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熟妇狩猎者】(38-40)作者:sky08
【熟妇狩猎者】(38-40)作者:sky08
字数:1033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十八、外企进驻

   那次在餐厅看到方丹琳和饶伟杰之后没多久,公司的商务部这边也收到艾萨 克集团进军国内二线城市,G 市就是第一站的消息,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因此而 召开了一次会议。

   而商务部的人员,也在最近今天收集到一定程度上的信息,在对我们进行介 绍:「艾萨克集团在加拿大成立于1990年,他们的老板叫饶振宇,华侨,主要经 营行业是百货商场,连锁餐饮,除此之外他们在美国,加拿大以及澳洲都有自己 的农场,集团的已经在纽交所上市,根据调查人员的统计,艾萨克集团的总资产 约为60亿美元,约合400 亿人民币,他们已经在魔都和帝都均开设了3 家和2 家
 的连锁餐馆,虽然他们的集团比较大,但是对比类似于沃尔玛那些世界知名财团 的超市、商店规模,他们的竞争力还不算太强,所以他们可能打算避开国内的超 一线城市市场,主打国内的二三线城市,他们的下一步就是要进入G 市,而刚好 与我们集团的主营业务产生冲突,在前几天,他们已经收购了市中心的亿夏百货, 所以我们将不可避免地迎来强大的竞争对手。」我这时提问道:「有没有他们去 年公开的财务报表?」商务部的同事说道:「有的李总,由于去年美国经济开始 复苏,而加拿大的经济依旧是平稳,所以他们集团位于多伦多的百货商场营收约 为3 亿美元,同比增长率为3%,一个不算太理想的数据,所以他们急于打开新的 市场,由于他们的老板是华人,在国内依然存有人脉,进而他们选择了国内打开 市场而不是最近较为火热的东南亚、印度。」他顿了顿,补充道:「最近有消息 指,艾萨克集团有意在内蒙古承包下一片草原,用于饲养牛羊,给他们的餐馆提 供牛羊肉,这是他们惯有的布局,一旦在一个市场站稳了脚,他们就开始配套工 厂,农场,完成一个从生产到销售的产业链。」这时母亲说了:「他们的模式有 点像宝岛那边的family mart ,在一个城市里面站稳脚步后全面铺开,建厂房,
 走产业链,而我们主要是依托各大厂商为我们提供货源,模式不一样。」然后, 投资部的主管发言道:「最近几天,我们发现,好像有大户在偷偷吸纳公司的股 份,不知道与艾萨克集团的进驻有没有关系?」母亲想了一下,说道:「你们继 续跟踪公司的股票价格波动情况,确定是否真的有大户在吸纳。」「好的,唐总。」 我插嘴说了一句:「好吧,我会想办法通过特殊渠道去获得更多的信息。」「好, 散会,晨曦你留下来一下。」母亲宣布散会,却把我叫回来。

   母亲问我道:「你的特殊渠道,是指你的女人嘛?」我笑了笑,双手放在母 亲的肩膀上,顺势而下,抓住她的两个大奶子,轻轻地揉捏着。

   「喂,这里是会议室,会有人进来的,宝贝乖,今晚回家妈再好好伺候你, 现在别闹。」母亲被我的突袭弄得有点手足无措,向我求饶道。

   「放心,没事的,我们母子说话,谁敢进来打扰,况且,妈我觉得你刚才在 吃醋哦,我觉得我今晚要好好地安慰您那寂寞的心,免得整天吃醋。」「哼,油 腔滑调,不过话说回来,你说的特殊渠道,是打算找艳秋吗?虽然他们家准备跟 艾萨克集团联姻,但是她只是饶伟杰的未来岳母,不一定知道那么多信息的。」 母亲对我说道。

   我摇摇头道:「并不是去找秋姨,之前我遇到一个女人,她是饶伟杰的秘书。」 「哦?呵呵,又一个新的女人,说说吧,你到底还有多少个女人?不是我这个当 妈的吃醋,你找那么多的女人,红梅就算再大度,也会有意见的,你是不是想惹 你的宝贝老婆生气?」母亲冷笑了一下。

   「放心吧妈,第一,梅姨跟你一样,都是有当一代贤后气质的女人,气度大 得很,第二,我觉得也差不多了,基本不会再找新的女人了,况且,那个女人, 以后到底是不是我的,还是个未知数呢。」我再次给母亲吃一颗定心丸。

   「那她知道你的身份吗?」「知道啊,我有把名片给她。」我点点头说道。
   「那既然她已经知道你的身份,我就不觉得你能在她的身上问出点什么,搞 不好还会被她误导,儿子,你的弱点就是对女人太心软了,遇到你喜欢的女人, 就有可能会犯迷糊,我总是怕你会出事。」母亲扭头看着我,眼中带着担忧之色。
   「我知道,所以我才不断流连于你们之间啊,你们的肉体与爱意就是引导我 不会迷路的明灯啊。」母亲脸突然就红了:「怪不得最近你那么……厉害,差点 就受不了了。」「哈哈,我不是一向都很厉害吗?好了,我先回去了,啵。」我 亲了母亲的脸蛋一口,然后离开了会议室,留下满脸羞红的母亲。

   「叩叩叩」,下班前,夏彤敲响了我办公室的门,我很意外,因为最近一段 时间,夏彤都没有来找过我了。

   「等下有空吗?我请你吃个饭。」夏彤问道。

   对于夏彤,我一直以来都是以朋友的态度去对待,她妈张淑兰是我的其中一 个情人,我对着她总是抱着一丝歉疚之意,所以我很少拒绝过她的邀请:「可以 啊,去哪?」「江景餐厅。」夏彤邀请我去江景餐厅。

   「可以,等我一下,到下班时间我就开车搭你去。」我回应道。

   下班之后,我们一同出发,前往江景餐厅。

   菜过五味,我问道:「彤姐,我看你有些心事,发生什么事了?」夏彤并没 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了一会,说:「晨曦,我要结婚了。」「啊?你要结婚? 什么时候的事?最近你不声不响的,原来是准备要结婚了?」我很惊讶,按照夏 彤这种成熟而沉稳的女人,她在几个月前还是心向着我,不太可能这么草率就会 结婚了吧。

   夏彤看了我一会,深呼吸了一口,说道:「嗯,对方是个新加坡的华人,是 我的大学同学,追了我好几年了,我一直没有答应他,三个月前,我在G 市遇上 了他,他是特意回国来找我的,他只知道我是G 市人,所以傻傻地找了半个月, 我答应他的追求,在前天晚上,我答应了他的求婚。」「你不想清楚吗?以你的 沉稳,不应该做这么草率的决定,婚姻毕竟是人生大事。」我并不是不舍得夏彤, 我对她并没有感觉,只是以朋友的角度去问她这个事情。

   她突然抬起头,对我凄然一笑:「我想清楚了,对于我喜欢的你,结婚都一 年多连女儿都有了,我不再抱有任何希望,希望你们幸福快乐,而我,既然找不 到自己喜欢的,不如享受一下被爱的感觉,他对我很好,我不会后悔的。」我沉 默了一会,对她说:「好吧,既然你想清楚了,我也不再劝你了,我也祝你永远 幸福。」夏彤又说道:「还有,我已经向唐总提交了辞职信,他的产业都在新加 坡,我必须前往新加坡定居了,我们定在一个月后在新加坡举行婚礼。」「嗯, 那你妈怎么办?」我想了一下,还是把张淑兰的问题提了出来。

   「我妈不愿意去新加坡,她说,人老了,故土难离,让她自己呆在G 市,平 时上班教教书,放假有空跟姨妈去去旅行,有空会去新加坡找我,我也尊重我妈 的决定。」张淑兰的选择不出我的意料,估计她也在我与夏彤之间选择,但是我 挺意外以她那种优柔的性格,竟然没有考虑多久就决定了。

   「这样,不如这样吧,反正红梅和岚姐在家也是带孩子,不如让她们多点跟 你妈聊天,多一个伴多一个照应也好。」我想了想,跟夏彤提议。

   「这样好吗?会不会打扰梅姐?」「不会,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况且你妈是 教师,书卷气浓郁,拜托她多教导甯甯也是一件好事。」张淑兰是学校老师,对 于教导学生相当有经验,性格又温和,让她把甯甯教导成知书识礼的女孩再合适 不过了。

   「那,麻烦你们了,谢谢你,晨曦,我妈怕的就是我妈会寂寞,所以纠结了 很久。」夏彤心中的郁结得到了解决,对我展颜一笑。

   「放心吧,你妈出了什么意外你唯我是问就行了。」我笑着拍胸脯说。
   「小彤。」正在此时,一个男人来到我们身边,叫着夏彤。

   「晨曦,这时我的未婚夫,谢志安,志安,这是我的学弟兼前公司上司,李 晨曦。」夏彤向我们互相介绍道。

   「你好,额,嗯,我是叫你谢大哥好呢还是叫你谢学长好呢?」我笑着打量 着谢志安,他是身高与我相仿,但是看起来比较强壮,不过从他的气质上来说, 属于爽朗而又精明的人,我伸出手与他相握。

   「哈哈哈哈,都一句,叫志安就行,不用太客气。」谢志安摆摆手说道。
   我打趣地说:「夏彤姐是我们G 市人在哈佛的一枝花,这就被你摘走了,不 知道多少人心碎了,学长你可要好好对夏彤姐啊。」「哈哈哈,当然,不好好对 她我那么辛苦不远万里回来国内追她干嘛呢对吧?你说是不是?哦对了小彤,电 影马上就要开始了。」「哦哦,我一时都忘记了,晨曦,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说着,夏彤向我挥挥手,搂着谢志安的胳膊,离开了餐厅,而我摇摇头,笑了笑, 坐下来默默地继续吃着我的晚餐。

   「时间都去哪儿啦……」我的手机铃声在这个时候想起,我看了一下,是张 淑兰。

   「喂,淑兰,怎么了?」「小曦,今晚彤彤是不是找你吃饭?」张淑兰的语 气有点犹豫,比刚才夏彤在告诉我结婚之前还更显得心事重重。

   「是啊,她跟我说了她要结婚,嫁到新加坡,你是怎么想的?」我抛出了之 前的疑问,因为实在是太奇怪了,张淑兰这么优柔寡断的人,竟然这么爽快地做 出「同意夏彤嫁到新加坡」以及「自己留在G 市」两个这么重要的决定。
   「我……我同意了,还有,晨曦,我告诉你一个事情,我……我怀孕了。」 张淑兰支支吾吾地说。

   我听到之后,呆住了。

              三十九、淑兰孕事

   就在夏彤告诉我她要结婚的当晚,在市内的一处茶居包间,坐着三个人,分 别是我,怀孕的美妇人张淑兰,以及她的姐姐张春媛。相比妹妹的神色担忧,张 春媛倒是轻松得很。终于,我忍不住打破了沉默:「淑兰,你是因为知道自己怀 孕了,才这么快答应夏彤让她嫁到新加坡吗?」张淑兰看着我,我在她的眼中看 出了迷茫和憔悴,她说道:「嗯,一个星期之前,我就查出来了,我有了一个半 月的身孕,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们,正好此时彤彤跟我说要嫁到新加坡,一时情 急之下我便做出了决定,还有,晨曦,这个孩子,你到底打算怎么办?」我很愕 然,反问道:「什么怎么办?生下来啊,这是我跟你的孩子,不生下来还有其他 方法吗?」面对我的反问,张淑兰也愕然了,然后她很快又清醒过来:「真的? 你说生下来?」我站起来,走到张淑兰的身边,一手搂住她的腰肢,说道:「你 是我的女人,我们的孩子,当然要生下来啊,怎么?你不喜欢?」张淑兰有些感 动的样子,带着哭腔说道:「不……我以为……我以为你会让我……」言下之意, 就是以为我会让她把孩子拿掉,作为一名教师,她是比较喜欢孩子的,但是我们 的孩子,天生就是为世所不容,我很可能会不同意,想不到我这么快就答应下来。
   「但是,孩子……」张淑兰忧心忡忡。

   「这样吧,等参加完夏彤的婚礼之后,你先继续上班,等到肚子显露出来了, 我再帮你搞一份病例证明你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接着我送你到瑞士安胎,在这 里人多眼杂对你对孩子都不太好,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就带回来,说是我收养 的就行了,到时候你也这么跟夏彤说就好了。」我说出了我的处理办法。

   张春媛说道:「这办法还行,幸亏彤彤正好准备结婚,不然都不知道怎么办,」 她用眼睛白了我一眼,「你这个小色鬼,我们三个在一块的时候,你都是喜欢射 到我里面去的,结果现在倒好,先把淑兰的肚子给操大了,是不是你们经常开小 灶?」我双手一摊,无辜地分辩说:「媛姨,我也不想的啊,你自己都说了,哪 一次我不把你喂饱了,你那三个穴我次次都把你灌满的,这不能怪我啊。」张淑 兰羞恼地埋怨:「姐,晨曦,你们说什么呢,这么难听。」我紧搂着张淑兰的腰 肢,让她紧贴着我,心疼地说道:「好好好,我们不说,别生气,小心气坏了身 子动了胎气。」张淑兰甜蜜地靠在我的胸前。

   「哎哟,瞧你们这亲热的,孩子才一个月,就把小兰给宝贝得,好了,现在 解决了,老公,你不知道,刚才来这里的时候,我这妹妹啊,一直愁眉苦脸的, 一会又生怕你不认账,一会又怕你让她把孩子拿掉,唉声叹气的,现在好啦,看 她那笑逐颜开的样子,真是嫉妒啊。」张春媛依然还一直打趣着她的妹妹。
   「姐,你嫉妒你也生一个啊。」张淑兰终于开始反击了。

   「呵呵,你以为姐不敢啊?况且你有了身孕,这几个月你就好好安胎吧,你 的这个小男人我就可以独占了,小曦,这段时间你可要好好操操姨的小逼,争取 也把我的肚皮也操大,给你生个孩子。」张春媛向我打了个媚眼说道,她的老公 陈宏患有精液稀,一直生不出孩子,所以她会经常有意无意地提起生孩子这个事 情,按照她的说法就是,她跟陈宏之间只剩下一纸婚约,大家心里都默许了对方 出去玩,完全没有任何心理障碍。

   「放心媛媛,看着你这么骚的样子我就想干你。」「你们两个真的是奸夫淫 妇,气死我了。」张淑兰看见我跟张淑兰用淫语打情骂俏,又忍不住生闷气,弄 得我赶紧温柔地安抚她。

   「好啦,事情解决了,我们也该走了,彤彤在家等着呢,小兰,咱先回去吧。」 「好,你们先回去吧,过两天,我再来看你们,注意安全。」我抓住张淑兰的玉 手,向她嘱咐道。

   张淑兰点点头,「嗯」了一声,跟着张春媛离开了房间。

   张氏姐妹离开之后,我也驾着车回到家里,家里面,老婆薛红梅还有母亲唐 美云还没睡觉,都在客厅坐着看电视,我走到她们身边,坐到她们两人之间,一 手搂着一位美妇人的腰说道:「我回来了,告诉你们个事,张淑兰,也就是夏彤 的妈,怀孕了,孩子是我的。」我看着二人的反应,只见她们并没有大吃一惊, 只是母亲淡淡地问道:「你打算怎么办?」「你们这反应……不意外吗?」我有 些不解。

   薛红梅欣然一笑:「怎么会意外呢,你这个小色鬼,做爱又不喜欢戴套,玩 起来又疯,把别的女人搞大肚子是迟早的事啊,怀孕了不要紧,关键是,你要怎 么处理。」我把我的处理方法告诉了二人,母亲沉吟了一下,说道:「这个办法 还行,不过把淑兰送到国外,没有你一直在身边陪伴,她能行吗?」「应该没问 题的,我跟春媛也会不时去瑞士看望她,我送她去瑞士安胎的原因主要是第一个 国内人多眼杂容易被发现,第二个是瑞士那边无论是环境还是医疗都比G 市好, 等到孩子生出来了,淑兰再对外宣称是我领养的就行了,而且,孩子会跟甯甯一 起培养长大。」我回应道。

   薛红梅点点头:「我这没意见,我就知道我的男人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 从嫁给我的第一天开始,薛红梅对于我就是一种信任以及放任的态度,因为她自 始至终都觉得,我一个年轻力壮的高富帅,明媒正娶地与她这么一个年过四十的 女人结婚,已经是表明了态度,不需要再做其他的事来证明我对她的爱,所以对 于别的女人,她一向十分大度。

   「嗯,就按你说的去做吧。」母亲也对此表示同意。「只要是我们家的孩子, 你都要想尽办法照顾好,哪怕他们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知道么?」「妈,我 知道的了。」我答应了母亲,又把她们二人搂进自己的怀里。

   第二天一早,我打电话给张淑兰,告诉了她昨晚我跟母亲以及红梅对于她和 孩子的态度,她知道之后,非常高兴,说话的时候有些哽咽:「帮我,帮我谢谢 梅姐和美云,太谢谢她们了。」「谢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别想太多,我们都 是你的亲人。」「好,好。」暂时安抚了张淑兰,我开始准备着手处理孩子的事 情,我打了个电话给郭明朝:「喂,郭院长吗?

   我,李晨曦。「」哦哦,李总,有什么事情吗?自从李太太出院之后,我们 都没有怎么联系了,怎么样?马蕙岚照顾得如何?「郭明朝有些忐忑不安,因为 马蕙岚以前伺候过他们父子俩,他有些害怕马蕙岚仗着李晨曦的宠爱,在李晨曦 面前说他们父子俩的坏话,到时候就坏事了。

   「挺好的,蕙岚姐把我们家都照顾得不错,现在她在帮我们带孩子,哦对了, 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找郭院长你帮个忙。」「一家人不说二话,有事你尽管说。」 「是这样的,我有一个亲戚,她是当老师的,需要离开国内一段时间,然后打算 停薪留职,需要一张患病证明,证明她到国外是治病,郭院长这能成吗?」「需 要多久呢?」

   「大概4~5个月左右吧」

   郭明朝很快地回应:「没问题啊,可以,转头我让下面的人弄一张证明就行, 这些东西简单得很,哦对了,你那位亲戚需要人照顾吗?医院这边也可以找一位 护士来帮忙照顾的。」「嗯,这个可以,这样吧,郭院长,你帮我挑一位好一点 的护士先去瑞士那边熟悉一下环境,反正离我的亲戚离开也还有一段时间,到时 候再视情况而做决定吧。」我并没有马上拒绝,因为我知道私人医院的优秀护士 通常嘴巴严,会照顾人,还有一些是会外语的,到时候张淑兰去了瑞士,人生地 不熟,需要先让人去熟悉并且做翻译,瑞士那边虽然已经有人但是我还是有些不 放心,所以决定再让郭明朝挑一位国内的护士去。

   「好好好,李总,没问题,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会好好办好这事的。」 聊到这里,郭明朝这种精明人已经知道我是要把身边的女人送到瑞士去生孩子, 并拍胸口保证会好好处理的。

   挂掉电话之后,我又打电话到瑞士那边,那里有一位以前在美国留学时认识 的一位朋友,他现在正在伯尔尼的一家银行工作(这家银行也是我海外账户的所 在银行),我拜托他在当地帮我处理好张淑兰孕事的相关事情。

   所有的事情确定处理完毕后,我拨通了张淑兰的电话:「淑兰,所有事情都 办好了,照顾你的人找好了,伯尔尼的住处以及医院我已经拜托朋友在找了,医 院证明很快就拿到,你现在只要安心等待去瑞士安胎就好了。」张淑兰没有说话, 但是我听到了她抽泣的声音,好一会儿,她才说道:「晨曦,我爱你,无论世人 怎么说,我都爱你……」听到她第一次说出「爱我」这个词时,紧张了整整一天 的我,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四十、山雨欲来

   清晨,G 市「星河居」的一间别墅中,「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响起来,被窝 中伸出一只玉手,在床头柜摸索了一会儿,摸到了正在响铃的手机,又缩回被窝, 一把慵懒而温柔的声音说道:「老公,你的电话。」昨晚激战过后,休息了几个 小时的我从睡梦中醒来,接过美熟妇空姐齐玉环递过来的电话,对她说了声「谢 谢」后接过电话,「喂,嗯哼……嘶……喂,是马经理,发生什么事了?」把电 话递给我后,齐玉环钻入了被窝里,我正在晨勃中的肉棒很快就进入了一个温暖 的地方,齐玉环嘴巴的功夫相当地到位,我不得不分出精力去控制尽量让自己不 因为舒服而发出呻吟。

   电话那边传来直属部下马元的话:「李总,有事情发生了,集团旗下的丰乐 百货的超市中被发现售卖假冒产品电热毯,现在顾客已经报警了,您看……」 「就按照一般流程走啊,彻查,赔偿,下架,这些事情不都是有流程设定好了的 吗?还需要你打电话来请示我?」我还没说完,马元又说道:「还有几件事,就 是江景餐厅被顾客举报使用死牛肉做牛排,丰乐酒店的日用品被举报是劣质产品, 新拍卖回来的那块地也有工人在闹事,听说是工伤……李总,我感觉有些不妙啊, 好像有人在针对我们的样子,因为负面消息,股市今天开盘,晨光集团的股价已 经跌了5%,跌了接近2 块钱了,再这样下去我们要跌停了。」我闭上眼睛沉思了 一会,这的确不对劲,我不动声色地问道:「你怀疑有人在针对公司?」「是的。」 马元有些迟疑,但是很快给我答复。

   「好吧,我等下回来,我跟唐总商量之后再做决定,其他的事情,先按照流 程走,明白了吗?」我很快做出了决定。

   「好,我明白了。」马元回应道。

   挂了手机,我闭上眼睛想了一下,然后掀开被子,只见美妇人齐玉环,正趴 在我的小腹上,亲吻着肉棒上的马眼,然后张开樱桃小嘴轻轻的含住那紫红发亮 的大龙头,再用舌舔着龟头,舌头在龟头下面的沟槽里滑动,不时又用香唇吸吮、 用玉齿轻咬。她接着张口将整根肉棒含进口中,用舌头沾着口水将肉棒弄湿,让 舌头在龟头冠边缘游走,然后再把巨龙吞进去含住,接着她的头上上下下套弄我 的巨龙。

   看着她柳眉深锁,嘴的两腮涨得鼓鼓的,我心中怜惜之情泛起,笑着对她说 道:「玉环,来,扭过身子,我来帮你舔舔。」齐玉环对我笑了笑,乖巧听话地 转过身子,让屁股正对着我,她的屁股非常大,我一边用舌头来舔舐她的那深色 的骚逼,一边又用手指抠弄她的后庭时,她还不停地扭动身体,但是嘴巴始终都 没有离开过我的肉棒。

   过了一会,她的嘴巴离开了我的肉棒,上下轻轻套弄着起身,两脚岔开,坐 在了我的小腹上,轻轻的扭动起来,我感到小腹热热的湿湿的,她的手从她的屁 股后伸出来,缓缓的,她的手移动龙头到花瓣边缘抹抹上面的爱液,接着顺着巨 龙勃起的角度,往下坐……

  半小时过后,享受完这位性感诱人的美妇人情妇伺候的我,正在齐玉环的帮 助下穿上衣物,看着只穿了睡裙的她像贤妻良母一样帮我整理着衣冠,我抱着她 的腰肢,在她的樱唇上亲了一口,说道:「宝贝这几天好好休息,到时我再来找 你。」齐玉环没有说话,微微一笑,「嗯」了一声,目送着我离开别墅。她在辞 职成为我的情妇之后,与刘悦雯一起开了时装店,但是她好像不太喜欢经营店铺, 于是又找到我,跟我说想回去飞,我只好托人找关系,让她到一家民营的航空公 司继续当乘务长,我知道,她是有点寂寞了,三个情妇当中,刘悦雯生性虽然跳 脱,但是她喜欢现在的生活,虽然像金丝雀,可终归都是在做喜欢做的事情,沈 雅馨从航空公司离职后并没有离婚,而是到了一家展会公司工作,经常要来G 市 出差,每次都会乖巧地来陪我,而齐玉环是辞了职,也离了婚,然而不太喜欢经 营,她喜欢服务工作和满世界飞,所以又回去当空姐了,我非常尊重她们各自的 决定,没有任何的意见,毕竟我身边的女人不少,把她们都像金丝雀一样圈养着, 她们不开心,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伴,弄得大家都不开心,还不如随她们吧。
   我开着车回到公司,径直走到总裁办公室,「叩叩叩」,敲响了门。

   「进来。」里面传来母亲的声音。

   我进门之后,称呼道:「唐总。」母亲依然是那副职业的打扮,黑西服,白 衬衫,黑框眼镜,简练整洁,她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我向她汇报: 「今天马元打电话告诉我,说是我们旗下的百货公司,餐厅,酒店等各处都爆发 各种问题,导致我们集团的股价今日已经跌了5%,我想是有人准备对集团动手, 不过不知道是想打垮集团还是想恶意收购,这些负面新闻只是前奏,我怕的是很 快就会有更严重的事情发生。」母亲点点头,说道:「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你能想到是谁吗?」我摇摇头:「怀疑的对象有几个,辉煌集团,艾萨克财团, 宁江实业,也不排除其他人或者真的那么巧。」「嗯,现在是多事之秋,听说郑 书记准备高升了,到省里面当副省长去了,新任的市委书记据说已经确定是栾市 长,栾市长接班之后,市长的位置,就很让人意味深长了,几位副市长都跃跃欲 试,苗副市长一向与辉煌集团那边交好,如果他接任了市长的位置,恐怕以后市 里面对我们的关注就没有那么高了。」「既然这样,那朱婷芳那边有没有可能再 进一步?」母亲意味深长地看着我说:「你就想着自己的女人,不过,朱婷芳恐 怕没有机会了,她来到G 市都不到一年的时间,资历还不够,要升而且她只是一 个副市长,常务副市长都不是,即使她的父亲是中央大员,也要遵守规矩,不过 如果她那边能够活动一下,接任苗市长现在常务副市长位置也不是不行。」我若 有所思地点点头。

   她又接着说:「回去告诉她们,最近都小心注意点,昨晚你在谁的家过夜的?」 母亲说的「她们」指的就是我身边的女人们。

   我挠挠头回答:「在玉环那,她前天才回到G 市的,放心吧妈,我会让她们 注意的了,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嗯,去吧,今天晚上回家吃饭吗?」「唔, 不回了,今晚我跟朋友出去吃饭。」说着,我离开了母亲的办公室。

   离开总裁办公室后,我打了几个电话,把晨光集团旗下各个服务产业的负责 人都召集到总公司来召开紧急会议,一个小时之后,所有市内的负责人都已经全 部到位,然后我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对大家说了一遍,接着向几位涉事的负责人问 道:「现在的情况如何了?」江景餐厅的负责人肖明就说道:「我们检查过那个 批次的牛肉,发现只有那么几块牛肉是有问题的牛肉,其余的牛肉都是没问题的, 我怀疑是餐厅里面有内鬼把好的牛肉掉包了。」剩下的负责人也纷纷表示,自己 的店里出问题的原因都貌似是产品被掉包了。

   「叩叩叩」我一下一下地敲着会议室的桌子,开始发话了:「首先,当务之 急,是先挽回集团旗下服务产业在公众心中的形象,第二,店里出了这样的事, 包括我在内,都有责任,我们需要制定新的管理方案,去避免以后同类事情发生, 第二条我会让人去跟进的了。」众人问道:「那,李总,第一条,我们该怎么办?」 我思考了五分钟,决定道;「这样吧,你们几位负责人,在店的门口,把涉事批 次的产品全部拿出来,无论好的坏的,被检验与否的,当众销毁,剩下的事情, 由公关部负责处理。」接着,我又对新商城工地的负责人说,「至于工地闹事的 人,你查清楚是什么情况了吗?」工地负责人房睿说道:「查清楚了,伤者之前 的确是我们工地的工人,但是手脚不干净,在前段时间被辞退了。」「确定是手 脚不干净被辞退的?不是包工头因为不愿意支付工伤费用而做的手脚?」我皱着 眉头再次问道,因为这种事情就是糊涂账,我不愿意在这个泥潭里面耗着。
   「肯定,因为之前他偷了工地的一些施工工具去卖,被我们查出来了,念他 是初犯,而且新工地最好不要惹官非,我们就没有起诉他,想不到被他反咬一口。」 「好,我们掏钱,验伤,如果伤不是他被辞退之前受的,就报警,并联络法务部 进行起诉。」「好的,李总,我明白了。」「好,就这样,记住,最近一段时间, 大家要认真注意,因为我猜测是竞争对手的恶性竞争行为,有什么疏忽都可能是 对手的打击点,今天就到这,散会。」我下达了散会的命令,负责人们都三三两 两地离开会议室。

   今天的会议结束后,我大概已经了解情况了,通过负面新闻以及金融手段打 压晨光集团的股价,再通过低价来收购晨光集团的股份,能做到这一点的,据我 所知的暂时只有一个:艾萨克财团,这么快就开始动手了?既然开始动手了,估 计他们会让我疲于奔命或者会派杨曼丽来转移我的注意力。不过无论如何,他们 的目的是要掌握G 市的市场,如果是要通过收购来达到目的,总是绕不开股权收 购,现在我跟母亲合共掌握42% 的股权,并非51% 的安全线,看来,我还是得在
 股权的问题上加大注意力啊。

   女主介绍:唐美云:(女主原型:《美熟母》栂野夏帆)43岁三围100 (G)、68、96,李晨曦的母亲,晨光集团现任董事长,受到儿子与薛红梅 结婚之后的性生活的引诱,与儿子李晨曦乱伦,成为在李晨曦后宫中与薛红梅同 等地位的女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