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诡异的那些年】(23)作者:虚涵灵
【诡异的那些年】(23)作者:虚涵灵
字数:5183


               第二十三章

  我开车直接带着莫萧雅和骆媛到了厦门,晚上到了我预订好的酒店后,萧雅和骆媛还很紧张又害怕的跟着我进了房间,我先放了一些轻音乐,又开了瓶红酒,酒里面也加了些催情药,放松的与她们2个人聊着天,等到她们2个人很放松后没有那么紧张,我又要她们2个人都去洗澡,第一可以减少她们2个的防备心,第二又可增加她们2个人对相互身体的熟悉度,等下真的双飞的时候就不会太尴尬,第三我可以很轻松的装上摄像头,以达到我拍摄的目的。

  通过喝酒放松心情,又有一些心事吐出,我终于了解,她们2个人的一些故事。萧雅算是单纯又空白的小女孩,性格有点软弱内向,她男朋友是她的大学同学,也算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人,骆媛那里,本来在没有学生前也算是一个英姿风发算是很独立很有个性的女孩,可惜毕业后被这个社会所感染,处处不顺,工作后被职场所污染,个性必须给人情世故让路,结婚后又被生活所逼迫,老公的不上心,家庭的压力,逼得她很厉害,连孩子都不敢要,因为没有房子,连房子都买不起,因为2个人的收入还要养2个家庭,所以慢慢的越来越消极着,天天都是如此,结果本身就是喝醉了又被我下药,也亏是如此才让我乘虚而入了!
  等到2个妹子洗完澡后一出来,哇塞的,当时又把我给惊艳的,2个人各有风情,骆媛人苗条高挑,双腿笔直圆润,脸庞英姿俏丽,2个剑眉特别漂亮,莫萧雅人娇小玲珑,胸部高耸,脸部如洋娃娃一样可爱圆润,2个妹子的皮肤都是白皙如玉,才一出浴室,尽管她们都还穿着整整齐齐的衣物,可我的小弟弟还是直接缴枪。她们2个人呀着牙在床边坐着沉默不声,我也没有一来就强求她们,我也去洗了一个澡,然后出来后又接着与她们2个人喝酒聊天,听音乐,与她们再聊天着。我慢慢着套着她们的话,特别是骆媛她的故事也算是有,又加上喝酒着,慢慢的说了她和她前男友以及老公的一些故事,我就一应一和的应付着,直到看见她们2个人的脸庞开始红润,而且揣气声加重我,我就知道药效开始上来了。

  慢慢的,慢慢的我先靠近了莫萧雅,因为我知道骆媛这个少妇早就已经动了骚心了,只是碍于这里有莫萧雅在,她不太好意思,但是看她那红通通的脸蛋、迷离的眼神也就知道下面肯定流水了,萧雅因为才被破处,对性爱这些还没有知髓入味的,所以我必须要先拿下她,然后骆媛不用我招呼就会自己主动的贴上来双飞的!

  我一坐到萧雅面前,萧雅就有点紧张了,其实她内心也明白,这次出来肯定免不了被我玩弄的下场,可是她早就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又有大量的视频照片的把柄被我抓住,而且我也承诺了,到时候一定会帮她修补处女膜,让她结婚的时候一定不会被她老公发现,在我的恩威兼并之下,她才内心坎坷的勉强屈服了我,不过我现在肯定不能对她强来,否则真吓坏了她的话,她还不算太成熟的内心一奔溃的话,那后果真的很难想象!

  慢慢的我已经搂着萧雅了的小腰了,她还是有点紧张的,身体有点颤抖,大大的眼睛看着她的好姐妹骆媛,骆媛本来还想帮帮她,但是被我眼神一看也就没有说什么了,自己拿着玻璃杯在那喝着,我就半搂着萧雅,一边又在安抚着她的背,隔着她的衬衣,我还是能感觉到她胸罩扣的存在,因为是挂着出差的理由,所以她们2个人都是准备的正式套装,尽管我还帮她们买了不少衣物之类的,但是她们2个人洗完澡后却依然穿着那种很正式的职场套装,萧雅依然是衬衣西裤,而骆媛而是万年不变的衬衣丝袜和套裙,这真是麻烦,明知道等下都要做那样的事,却故意这样,是不是提醒我要正派一点,不能弄她们吗?

  在我轻轻的抚摸着萧雅的背之后,可能我温柔的手法让萧雅安抚不少,她慢慢的不在颤抖,本身就有点酒意,又加上了一些发情的药剂,她脸蛋红通通的甚是可爱,雪白粉嫩的皮肤,大大的眼镜长长的睫毛,我实在是忍不住了,靠了过去,直接就用嘴巴含住了她的耳垂,萧雅轻轻哼了一声之后,就开始大声的揣气,这下被我刺激的很深,我看她并没有大叫或者吓到之后,就彻底的将她搂着我的怀里,然后一点一点的吻过去,最后知道含住了她的小嘴,撬开了她的牙齿后,2个舌头深深的交缠在一起来,房间的气氛终于开始暧昧又动情起来了!

  我一边与萧雅滋滋的吻着,一边有技巧的解开了她的衬衣扣子,她里面穿着可爱粉红色的胸罩,非常适合她的年轻和角色,一把推上胸罩后,萧雅那33C的胸完美又挺翘,乳肉雪白如玉没有任何痣痕之类的,乳头如红豆,小而硬,我一把握住她的乳房后,并没有像上次一样大力的捏揉把玩,而是很有技巧的在她那粉色的乳晕上转圈,时不时挑逗一下她的乳头,刺激了萧雅全身都在颤抖着,然而我并没有放开与她的舌吻,高潮的舌吻技术已经让萧雅慢慢迷失在情欲的世界里了。

  随着我的手指哒的一声解开了她的胸罩扣,并且边吻边脱的褪下了萧雅的衬衣与胸罩,萧雅就像是上半身被我扒光的小白羊一样,毫无任何反抗的任我在她的脸、脖子、胸与乳房上不断的吻着、舔着,以及把玩着,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在呻吟着,然后发着不知道是爽还是不爽的暗哼声……!

  当我将萧雅的长裤与内裤都剥掉后,骆媛也受不了了,她坐在沙发上不断的在喘着粗气,然后手握着紧紧着,我稍微喵了她一眼后,又接着帮萧雅在吹箫,萧雅已经被我舔的在啊啊啊啊鬼叫着,原先小小的阴蒂已经鼓起涨涨的硬硬的,那条粉色的大阴唇已经完全打开了大门,还依稀的流着一些淡淡的有点骚味的液体,我用指头分开她的大阴唇后,可以很清晰的看到昨天才撕裂的处女破边缘,小阴唇已及尿道的蠢蠢欲动看得让我心动,我接着用舌头点着她的尿道以及小阴唇,每一次都会让萧雅在狂叫,如果不是我用双手强行分开着萧雅的大腿,萧雅早就将我的头给死死夹住,但是现在这样的状况下,萧雅被我已经玩弄的逼水乱流,根本就无法控制自己的超级敏感地带被如此的玩弄,双手不断的抓住被子枕头在大声的呻吟着,就连骆媛都没有见过男人竟然还会给女人舔那个地方,她都做到床边在傻傻的看着我给萧雅口交着,然后她自己竟然无意识的解开了自己的衬衣扣,一直手在她那蓝色的胸罩上乱摸着,一只手深入了短裙内,也低声的声音着,眼神呆呆的看着我!

  我看到骆媛也开始在发情了之后,觉得也该给她一点甜头,不过现在明显萧雅快要到高潮了,所以我就叫骆媛帮我忙,按照萧雅的上身,抓住她的双手,并且要要骆媛舔吸萧雅的奶,如果在正常情况下骆媛肯定不会同意的,但是现在在酒精以及催情药将她的大脑已经麻痹了,再加上我与莫萧雅的亲热更是直接的感官,她这时候根本受不了了,直接脱了衬衣,一把就抱住了萧雅,先是嘴对嘴的来舌吻,也像我一样的双手握住萧雅的那对丰满又圆润柔软的乳房,任意把玩揉捏!其实骆媛的胸型也很漂亮,虽然比莫萧雅要小一整号,可那形状挺翘如笋,乳头约微上翘,特别有美感,不过自己的再好玩也不如玩别人的,所以骆媛毫无忌讳的大包大围的在抓弄着萧雅的乳房,这下萧雅就更惨了,下体被我舔的洪水泛滥,上半身敏感的地方又被骆媛这样粗暴的刺激着,骆媛的加入简直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萧雅一直想大力的挣扎脱也挣扎不了,没有12分钟,她的双腿就是死命的发力想夹住我的头,结果又被我双手板住,下几秒,她的阴唇就像一个渴坏了的鱼一样,一张一合的,阴蒂立刻鼓起,一大股的逼水沿着小阴唇到了大阴唇,然后流到菊花,流到被单上,这时候我还没有停止动作,又接着舔着她的阴蒂和尿道扣,萧雅立刻大声的叫着……不要呀!真的……求你了……不要了……我要尿了……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求你了……真的不要这样的……我受不了了,……媛媛,放过我吧!……我要尿尿了,……呜呜呜呜呜……我要尿了……呜呜呜……尿了……尿了……尿了……她全身颤抖着,我一看她全身发抖就知道真的要尿了,我赶紧躲开,用大拇指紧紧压住她的阴蒂,食指塞入她的尿道,中指顶入她的阴道,下2秒,一股又急又热又骚的尿打在我的食指上喷射而出,划出来一道美妙的弧线,零零碎碎的落在了地毯上还有一部分散在被单上,萧雅已经无意识的在颤抖着,呻吟着……!

  萧雅暂时是没有动弹了,我又将目光转移到了骆媛身上,骆媛再也受不了了,自己快速的脱掉了全部的衣物,一把把我给推在了床上,简单的用小嘴帮我吸允了几下,自己一屁股就坐了上去,一股紧紧抱住的感觉立刻感受到我的大脑,我双手握住她的乳房,开始挤压着,骆媛没有任何的反应,就是不断的上下耸动着,大声的叫着,感受着我那根坚硬无比的鸡巴的动作……直到她没有任何的力气!
  在这个假的培训计划里面,我们都瞒过了萧雅的未婚夫和骆媛的老公,我们三个人尽情的玩着,在海边,在山庄、在购物街到处都留下了我们三个人游玩的踪迹。在海里、在山里、在公园里、在树林里、在浴室、在阳台、到处都留下了我与这2个妹子做爱的痕迹。

  我也努力的开发着这2个妹子的身体,本身也算真诚的对待着她们,又加上大把的金钱给撒着,所以这三天里面,我都不知道解锁了多少姿势,大量的精液浇灌着她们急需滋润的阴道和子宫,玩的有多疯狂连她们自己都未知,完全忘了自己是否会怀孕这些常识性的东西,等回来之后,我的手机都快拍满了照片和视频了,有些是她们同意的,有更多是她们不知道的!

  「老公,我马上回来了,你别着急呀!啊!就是为了接你电话,都差点撞人了,啊啊!你别乱想,我与莫萧雅在一起呢?不信叫萧雅接电话」骆媛一边在接电话,一边在车里忍受着我的老汉推车,萧雅接了电话过去忽悠了2句就挂了,然后靠在副驾驶上闭目养神着,前1个小时可是被极度的开发了3个洞,搞得全身都快累坏了,还好现在是媛姐在承受了。我是把车里开在工业区的一个偏远角落,毕竟今天骆媛要回去了,这还不好好的多打一炮吗?刚才操的有点凶,骆媛她老公都有点怀疑了,还有这几天我带她们2个人是正确的,不管是骆媛的老公还是萧雅的未婚夫的电话,都好好的相互保护了,等我操完骆媛后,骆媛都急急忙忙的擦干净精液的要赶着回去,毕竟他老公已经打了几个电话在问了,我都羡慕嫉妒了,看来她老公真的很关心她呀,才几天不见,一听说她今天回来都恨不得亲自过来接人了,还有被骆媛打发了,等骆媛走后,我车着萧雅自然而言的又找了一个好地方去玩了,这个美女不好好开发怎么对的起她老公呀!

  连续疯狂的做爱后,萧雅已经一动不动的沉睡了,我却精神抖擞的躺在床上,最近我觉得自己真的太不正常了,先不说我的灵魂出窍这个完全不可思议的事,就连做爱次数之多而且还没有对身体产生负担就很难想象,我没有估算原先的次数和时间。但是我之前没有发生灵魂出窍,没有因为偷情之前,我一天最多3次,一次最多一小时,偷情这个事我还是糊里糊涂的,灵魂出窍之后,我先找的那个已经回家生孩子的女同事的时候也最多就是一天23次,后来的嫂子,也差不多,但是随着搞晓菁搞小安,到现在,我发现就算说我是种马都不为过,比如前几天,我与她们2个人一天至少要大战10次以上,每次都是射精,双飞她们2个人6个洞,最多一次每个洞都得到我精液的灌浇,今天,从早上出发到下午7点多才回到,我与莫萧雅和骆媛也是不断的在做爱,也是就是说,从我搞到骆媛和莫萧雅的那刻起到现在,操她们2个人和晓菁,4天至少干了40次,每次都有射精出来,我觉得这个太不正常了,这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有的水平,而且我的内脏肾脏也没有感觉有沉重的负担呀!不行,我明天还是要去医院检查检查,性命最重要,女人嘛,毕竟只是玩一玩,难道还真能吧性爱当生命一样重要吗?就这样迷迷糊糊的我不断的胡思乱想着沉睡了。

  我又醒来了,又是类似这样的灵魂出窍的模式,但是又不太像之前的灵魂出窍的那样,我感觉在一个什么研究的地方,但是我看不清,一切都是很模糊的状态,我好像在一个到处都是混沌的地方,我的思想又或者是灵魂在晃荡着……但是能晃荡的地方不大,就那么一点100多平方吧,我看见模模糊糊的中间有一些仪器,好像有一部床,床上有一个我根本都看不清的人,反正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样,我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这样的感受,就是你在梦中想看见一个人,一个东西的时候,怎么想怎么看,反正都是看不清,不管你用尽任何办法,就是靠近不了一步,我尝试了好多次,感觉没有什么用,但是自己又不知道怎么干什么,又出不去的,烦躁的我到处乱飘的……突然我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些动静,隐隐约约的有人在说话了,我于是沿着声音飘了过去,没有多久又看到了2个很模糊的身影,她们好像在交谈些什么,我刚开始根本就听不清楚,不管我如何的着急,就只能感觉到一点声音,却无法感受到声音的内容,直到我听到了一声猫叫……「糟糕,又出现了精神BUG波动,快点寻找这个干扰波,不然的话,一旦他被干扰成功,我们没有好下场」,一个非常冷僻的女声在急切的说着。「是的,我们马上找,不过每次都能成功的将它消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干扰波能无限重生一样,每次都很突然的出现,确实没有任何的反应预警呀!」,一个感觉地位比女性要低的男性在解释着。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