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34)作者:baxx1979
【老夫少妻】(年轻的貌美人妻- 阿珍)(34)作者:baxx1979
字数:7148


              (第34章)

  阿珍刚强的性格内心是脆弱的,她心甘情愿的替老乞丐做着,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所以她的内心深处犹如白纸一样洁白,她也没有接受过轰轰烈烈的爱情洗礼,此刻,她内心已经完全的填满了老乞丐的身影。

  阿珍卷曲着身体她吸允着老乞丐刚从她身体抽出来的阴茎,几根卷曲的老毛随着口交的动作落入阿珍樱桃小嘴中,她用手轻轻的从口中抽出来,仰着头还瞄了一样老乞丐,看到老乞丐犹如一个充满斗志的猎人抽着烟吐着烟丝,换做是以前她早发火了,现在她犹如善良的妻子一样看着看着。

  虽然刚才的做爱,老乞丐坚持不长时间,但性爱的接触让两人也到了高潮,特别是老乞丐那一股精子的洗礼让阿珍哆嗦了一下,阿珍一想到精子还在身子内,她有点慌,但她又不敢当着老乞丐的面抠出来。

  阿珍起了起身子,半跪在沙发,她忸怩的抱住老乞丐,她的头轻轻的靠在老乞丐露出排骨纹路的老胸前,撒娇似的看着老乞丐吞云驾雾,老乞丐不知就里,他也根本不懂体贴风情他只管自己抽着那根劣质的事后烟。

  阿珍的意图很简单,她跪着是希望精液从她体内流出来,她又不敢让老乞丐知道,老乞丐那种做爱的疯狂让她有了一家之主的那种威严感,她只好温柔的这样跪着,顿时一坨黄色的老精液从阿珍粉红的桃源洞徐的滚了出来,滴在了沙发上。

  两人都累了,一会光景两人都坐在沙发上,阿珍看了看时间,她此刻不想回去,在这间住过的房间内,她格外有安全感,她轻轻拉过衣服盖住自己雪白的肌肤,她看着老乞丐接了第二根烟,她娇慎的说:「别抽,对身体不好」

  从来没有人对老乞丐这样说过,一时间老乞丐也反应不过来,他抽了几十年烟,这犹如他生命最重要的事情,看着阿珍伸出手来要拿走他的烟,他瞬间不高兴了,这可不是上次阿珍扭头走的局面,他现在是完全的控制欲,阿珍完全是他的女人,既然是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叫他不抽烟。

  乞丐终归是乞丐,表情跟心情一样挂在脸上,他顿时沉着脸看着阿珍:「女人,懂什么!」他竟然开口叱喝阿珍,阿珍也瞬间愣了一下,这从来没有男人对她这样过,就算是老徐头再怎样不开心,他也没有这样对阿珍。

  一下子阿珍愣住了,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她顿时觉得很委屈,她突然觉得是不是老乞丐知道她刚才蹲着流出精液给发现了,她一下子吱吱唔唔,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也没有勇气再跟上次那样扭头就走。

  她现在犹如一只做错事的小白兔,但她还是无法控制被老乞丐这样一喝的情绪,她瞪着眼睛低下了头,一只手搓着自己的一边衣角。而老乞丐叱后他不说什么,只顾自己抽着烟。

  这时候房间的空气僵硬了,阿珍的真的委屈了,但她此刻内心不是憎恨而是对老乞丐的那种臣服,她委屈的低着头眼眶丝丝泪花,她的头就轻轻的靠在了老乞丐的手臂上:「你,你干嘛麻……你干嘛这么凶麻……」

  听着阿珍的质疑,老乞丐也觉得好像是自己不对,但错在哪里他又不太明白,女人只要有泪花,任何男人都觉得心软,老乞丐也不例外,虽然他是完全一个不懂风情的老古董。

  他看着这个已经属於她的女人,他一手环抱住阿珍,他开始了撒谎的天性,他用嘶哑的声音编织着谎言,他说他这半个月没有见到她,他十分难过又不知道要去哪里找她,所以伤刚好就只能到处看,又不敢问人家,包括他在路上遇到了老徐头的这段,他更添油加醋的形容老徐头如何一脚踹他对他辱骂等等,东扯一块西拉一段,搞得阿珍的内心又是愤怒又是悲哀,但更多的是那种心疼。

  老乞丐边说着,他也顿时很委屈的老泪纵横,他这次的确是哭,但他不是因为他的故事而哭,而是不经意触动他内心深处的哭,他刚才终於名正言顺的将自己的精液光明正大的射入属於他的女人体内,而这个貌美如花的女人也开口说为他传宗接代,他的确感动的哭。

  阿珍看到他哭了,一下子内心也崩溃了,她急忙用手摸住老泪满面的老乞丐,这下让老乞丐的故事更加逼真了,阿珍此刻半身伏在老乞丐身上,她轻柔安慰:「现在我在的,我在的,我会照顾你的,别伤心了,我现在就在这里呢,你,你是要儿子吗,你哭了,我,我也伤心了,儿……儿子就……就不来了……」
  阿珍越说越小声,但老乞丐却越听越开心,他此刻手没有闲着,他的手环绕在阿珍雪白的脊背上,长满手茧的手从阿珍盖着的那件衣服伸了进去,他一手捏住浑圆的乳房,手指抠住阿珍已经凹下去的那个粉红乳头上,用黑色的指甲一下一下漫不经心的来回抠着。

  阿珍浑身抖了一下,她刚才是说了这段安慰老乞丐的话,因为她也想不到用什么语言来安慰老乞丐,毕竟老人家没有很多文化。只能用通俗的语言来安慰,但她也不会想到老乞丐是完完全全认认真真的听了进去。

  阿珍伏在老乞丐身上,她闻着老乞丐重重的呼吸,口气很重连同烟味很呛,但阿珍此刻还在老乞丐的故事中,她犹如善良美丽动人意的少妇服侍这位老爷爷,两人此刻都不说话了,阿珍就乖乖的伏在肩膀上,老乞丐瘦弱的肩膀只有骨头没有肉感而手中却是满满的一把充满年轻女人弹性的乳房。

  两人的呼吸声越来越重,老乞丐犹如大爷一般埋入沙发内,阿珍半跪着黑色油亮瀑布般的头发洒在老乞丐的胸前,她半跪着是因为方便老乞丐的手从下面捏住自己乳房,那是一对无法一手掌握的乳房,那是一对每个男人都梦寐以求的圆满型乳房。

  老乞丐托着两个半球体,他的确无法一手掌握,但他的拇指跟尾指可以覆盖住阿珍的两个粉红乳头,他就这样把玩着,他没有看阿珍就这样一手把玩着阿珍,阿珍则乖乖的呢喃着接受他的行为。

  半响,有点沉不住的阿珍看着老乞丐拿出一根烟,她有点不满但她不敢跟刚才一样,而是温柔的问:「你还要抽吗?你……你还……可……以吗?」

  听着臣服的阿珍那种询问的语气,老乞丐一时间也感觉飘飘然了起来,但他也不知道自己行不行,他现在是享受着阿珍的安抚,但男人始终是男人,不行,怎么可以不行?

  他低吼一声,手上一紧,搞得阿珍哆了一下,充满抚媚的微微一笑:「别急,让我来……」阿珍犹如美丽的妻子,她将头往上挪了一下,伸出尖尖的舌尖轻轻的舔在老乞丐看起来会掉了的大乳头。

  一段时间没有洗澡的老乞丐,乳头都是污垢,虽如此也很敏感,阿珍的舌头很尖,卷起来点在乳头上,搞得老乞丐一阵酥痒,老乞丐低头看着这件美丽的尤物对他百般的奉承着,他满意的闭上了眼睛。

  阿珍的舌头功力果然有效,她搞得老乞丐十分舒服,她也不知道这个老年家的身体是否一可以梅开二度,她现在是努力着,在她心中,她现在是完全的服侍这个老男人,她内心甚很愧疚,要不是她,老乞丐不至於给老徐头欺负,她甚至幻想着老徐头打骂可怜的老乞丐的情景,她内心中一把声音,她必须为老乞丐做更多,比老徐头更多。

  阿珍很积极的舔着,她知道老乞丐喜欢这样,她开始有点懊恼,她刚才不该偷偷让射入自己体内的精液流出来,阿珍一手捏住老乞丐藏在包皮内的龟头,她用手轻轻的搓着,动作很轻柔很暖和。

  阿珍顺着老乞丐的乳头,慢慢的往下舔吻,长长的头发散了开来,她轻柔的坐了起来,她一手拿起沙发上的那个红色发夹,她将自己的头发紮了起来,她双手紮头发双乳在胸前微微晃动着,老乞丐眯着眼看着自己的女人体态十分美丽,也不禁的嘿嘿一下。

  被盯着的阿珍面红了起来,害羞的推了一把老乞丐,她看着这个为了他而憔悴了这么多的老人,她十分愧疚的将自己丰满的双唇送了过来,贴在老乞丐乾枯的嘴巴上,轻吐芬芳的津液送了进去,老乞丐犹如在天上飞一样的接受者。
  一个女人对男人心甘情愿的方式有很多种,献吻就是其中一个,阿珍的舌头卷入老乞丐黝黑的牙齿内,轻轻用舌尖抵住老乞丐晃动的那几根牙齿,阿珍闭上双眼长长的睫毛十分动人,这一幕让人看了喷血的画面。

  老乞丐的手这时候从下面摸住跪着的阿珍的下体,老乞丐粗燥的手粗鲁的在阿珍幼嫩的红色阴唇上来回不停的搓着,阿珍的屁股随着老乞丐的动作不由自主的来回配合挪动着,她的乳头昂首的充满了血,这是阿珍开始进入状态的表现。
  阿珍继续舌吻着这个老头,甚至让老头有点喘不过气来,老乞丐这时候感觉到阿珍的欲望,他用中指从下往上深入阿珍的体内,一下子让阿珍更加的激情起来,刚才分泌物让老乞丐的手指进入得更加容易,老乞丐就用手这样上下动着,他嘴巴上的少妇这时候喘气声越来越大了起来。

  阿珍很享受这一刻的手淫,她内心充满了欲望及感激,她吻着吻着再次经过老乞丐的乳头往下经过噁心发黑的肚脐眼,她甚至舔了,是的,她舌尖每舔一下老乞丐的肚脐,都会有一点的陈年污垢掉出来,这实在让人无法接受,但阿珍呢?不,她心甘情愿。这的确是一件天生的尤物。

  阿珍的头发紮起来跟空姐一样迷人,老乞丐没坐过飞机,因此看着阿珍这个头发虽然觉得好看但不顺眼,因为抓起来不爽,他一手将阿珍的发夹拿来,瀑布般的长发散了下来,他瞬间觉得这才是征服。

  阿珍不管他,她半跪着的双腿微微张开,因为老乞丐的手还在下面不紧不慢的抠着,她张开樱桃小口含住了老乞丐的鸡巴,很湿滑的感觉,那是因为精液乾了遇上口水含糊在一起了,她很认真的含住,发出唔唔的声音。

  这时候老乞丐抽出在阿珍阴道内的手,老乞丐扶住阿珍,阿珍的口离开老乞丐的阴茎不明白的看着老乞丐,看到他站了起来,然后背对着阿珍,老乞丐的双手从后面扒开自己那个没有一丁点肉的屁股缝。

  阿珍知道他想干嘛了,她连忙伸了过去半跪在沙发上,抱住老乞丐瘦弱的屁股,黑黑的屁股还有几根毛发,她矫惹的没有排斥的将头伸了过去,舌头舔在老乞丐的屁股上,老乞丐一阵哆嗦,慢慢的阿珍貌似鼓起勇气,将舌头伸了进去两片屁股缝隙内。

  老乞丐喉咙伸出发出一阵咕咕的声音,他不禁的喊了出来:「操你妈的,真舒服啊,女人,对……我操你妈的真舒服啊……」

  平时阿珍很少听到如此污言秽语,但此刻她却如此的觉得顺耳,她更加的积极起来,舌尖轻轻的伸入一个洞穴内,她轻轻的搅动着,但她只能屏住呼吸,舌尖带动肛门的触觉,让老乞丐呼喊连连。

  忽然一阵气体直喷阿珍的脸庞,噗的一声,老乞丐忍不住放了屁,那股气体让阿珍吓得弹了开来,阿珍本来忍住气这下子条件反射的吸了一下,实在太臭了,看到老乞丐转过身来表情有点滑稽的笑,阿珍一下子又无法发泄,上次如此,这次还是如此,完全没有美感来,但他这是一个老人,一个自己很愧疚,欠他很多的老头,他年纪大忍不住也是正常的,阿珍心理这样想着想着几秒钟,看到老乞丐的表情,装作生气的捏了一下老乞丐的屁股。

  阿珍感觉舌头还有点东西,轻轻吐了一下,奇怪怎么会有纸屑,这时候自己竟然有点归咎的老乞丐嘿嘿了一下,将自己的身体弯了下去厚着脸皮说:「女人,好舒服,嘿,继续来」

  好气又无可奈何的阿珍只好继续的将头埋了过去,舔着,这一次好多了,阿珍也不知道刚纸屑就是老乞丐擦屁股的纸张,统统都给她舔了,此刻的阿珍没有怨言,但舔屁眼也只是个过程,她刚给老乞丐撩起的性欲还刚开始。

  她将老乞丐的身子翻了过来,面对着老乞丐开始有点起色的阴茎,她卖力的含住了,凡事都有对比,含老乞丐的鸡巴比舔屁股舒服的多了,她甚至怕老乞丐生气,还努力的挺着胸让抓住自己乳房的老乞丐更加容易耨捏。

  老乞丐很满意,他的手指捏住阿珍的乳头,他在阿珍的刺激下,他也没有想到能如此的雄风二度,阿珍的头发弯曲在肉嘟嘟的脸颊上,口中含住老乞丐的鸡巴,她的舌头将老乞丐的污垢都打扫得一干二净,连老乞丐包皮内那层白色的污垢都不见,阿珍口交让人最舒服的地方,是她口交后连津液一起吞了进去,不会随便吐在地上,这是她内心底蕴的那种斯文的修养促使她这么做。

  老乞丐弯着腰毫不客气的捏着阿珍丰满雪白的乳房,但年纪毕竟大,一时间也无法弯着腰,他喘着气坐了下来,阿珍顺从的跪着在地上,整个过程阿珍的咀没有离开老乞丐的鸡巴,老乞丐坐着,他开始喘着粗气,阿珍这时候感觉口中的那根阴茎越来越大,虽谈不上硬但也可以进去她的体内。

  特别是阿珍的下身湿漉漉的一片,很容易的给插进去,老乞丐知道要干什么,他低吼一声准备冲锋,阿珍这时候眼角带花温柔的看着他:「你小心身子,我,我来……」阿珍脸红了,她柔弱的站了起来,然后跪上沙发,她张开腿,手摸住老乞丐的阴茎。

  她坐了上去,老乞丐的龟头淌着腥臭的液体虎视眈眈着上方的桃源阴蒂,龟头磨蹭在阿珍粉红的阴唇上,惹得阿珍一阵酥麻同时也搞得老乞丐犹如猴急的狮子上串下动。

  「别动,别动……不然,插,插不进来……唔……」阿珍急忙将自己的乳房贴上老乞丐面前,让老乞丐可以不费力的舔住她的乳头,她知道这样会奏效同时自己也很舒服。

  一个温柔的美丽少妇如此的放荡不羁,这是阿珍自己也没有想到的。阿珍让老乞丐含住自己的乳头,她发出一阵唔唔的声音,终於一阵磨蹭后,老乞丐的阴茎给阿珍的阴唇包住了,阿珍的阴道很窄,一下子仅仅的裹住这根丑陋的毒物。
  阿珍开始上下动着,她的乳房给老乞丐咬住,阿珍仰着头发出很舒服的呻吟声,她的动作不大,一下,又一下,很温柔,很适合老人性爱,她毕竟从头到尾都是给老人操着,所以她很懂,她也不喜欢那种快速的抽插,这不符合她的性格。
  她两片阴唇包住这只老毒物毫不客气的顶入她的阴道伸出,每一次都会有白色的污垢带出来然后再插进去,老乞丐有点受不了吐出阿珍的乳头,气喘咻咻:「女人,舒服……」

  阿珍以轻柔的哼哼声表示回应,她知道老乞丐想说什么,此刻的她很舒服,她的晃动着雪白的双乳,她含糊不清的说着话,呢喃的声音不大:「我,我好舒服……老公,我给你生……嗯……呃……生……生个小子给……你……我。愿意……我是你的。你的……」

  老乞丐更起劲了,他满意的闭着眼,让这个美丽的少妇在自己身上动捣着,老乞丐的双手抱住阿珍丰满的屁股,他狠狠大力的捏着阿珍的屁股肉,顿时一道道红色的指痕清晰的出现在阿珍的屁股上。

  「啊……啊……啊……」两人进入疯狂的状态,此刻八十多岁的老人犹如一头公狮子般抓着趴在自己身上的母狮子。

  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声,阿珍忘情的低下头,她双手捂住自己的双乳,她的手指头自己搓着自己的乳房,她仰着头,此刻的老乞丐反而成为她的性奴一样。
  「叮叮叮……」一阵手机的音乐响了起来,让阿珍不由自主的吓了一跳,老乞丐也是一样突然打了个哆嗦,这时候老乞丐突然很用力的抱住阿珍,很用力的抱住,阿珍本来条件反射伸出的手缩了回来,这股力量太大了。

  阿珍的下体感受到火山的爆发,一股热浪从下往上直传上来,老乞丐射了,第二次的做爱让他持久力比第一次更长,但也更激发他将精液一股脑的爆发,特别是那个电话铃声的刺激,他爆发了。

  就在这一刻,他扭头看到阿珍放在一旁的手袋一个电话屏幕正一闪一闪的,黑暗的房间中格外清晰,是老徐头的头像,一下子嫉妒心一沖而起,他死死抱住阿珍,他丑恶的龟头正将他的子孙沖入这个电话头像男人的老婆体内。

  阿珍没有办法,她无法回头看是谁的电话,但她此刻也瞬间接受着精液的洗礼,她也不顾是谁的来电了,她喘着气呼呼的声音。

  「生,给我生,给我生个胖小子……」老乞丐射完最后一滴精液,他继续不死心的不放开阿珍,阿珍听到心疼般的摸着没有几根头发的老乞丐,她喘着气含羞的低着头:「讨厌,都第二次了。还……射这么多进来……你,你放开麻,不放开,他们,会流出来的……」

  是哦,阿珍是坐在他身上,老乞丐顺势放开了手,阿珍按住他的肩旁站了起来,但身形不像是要去拿电话一样,老乞丐看在眼里不是滋味,突然,啪的一陀精液滴了下来在老乞丐的大腿上,搞得老乞丐有点生气,急忙用手指抠了起来,抓住正要离开身体的阿珍,一下子将阿珍推在沙发上,他低吼一声,手往阿珍的下体抹上去。

  他将那一坨还没融化的腥臭精液硬是塞了回去阿珍体内,边叫着:「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女人,操你妈的,你想干嘛?」

  阿珍一下子懵了,她的确是想拿电话,但此电话铃声虽然响着,但她也看到是老徐头的头像,搞得她有点惊惶,但此刻更加惊惶的是面对老乞丐那种疯狂的举动,她还是选择了后者。

  「没有啊,没有啊,我怎么会,我是你的……你的……啊。别再抠……啊……我不是接那个人的电话……我是你的。你的……」阿珍急忙叫着。

  看着充满怀疑眼神的老乞丐,阿珍急忙说:「你看麻,你看嘛,我就是要躺下来,你急什么麻」阿珍将身子卷起来,很美丽的弧线,两片阴唇经过磨擦肥厚的露在老乞丐眼前。

  「你……你还看什么……帮人家扶住腿麻,讨厌……酸呢……人家不这样,你,那儿子怎么进来嘛……嗯……」阿珍满脸通红的说着,搞得老乞丐一下子嘿嘿起来,连忙扶住阿珍。

  电话铃声没有了,阿珍躺在沙发上喘着气,这下子回去怎么交代?她是第一次这么晚回家,为什么老徐头今天没上班?现在该怎么办?一连串的问题搞得阿珍好累。

  好不容易,阿珍边哄着老乞丐边耐心的跟老乞丐说着,一会儿光景,阿珍坐了起来,看着摊在沙发上不动的老乞丐发出呼呼呼的鼻鼾声,她也累了,但她是有家的少妇,她必须离开。

  看着老乞丐,她帮他盖上他的衣服,心疼的再次看着这个老人,她的下身现在模糊一片都是他的精液,赶紧拿出纸巾擦拭起来,还有一点点正流出来,她连忙夹上一张纸巾做护卫垫。

  穿好衣服,一脸的疲惫的阿珍,她的身形展露无遗,她戴好发夹看着沙发上的老乞丐,想着老态龙锺的他刚才犹如狮子一样的霸佔着她,蹂躏着她的身体,阿珍脸不由得一红,托了下自己傲人的乳房,扭着屁股走出房间。

  在回家的路上,阿珍有点淩乱的头发修长的身形美丽的脸庞引来无数男人的眼光,她坐上了公车,很疲惫的睡了,这时候坐在她旁边的一个男生忍不住用自己的手肘磨蹭在阿珍的左臂上,这种骚扰一下子让阿珍醒了,她狠狠的盯着这个男人,他自讨没趣的走开换了位置。

  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也不丑,还穿着西装领带,但阿珍面对他,无数的噁心及反胃,玉女情怀的她拿出纸巾不停的擦着刚才给这个男人碰到的手臂,而此刻在她健美的健美运动裤内,一滴滴老乞丐的精液湿透了她的内裤……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