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叹息的蔷薇】(71-72)作者:墨染空城
【叹息的蔷薇】(71-72)作者:墨染空城
字数:10291


              第七十一章谋划

  小李刚刚接到依晗的电话内心是忐忑的,他既想见她又害怕见到她,生怕一下子没能控制住自己,又做出对不起陈总的事情。听到依晗约他去家里见面,而且陈总还不在家,他第一时间找借口推辞,依晗说你如果今晚不过来的话,我保证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小李没有办法,只好鼓起勇气来到了陈总家里。依晗今晚打扮得清纯可人,脸上化了个淡妆,就像是一个在等待着老公回家的贤惠妻子,囡囡被她暂时寄放在奶奶家里。

  看到小李刻意和自己保持着距离,依晗微微一笑,「坐过来一点,我有话对你说。放心,我今晚没喝酒,不会非礼你的。」

  小李老脸一红,坐到她旁边的沙发上。依晗递了杯刚泡好的功夫茶给他。小李个子较高,居高临下一不小心又瞄到她胸前那条深不见底的乳沟,内心不由得砰砰乱跳,不禁想起了那天在酒店房间吮吸她奶水的情景,下身又忍不住蠢蠢欲动了。

  依晗望着他坐立不安的样子,好像猜到了点什么,还故意身体前倾用脚尖轻轻触碰他的小腿,「今晚找你过来,真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找你商量,我知道你不想见到我……」

  小李神色有些慌乱,「不是不想见,只是……只是……」

  「只是见面了就管不住自己对不对?还是相见不如怀念?嘻嘻,好啦,我就不调戏你了,知道你是个正人君子啦。寻欢,你跟老陈认识久了?」

  「我、我也算不上是什么正人君子,当年也干过不少的糊涂事。你说老陈啊,认识到现在有六七年了吧,记得当时我整天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白天坑蒙拐骗捞点小钱,晚上不是沉迷在网吧就是和妹纸鬼混,还欠了一屁股的债,呵呵,这些糗事我也不怕对你说了。当年我基本算是天怒人怨了,混得像条狗,又没脸滚回老家去,可以说是我人生的最低谷。」小李一脸的自嘲之色。

  依晗仔细端详着他,「还真没看出来你有如此惨痛的往事啊,看你现在混得人模狗样的,怎么说也是中城地产的业务经理呢,而且你长得也……嘻嘻。」
  「我之所以能混成今天这副样子,还真得感谢你家老陈啊。有段日子我连三餐都没有着落,就连那些狐朋狗友也弃我而去,有一天我狠了狠心,跑到一家高级餐厅吃霸王餐!」

  「什么?」依晗不可思议地掩住了小嘴。

  小李苦笑了一下,「我吃了个酒足饭饱,假意上厕所准备溜之大吉,没想到刚离开桌子就让服务员给拦住了,非要我买单才允许我离开。我当时恼羞成怒,还差点和服务员、领班打了起来,再闹下去恐怕就要扭送派出所了。这时候邻桌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走了过来,他上前直接握住我的手,嘴里还热情的称呼我为李经理,我当时真是被搞得一头雾水。他挥了挥手,那些领班服务员就微笑着退下了,显然他是这里的熟客,看到他跟我认识也就不再纠缠了。」

  「难道他就是哲航?可是他当时怎么会认识你的?」依晗不解的问道。
  小李点了点头,「原来他只是随口叫了一声,他说中国姓李的人最多嘛,没想到还真让他给蒙中了,哈哈。他说在餐厅注意我很久了,问我是不是生活很拮据,还说看我的样子不应该混成这样才对,我当时羞愧地低下了头。老陈大致了解了我的情况,问我想不想到他工作的公司帮忙,我当时相当惶恐,说自己什么也不会,只会打架泡妞。他笑着说没有关系,还说我迟早有一天我会出人投地的,让我不要放弃自己,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看错人。」小李说到这里眼睛已经湿润了。

  依晗开始有点明白小李为什么会对陈总言听计从了。

  「老陈当时替我买单没什么,替我先把债给填上了也没什么,给我找了份工作也没什么,我当时觉得,这有钱人嘛,总有心血来潮的时候,不过是为了展现一下有钱人的优越感偶尔发发慈悲。但是他最让我感动的,是他在餐厅对我说的那些话,他并不是可怜我,也不是施舍我,他把我当成了一个人来看待,他还给了我重新生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这些恰恰是我当时最缺失的东西。」小李双眼有些湿润了。

  依晗点了点头,她心底清楚陈总是个相当有人格魅力的人,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嫁给他了。可惜的是,为什么他偏偏患上了那种病呢,这可比任何疾病都更加的可怕,更加的磨人,因为精神病很多都是无法彻底治愈的。

  可以看得出小李对陈总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他们亦师亦友,既有上下属的关系,又有兄弟的情意,甚到陈总可以说是小李的「救命恩人」。那么,小李是否愿意抛开这份情谊来帮助自己呢?依晗心里也没底,虽然她知道小李非常喜欢自己,就不知道他夹在两夫妻中间会如何选择呢?

  「旭恒,我明白老陈在你心目当中的份量,但我还是不得不在你面前说他的坏话了,希望你能平心静气的听我说。」依晗深吸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俩之间肯定是出现了问题,如果是他哪里做得不好的,我可以代你去臭骂他一顿的,老陈有时候头脑不太清醒,娶了个这么好的老婆还不满足么,嘿嘿。」小李感觉气氛有些过于凝重了,他心里猜测是不是陈总忙于工作而冷落了妻子,这也是他的老毛病了。

  「其实,从很久以前,他就背着我出轨了……」依晗表情相当的平静。
  「什么???」小李刚把一杯热茶端到嘴边,听到这句话手一抖杯子在地板上摔了个粉碎。

  依晗呀的一声,赶紧拉着他被烫得通红的手吹了几口气,又抽出几张纸巾帮他擦拭着。

  小李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只是拼命地摇头,「这绝对不可能,老陈他不是这种人,这些年来我还不了解他,平时应酬叫个小姐他都推三阻四的,更何况现在有了你。他有多喜欢你我是知道的,他、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我不相信,你一定是误会了。」小李斩钉截铁的说。

  依晗沉默了一会,「不是误会,这是事实,因为……因为跟他在一起的女人就是我的妈妈。」

  「什么???」小李惊呼了一声,整个人瘫倒在了沙发上面,双眼望着天花板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时间他真的很难接受这个真相,陈总这算是头脑进水了吗?就算到外面包小三也好过搞自己的丈母娘啊,他终于知道依晗这段时间为何那么痛苦了。

  「依晗,他是如何跟你解释的?」小李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为陈总辩解的理由。
  依晗苦笑了一下,「我很想告诉你,他是因为我大肚子的时候无法发泄欲望才搞上我的母亲,但可惜并不是,自从我妈第一次到广州他俩就好上了,他一直隐藏得很好,我丝毫也没有发觉。为了这个家,为了刚出世不久的女儿,我原本打算原谅他的,可是他还不满足,他还强迫我和母亲一起陪他上床,他、他在床上还很变态呢,呜……」依晗又忍不住抽泣了起来。

  小李彻底傻眼了,这要不是依晗神经错乱在编故事,就是陈总被外星人强行把脑子给换掉了!这、这完全就不是他嘛,他要有这水平还会鳏居了好几年?没想到老陈在床上居然比我还会玩啊?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刺激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依晗,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但我还是必须问你一下,万事总是有因才有果,老陈性格转变这么大一定是有原因的吧?我真的很想知道你们之间还发生了些什么。」

  依晗沉默了好一会,不敢去接触小李的目光。她的内心相当的纠结,就算小李暗恋自己,她也没脸当面说出自己曾经被两个男人蹂躏过啊,他听了之后说不定会看不起自己呢,说不定会像陈总那样,从此对她有了心结。

  小李望着她伤心欲绝的表情,好像渐渐明白了什么,突然好想将她抱在怀中细细的抚慰。「依晗,人生之事十有八九不如意,想开点吧。十年修得同船渡,老陈还是很爱你的,这点我能看得出来,你就原谅他一回吧。」

  「你、你居然还劝我跟他在一起?我就知道你其实根本就不爱我,你最多就是迷恋我的身体而已,你心里面只有老陈才是至高无上的,对不对?」依晗生气的说。

  「我当然爱你了,你都不知道我心里忍得有多辛苦,我、我每天晚上……唉,只要他肯认错并答应不再跟你母亲乱来,你就给他一个机会吧,他毕竟是囡囡的亲爸爸啊。难不成你想因此就跟他离婚不成?」

  依晗明白光靠出轨的事还不足以让小李完全支持自己,还不足以动摇他对陈总根深蒂固的忠诚,看来必须向他和盘托出一切了。

  「看来我不得不再告诉你一件更加震撼的事情。」

  「还是跟他有关的?你、你不要吓我……」

  「哲航他其实患有严重的精神分裂!」依晗将事情经过大致跟小李讲述了一遍,还取来了陈总的病历。

  小李颓废地坐倒在沙发上愣了半晌,「原来是这样,那么事情就解释得通了,跟你母亲上床的那位很可能就是杰森,在床上玩得很疯的也是杰森,老陈自己完全不知情,因为杰森是他的另外一种人格。唉,治疗有起色么?」

  依晗苦笑着摇了摇头,「我现在也分不清到底谁是谁了,治疗意外地产生了反效果,哲航的人格现在已经完全被杰森所控制,他现在每天回到家就是为了折磨我,他还利用囡囡来逼迫我就范呢!我、我已经快要崩溃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所以只好找你帮忙了……」

  小李双手抱头半天做声不得,他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这对人人羡慕的模范夫妻眼看就要劳燕分飞了……依晗见到小李没有说话,还以为他不相信自己,依晗忽然撩起自己的上衣,又拉开了胸罩,「旭恒,你看着我!」

  「依晗,你不要这样,我们不可以……咦,你的胸口为什么全都是血痕?」
  小李瞠目结舌,看着她雪白乳房上那一道道的细痕,虽然颜色很浅,但还是可以想像当时这会让她多么的痛苦。难道,这些伤痕就是陈总留下来的「杰作」?
  依晗站起身来,又脱下了裤子,只见屁股上面也布满了鞭子抽打之后留下的痕迹。小李看了心中痛惜不已,终于忍不住将依晗紧紧地拥在了怀里,轻声抽泣了起来。

  依晗抱着他的头部,让小李把头埋在自己深深的乳沟之中,「不要哭,我已经没事啦,身上的伤痕随着时间可以减淡甚至消失,但我心灵上的伤口还迟迟无法愈合,你愿意帮助我吗?还是继续让我深陷苦海?」

  小李把脸埋在她柔软的双峰之间,坚决地点了点头,「我决定了,我不会再让你和女儿受一丁点的委屈,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来,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依晗喜极而泣,内心感觉舒坦了许多,「寻欢,你看我的咪咪这么可怜,你难道不想抚慰她们一下?囡囡正在断奶,过不了多久,人家的咪咪可就不像现在这么大了,而且你再也品尝不到那些鲜美甘甜的乳汁……」

  小李原本已经有些按捺不住,如今得到依晗的鼓励,心中喜不自胜,双手捧起她的乳房,用舌尖舔着上边那一道道的伤痕,柔声问道,「还疼吗?」

  依晗摇了摇头,「早就不疼了,寻欢,吸人家的奶头啦,人家咪咪胀得难受……」依晗媚眼如丝的望着他,目光之中还带着一丝的挑逗。

  小李张开大嘴,一下子将咪咪吞进去半只,很快源源不断的奶水射入他口中,小李大口大口的吞咽起来,另一只手也毫不客气地伸进她的T裤之中骚弄着小穴,很快依晗就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寻欢,用你那根大棒棒插我啊,人家想要……」依晗主动解开他的皮带,掏出底下那支警棍般长短的宝贝。

  小李嘴巴离开了乳房,嘴唇上还沾满了奶水,「依晗,你该不会是为了让我帮你,所以才用身体来作为交换吧?我可不想让你觉得我是在趁人之危,我喜欢你并不只是为了得到你的身体……」小李又开始犹豫了起来。

  「讨厌,你年纪轻轻的怎么思想那么复杂啊,就连做爱也是思前想后的,你这是提前进入中老年人的行列了吧?我现在是真心想要跟你亲热,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就注意到你了,那天在你家看了你的电脑,这才知道你对我是那么的痴情,人家也会感动的好不好?今晚就让我好好报答你的深情,你就不要再玩欲擒故纵了,真讨厌。」依晗不停亲吻着他的脸庞,手掌轻轻撸动着肉棒。

  「我喜欢你那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报答我,爱情不应该演变成一场交易,要不还是等这件事情告一段落,咱俩再……」

  小李话还没有说完,依晗已经封上他的嘴巴,经过一番动人心魄的深吻,小李不禁意乱情迷了。依晗白了他一眼,「你什么都好,就是话太多了,还有些婆婆妈妈的,你是不是还想像上次在酒店那样拒绝我呢?这辈子我可是只对你一个人主动过,难道你还感受不到人家对你的情意吗?」

  小李感动得双眼都有些湿润了,他再也不想压抑那熊熊燃烧的欲火,我要尽情的释放,今晚我要把依晗送到天堂,她之前实在是受到了太多的委屈和伤害,她现在太需要我的抚慰和关爱了,我要满足她,我要让她快乐。

  小李终于抛开了思想上的束缚,他一边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个招牌式拽拽的坏笑,俊朗的脸庞上居然流露出了一股痞子的气质。他慢慢将依晗的内裤扯了下来,分开她的双腿,将肉棒轻轻插了进去,此时此刻他激动得眼泪都要流了下来,我终于得偿所愿啦,终地进入到依晗身体最神秘的地带,传说中的馒头B果然与众不同啊!小李就这样半弓着腰干着沙发上面的依晗。

              【未完待续】

              第七十二章真相

  依晗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她轻咬着下唇,低头看着粗长的肉棒在自己紧致的小穴里进进出出,「寻欢,你的棒棒真的好大哦,把人家里边都填满了,撑得就像要裂开似的……哦……这才进去了大半根,怎么龟头就已经顶到人家的花心啦,你真是个怪物……啊……你好厉害……」

  依晗正在那神魂颠倒自言自语的发骚,忽然低呼了一声,「哎呀,我都忘了这是在客厅了,窗帘也没有拉上,一定让对面楼的人给看光啦!这可怎么办啊,我以后在小区里没脸见人了……」

  「嘿嘿,这种活色春宫图可不是时时有机会看到的,就当是便宜了你的邻居咯,免得埋没了你这副好身材。性吧首发好吧,既然你在意那咱俩就换个战场,你不要动,我抱你起来。」

  小李也不把棒棒拔出来,直接弯下腰抱着依晗站了起来,依晗羞红了脸,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双手挽着他的脖子,「讨厌,你的棒棒还在人家里面呢,这姿势好奇怪哦,啊……慢一点,又顶到那里了啦。」

  小李就这样抱着她走进了卧室,他们就像是一对连体人,真正达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男欢女爱之最高境界。

  走到床前,依晗原本以为小李会将她放到床上,没想到小李吸了口气,双腿扎了个马步,一只手扶着她的翘臀,另一只手搂着背部,腰部发力抽动了起来。
  依晗脸上表情又惊又喜,「寻欢你真的好强壮,居然可以抱着人家做爱,我之前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姿势呢,真的好刺激,啊……你真的好有力量,啊,慢一点啊,你快把人家给干死了……哦……」依晗一边呻吟一边抚摸着小李结实的肩膀和胸肌,脸上充满了爱慕和崇拜的表情。

  就这样玩了一阵,小李轻轻将她放到了床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是不是人家太重了?生完宝宝之后我重了十斤呢……」依晗不好意思的说。
  小李摇了摇头,心想你这十斤是不是全长到胸上了,确实是够大的。小李笑着脱光她身上的衣服,又将她的双腿往上扳,直到两边膝盖顶到她的头部两边,这样依晗的身体就变成一个奇怪的姿势,双手扳着自己的腿弯,整个光溜溜的下身就完全暴露在了小李面前,粉嫩湿滑的小穴正对着天花板,上边还沾满了细细的水珠。

  依晗羞得无地自容,「你好坏呀,人家下面都让你给看光啦,为什么要人家摆出这么淫荡的姿势,真讨厌。」

  小李俯下身体,舌头在她迷人的小穴上舔了几下,搞得依晗全身乱颤,接着小李再次将龟头顶了进去,一边抽动双手还拉扯着她的奶头,搞得奶水又喷出了不少。

  依晗开始无法遏制的浪叫了起来,看着粗长的肉棒在自己的小穴进进出出,看着原本细长的肉缝被撑成了一个O型,她的心里感到了巨大的满足感和被征服感,这种体验是之前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带给她的。第一次有男人能在肉体和心灵上同时占有了依晗,而不需要借助任何的情趣工具。他在床上这么勇猛,嘉敏怎么会舍得离开他呢?

  依晗仔细端详着小李脸上的表情,看到他有些谨慎地「操」着自己,显然担心鸡巴进去得太深会引起她的反感,肉棒总还留了一截在外头,不敢整根插到底。
  依晗这段时间晚上时常被陈总虐待,虽然有快感但是过程就像是在受刑,现在忽然见到有个男生如此在乎自己的感受,内心不由得一阵感动,她深深感觉到了小李对自己浓浓的情意。

  依晗甜甜一笑,「寻欢,你、你可以整支插进去的,我也想体验一下顶进花心的感觉,我的子宫已经准备好了要接待你的小弟弟,嘻嘻。」

  小李喜不自胜,「依晗你说的是真的?我真的可以吗?我还有点担心你……」
  「叫我晗晗,人家现在对你充满了浓浓的爱意,下面更是湿得一塌糊涂,我愿意接受你的一切,只要能让你快乐就好。」依晗深情的注视着对方。

  「晗晗,我、我爱你!」小李吸了口气,腰部用力慢慢往下顶,很快龟头就卡在了子宫颈前面,性吧首发他望了依晗一眼,见她给了自己一个鼓励的眼神,不由得心花怒放,再无顾忌地用力往下一压……依晗呀的一声,紧张得小嘴不停的吸气,下身更是抖动个不停,「你、你先停一停,让我适应一下,你那个大龟头就在人家子宫里边呢,感觉好奇妙啊,有点难受,但是也有点兴奋,感觉自己身体最深处、最神圣的地方也让你给占领了……旭恒,你以后一定要好好疼惜人家啊,我可再也经不起又一次的打击了……」

  「晗晗你放心吧,我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我一定会带你脱离苦海!」小李继续抽动了起来,龟头除了要穿过紧密的阴道包夹,还要最终突破那个神秘的入口,进入到那个孕育生命的神圣宫殿。这种直捣黄龙的感觉可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有机会体验得到的。

  因为女儿不在家里,这里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世界,依晗终于可以肆无忌惮地呻吟和大声的尖叫,她用力掐着自己的乳房,奶水喷出了一尺来高,她几乎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小腹被小李的肉棒顶到凸出了一块。

  小李在上面干得是挥汗如雨,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能带给他如此完美的体验,无论是触觉还是视觉上的。小李惊异的发现,素来金枪不倒的他居然快要射了?由此可见依晗的馒头B果然是名不虚传,更何况每一次深深的插入,龟头还需要经历子宫颈的洗礼。

  「晗晗,我、我快要坚持不住啦……」

  小李的肉棒在依晗的阴道内不断地膨胀,随着噗滋声越来越密集,依晗的脚尖蹦得紧紧的,下身夸张地抽搐了十几下,阴道内涌出一股热流,随着肉棒的抽插喷出了大量的淫水,「呀,天哪,人家真的不行啦!!!」依晗高潮了,她精致的脸庞上布满了红霞,小嘴微张不住的喘息着,那动人的模样相当惹人怜爱。
  「寻欢,烫我烫我,你想怎么射都可以……」依晗脸上红扑扑的,她已经兴奋得有些语无伦次了,现在她只想要小李跟她得到同样的快乐。

  小李就算胆子再大,现在也不敢射到依晗的子宫里,怎么说她跟陈总现在还是夫妻关系,跟她上床已经感觉非常对不起陈总,哪里还敢节外生枝呢。

  小李用强大的意念控制自己拔出了肉棒,将身体跨到依晗的头部上方,依晗心领神会,挣扎着把身体抬高,双手将那对大咪咪挤出一条深沟,紧紧夹住小李胀得发紫的肉棒撸动起来,还低下头舔吸着上方的龟头。

  在依晗的手口并用、双重刺激之下,小李很快就一泄如注了,大股大股的精液激射而出,性吧首发喷得依晗满脸都是。依晗手指轻轻在脸上抹了几下,看着手上沾满的精液,内心一阵的激动,「你喷了好多啊,人家的眼睛都被糊得睁不开啦,你这该多久没有射过了?」

  小李呼呼的喘着气,手指玩弄着她勃起的奶头,「自从你那天来我家,我心里就再也容不下其它女人了,除了你,我再也没有兴趣跟其它的女人上床……」
  依晗心头一阵感动,用舌头把小李的肉棒舔得干干净净,接着深情的注视着他,一边吮吸着自己沾满精液的手指,一边轻轻地咽了下去,直到手指上一滴也没有剩下。

  「晗晗,我真的好后悔当年没有第一时间追求你……走,我要替你把身体清洗干净,你还是从前那个冰清玉洁的依晗,这点在我心目当中永远也不曾改变。」
  小李抱着依晗走进了浴室,这场酣畅淋漓的性爱将他俩紧紧地维系在了一起。依晗把头舒服地枕在小李的胸口,内心感到一股从所未有的安全感和满足感,她暗暗对自己说,我的幸福一定要靠我自己来争取,我再也不会让它从我的指尖溜走了。

  一个月之后,小李和依晗相约在某家书吧的小包厢里见面。不久之后一个脸上戴着墨镜,棒球帽压得很低的女生匆匆走了进来。小李愣了好一会才把身旁的依晗给认了出来。

  依晗接过了小李递过来的红茶,缓缓摘下了墨镜。小李刚把头凑上去想要亲吻她一下,忽然低呼了一声,「晗晗,你的眼睛和嘴角怎么啦?难道……他、他又打你了?」

  依晗喝了口热茶,微微苦笑了一下,「我早就习惯了,他这次出差回来之后,好像对我更加的厌恶了,动不动就对我恶语相向拳打脚踢的。昨天晚上他又想要玩弄我,我拒绝了他,他二话不说就揍了我一顿,趁着我昏昏沉沉的时候他又一次在我身上为所欲为……为了女儿我也只能忍了。有时候第二天醒来,看着枕边这个」陌生人「,我真有点想要把他杀死的冲动……」

  依晗叹了口气,命运显然又一次捉弄了自己,也许,这就是蝴蝶效应,自从那次在厕所里因为一时软弱被TERRY奸污,自己的厄运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小李紧紧握住她的手,「晗晗你千万稍安勿燥,再忍耐一段时间,我一定有办法救你出来的。你今天是怎么溜出来的?」

  「从云南回来之后,他变得更加喜怒无常了,而且好像察觉到了点什么,把我看得很严,几乎不让我出去,就算上班时间他也时不时打电话回家查岗。今天我还是借口要带囡囡到卫生防疫站打预防针才有机会溜出来。」

  「囡囡她在哪里?」小李紧张的问道。

  「我寄放到SUCY家了,她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将来她也会是咱俩强有力的后盾。」

  小李点了点头,「这段时间我动用手头关系又了解到不少的事情,晗晗你千万要有心理准备……」小李盯着她的双眼。

  依晗苦笑了一下,「时至今日,还有什么东西是我承受不了的,我也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你说吧。」依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其实在很久以前,我对老陈就有些许怀疑了。不知道你还是否记得,那次我上你家找老陈,还给你买宵夜的事情?」

  依晗仔细回忆了一下,轻轻拍了一下大腿,「哦没错,记得那次我是跟他闹别扭了,还是我跑到机场把他给硬拉了回来,要不然他就跑到武汉去上班了。」说到这里,依晗脸色变得有些黯然,如果当时自己没能把陈总拦住,之后的一切也许就不会发生,自己的命运是不是也会因此而改写呢?

  那个夜晚依晗一辈子也不会忘记,因为,那是她的初夜,她把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献给了陈总。

  小李当然没有想到依晗此时内心有多么的复杂,「对,就是那个晚上。你有没有印象,当时我跟老陈聊天的时候有说到一件事,公司一个女同事在午休的时候被强奸了,凶手至今都没有找到。」

  依晗点了点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可是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时为了不让这件事情暴光以免影响到公司的声誉,我去了这位女同事家很多趟,主要是安慰她还有协商一些赔偿金的问题。因为双方比较熟了,她也慢慢向我吐露了一些细节,她是被凶手用氯仿蒙在脸上晕倒的,在昏倒之前,她隐约看到凶手的左手虎口上面有一颗黑痣。」

  依晗愣了一下,「左手的虎口上……哲航那里确实有颗痣,可是……这、这怎么可能?」依晗吓得花容失色,背脊上传来一阵凉意。

  「我当时这个念头也是一闪即逝,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将强奸案跟老陈联系到一块,他身为一个老总,根本没必要去做这种事情,别说到外面找小姐,就算在公司里,他只要点点头,还怕没有女人自动献身?大把人想要走捷径呢,一个个又不全都是纯情玉女。」小李叹了口气。

  依晗心想小李说的倒也没错,哲航确实没有做案的动机,「我想起来了,当时他第一次上我家的时候,他发现了我跟前男友约会,小李,你不要误会啊,真的只是聊聊天,我们没干什么的。就因为这件事,哲航跟我产生了矛盾,不过他没有当面说出来。但事情的重点不在这里,我想说的是,当时我们那里也发生了一起强奸案,现在想想,做案手法好像差不多啊,也是先用氯仿迷倒女生,然后将她强奸了,案发后同样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我也不知道至今破案了没有。」
  小李听完心里凉了半截,看来自己的疑心并非多余的,两件事结合起来,陈总确实有脱不开的嫌疑。「晗晗,我是这么推理的,假设老陈一受到刺激就会开始犯病,他当时亲眼目睹了你跟前男友在约会,恨怒、妒忌、伤心各种心情交织在一起,这个时候杰森趁势在他内心最脆弱的时候,攻陷他的意志出现了。所以,犯案的人是杰森,事后老陈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他在大家面前才能做到若无其事,要不然他怎么可能没有露出任何的破绽,而对警察询问的时候更是从容不迫。」

  「这倒也符合精神分裂的病征,只是没想到原来早在几年前他就已经间歇性的发作了……我、我居然跟一名强奸犯结婚了,而且还同床共枕了那么长时间……我、我真的要疯掉了……呜……」依晗又一次伤心的哭了起来。

  小李将她紧紧地拥在怀里,「不要伤心了,世事无常,没人知道未来将要发生什么,很多事情也许真是命中注定的,晗晗你要坚强,更何况你身边现在还有我和SUCY在支持你,你不是孤立无援的,你要有信心。

  依晗把头埋在小李怀里点了点头,双手将他抱得紧紧的,这次我一辈子也不会松手了!现在也只有你才能够抚慰我这颗饱受摧残的心灵。

  小李轻轻扶她坐直了身体,手指划去她脸上的泪珠,露出一个怜爱的表情,「晗晗,看你这么伤心,还有一件事情我都不敢对你说了。」「还、还有?」依晗吓得声音都在打颤。

  她深吸了一口气,「说吧,一次性全都说出来,有些事情迟早是有面对的,我不会再逃避了,性吧首发只要有你陪在我的身边,我就什么也不怕!」小李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水,「晗晗,几天前我看到一则新闻,在云南的昭通,有两个成年男性意外死亡了,前后只相隔了一天。」依晗莫名其妙的看着小李,心想这种事跟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小李握住了她的手,语气尽量保持轻柔,「他们一个叫林泰瑞,一个叫庄浩天。」「泰瑞,浩天……难道他们是……旭恒,你、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我、我又不认识他们……」依晗手脚瞬时变得冰凉,声音都在微微的颤抖,小李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他怎么知道我认识他俩?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