非常肯定的告诉你。任何大祭祀,魔导士的魔法都不可能和精灵王族的力量相提并论,夜夜还很年轻,以後他的成长会让你满意的。而且,正是因为他年轻,他的性格可以完全由你来培养,你并没有比天帝之女亏,而是比她赚了太多太多了。」
  「希望如此,哈哈哈哈!」冥河之女忽然狂放的笑了起来一点也没有少女应该有的矜持:「夜梦不愧是夜梦,竟然知道我和天帝之女不和的事儿,希望有一天在战场上我培养的夜雨莹心可以狠心杀掉他的哥哥,啊!一想到天帝之女错愕的面孔我就开心的想大笑,那真是太愉快了。哈哈。」

  「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个可以控制精灵的方法,可以减少以後你们之间不必要的麻烦……」淫笑著的夜梦忽然看到夜雨莹心愤怒的站在自己的面前,他不由顿了下来。

  「哥哥,你,你……」夜夜再也无法说出一句话,转身飞一般的跑开了。夜夜不再敢奢望用任何真情的语言来打动夜梦的心肠。毕竟,几个亲兄弟仅仅是他的货物,交易的筹码,现在还有什麽可以挽回呢?

  作者语:这个世界上,有什麽是不可以去交易的?这个世界上又有什麽是用钱买不到的?当亲情被金钱玷污的时候,真正受到伤害的反而是珍重亲情的人,不公啊,真的不公平

              第二章冥河之女

   雪花飘摇北风啸寒梅傲立苍亦消多情总被无情误自古强权占花娇

  「夜夜!夜夜,你给我回来!」夜梦大声的呼唤著,然後夜雨莹心始终没有回头。面无表情的夜梦忽然消失在空气中,瞬间飞身到夜雨莹心的面前一把将他抓住:「夜夜,你听哥哥给你解释!」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还解释什麽呢,我知道,你就是怕你的王位坐不稳,所以把我们几个弟弟都送给别人做玩物,你好狠心啊,好狠啊!如果你不喜欢我们大可以把我们杀掉,或者永远囚禁起来。为什麽要……」

  夜梦紧紧的抱著夜雨莹心,紧紧的让夜雨莹心几乎喘不过气来。夜雨莹心刚想推开夜梦的时候,却发现一向冷酷的哥哥伤心的哭泣著。随著水灵晶魄一颗颗落在地上,夜梦怎麽也停不下来,好象真的受到什麽委屈似的。

  「哥哥,我什麽也不奢求,我可以放弃一切身份地位,只求你让我留在天空之都吧,就算死,我也要死在生我养我的地方。」夜雨莹心哽咽著,将头隐没在夜梦的怀里。

  就这样他们相拥了好久好久,夜梦终於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他一把推开夜雨莹心,冷冷的说:「夜夜,如果你真的要怨恨什麽。你就怨我们的命吧,既然你是精灵王族,就要负起你应尽的责任。」

  「哥哥!」夜雨莹心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夜梦会变的如此之快。

  「现在我说什麽都没有用,但是等你大一些的时候,你终究会明白的。」夜梦闭上眼睛扭过身去。他终於没有再解释什麽,一如平常冷冷的走开了,仅仅留下一句让夜雨莹心心碎的话:「你最好跟冥河之女去冥界,不然就去军营做男妓。」
  「哥哥……」此时的夜雨莹心再也没有任何语言了,只能一边又一边的呼唤著内心深处曾经美好的记忆。

  三天後,是夜雨莹心和冥河之女大婚的日子。可是让人吃惊的是,不但精灵国没有任何长老,大臣来婚礼,冥界更是没有一个祭祀出席,有的只是冥河之女占有式的一吻:「传昭军队,立刻回冥界!这里我一秒也不想再呆下去了。」
  夜雨莹心在随行的马车中默默的坐著,自己什麽都没有了。甚至内裤也被冥河之女强行换上了冥界的衣料。自己有的仅仅是从精灵国学来的魔法,和对亲人与故土的一点点思念:「哥哥终究没有来送我麽?」

  陪行的侍从小心的回答:「大祭祀说夜梦陛下因为要处理和魔族的条约,分身乏术,所以……」

  「够了!」夜雨莹心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我只想一个人呆一会,你出去吧。」
  「夜夜你累了麽?」不知道什麽时候冥河之女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旁,她轻抚著夜夜的脸说:「还有2天就可以回到冥界了,到时候我带你好好玩玩。」
  夜雨莹心并没有理会她的一番好意,仍然呆呆的坐在一旁。

  冥河之女并没有放弃,她把夜雨莹心拥抱在怀里,喃喃的歌唱著冥界的歌谣:「原以为可以独享这月夜的美景,蓦然回首却发现身後若隐若现的影子,竟如心中的你一样挥之不去……那,是幸福的彼岸吗?」

  「那,是幸福的彼岸麽?」呢喃的歌声不断的萦绕在狭小的车厢内,久久挥之不去。

  过了好久夜雨莹心抬起头:「这片土地已经饮恨了太多的血泪,不能禁受起任何波折了。你放弃吧,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和两个哥哥为敌。也不愿意看到战争,如果你打算利用我的力量去毁灭生灵,不如现在杀死我的好。」

  「真的麽?」冥河之女脸色一变,她抓起夜雨莹心的头发狠狠的向马车上撞去,「以後说话的时候,最好记清楚你的身份,不然有你的苦头吃。」

  夜雨莹心刚挣扎著站起来,冥河之女一脚又将他揣倒,夜雨莹心又一次不甘的挣扎著站了起来:「我不会听你的,即使是死,我也要选择自己的死法。」说完夜雨莹心撞开侍卫,没命的向外逃去。

  可是眼前黑压压的冥界的军队,根本没有任何机会逃脱。冥河之女轻易的抓住了夜夜:「你最好学的乖一点,快点跪下求饶,那样我还会考虑从轻处罚你。不然你会知道我们死亡国度里淫辱犯人的手段。」

  夜雨莹心英武的脸上青筋暴涨:「有本事你就一刀杀了我,我才不愿意看你的脸色苟且活著!」

  「呵呵呵呵,很有个性的麽。那麽我要怎麽修理修理你呢?」冥河之女不安分的揉搓了下手指,几个侍卫忽然从队伍前方急速奔到冥河之女的面前低声耳语,冥河之女听的脸色一变,压低了声音和几个将军讨论著什麽。

  一股奇异的妖力从远方弥漫而来,夜雨莹心抬眼望去不远处烟尘的弥漫,一队黑亮铁骑迎面而来。当夜雨莹心看到黑铁骑兵的一刹那,他强烈的感觉,到那队伍中一定有名武士会救助他保护他,牵扳他的一生。於是,夜雨莹心大声的呼救著:「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黑铁骑兵队越来越近,队伍中少帅的样子也越来越清晰,魁梧的身材,冷酷的眼神,全身充满杀气,一副武神降临的气势。英俊的外表并不能掩饰住那一脸英气,宽厚的肩膀,粗壮的臂膀,肌肉发达的让人忍不住有攀上前去抚摸的欲望。一柄傲天长剑横挎腰间,好象时刻准备秒杀一切外敌似的。

  那名少帅显然被夜雨莹心的声音吸引了,不禁对著夜雨莹心会意的笑了笑。
  夜雨莹心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雄壮的男子,不由被他震撼了。精灵一般都十分柔弱,即使是武士也无法摆脱精灵种族的制约无法更一步强化自己。眼前的男人是夜雨莹心有生以来第一个见到的真正的男人。怎麽可能不心动呢?

  当对夜雨莹心回过神来,看到对方走的更近的时候。夜雨莹心禁不住又剧烈的挣扎著:「求求你,带我走好麽?求你。」然而渴望的眼神并没有迎来激烈的回应。那名彪悍的武士笑著看了夜夜一眼,又带著队伍匆匆离开了……仅仅留下夜雨莹心绝望的求救声:「救救我啊!救救我啊!」

  冥河之女见对方没有插手不禁喘了一口气,猛的甩了夜雨莹心一巴掌:「小子,看我怎麽收拾你!」

  此时在武士的队伍中,一名军师模样的人插口道:「野人殿下,刚才那麽漂亮的小子叫了你半天了,你怎麽一点反映都没有啊?」

  「我怎麽会不心动?可是父王下了死命令,让我三天击退叛军,我可不想多招惹麻烦。」那个叫野人的王子惋惜的叹了口气,仿佛错过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敢打赌,你以後一定会後悔今天的决定,那麽漂亮的一个小夥子,可不是每一天都可以遇到的。嘿嘿,不过不知道他怎麽得罪了冥界的人。恐怕一定会被虐杀的。哈哈哈。」

  野人王子猛的一震,那深邃的眼眸往回望了望,他又勒紧了马绳面无表情的说:「如果有缘分,今後一定会再遇到,如果命运中无姻缘,又何必强求呢?」
  「哈哈哈,一向不把神灵放在眼里的魔王,竟然这个时候说起了缘分,真好笑。」军师大手一挥:「士兵们,加把劲,等我们杀光叛军就带你们去攻打摩天水域,到时候有数不清的小夥子任你们蹂躏的。啊——哈哈哈!」

  「是!」又一阵烟雾过後,什麽也看不清楚了。

  夜雨莹心被紧紧的勒住了喉咙,不安的他在冥河之女的怀抱中一再挣扎:「你放开我!放开,听到没有?」

  冥河之女终於愤怒了,「停止行军,我要好好教训这个不听话的小子!」
  也许是命,也许是孽缘,未来的路不再是一帆风顺,等待著夜雨莹心的将会是什麽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