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老师喜爱的少年
老师喜爱的少年
 好热!
--
夏季的天空看起来比较低,所以让人觉得好像太阳也降得比较接近似的,真受不了。-
-
从这条路直走,就是我所就读的先负学园了。
--
二栋校舍,再加上体育馆、游泳池……等,是很普通的学校。
--
要说有什么不同之处,那就是我的学校原本是女校,到现在还有7比3的比例,女孩子比较多。-

-  为什么会选这么多女孩子的学校呢?
--
那总归只是因为离我家很近……这么一个理由而已。-

-  进了男校的中学朋友〔有着被女孩子连续甩了28次记录的家伙〕说什么「如果在你的学校的话,连我也会左右逢源的」,太天真了。没女人缘的男人,就算被围在五千七百万个女孩之中,还是没人要的。
-
-  而且我觉得就算周围有很多女孩子,那又怎么样呢?
--
我一边扯动着因流汗而紧贴在身体上的衬衫,一边从正门走进了学校内。往停车场的路边并排着樱花树,在另一头就是运动场。-
-
「哦~哦~,这么大热天的,真卖命啊……」
--
田径社的人们正在练习当中。
-
-  身为顾问的体育教师谷田部,是常见的「热血伪善的家伙」,也是我讨厌的教师之一。-
-
只要看见了我,无论如何,他都可能走近过来的,所以我还是别去看田径社练习的景象了,早点把事情办完吧。
--
而且,田径社还有存在我另一个天敌。-

-  幸好,今天不见人影……真是的,说起她啊……。-

-  「咏!」-
-
突然有很大的声音从正想起她的我的背后刺穿了过来。
--
我不禁吓了一跳转过头去,「她」就正在我背后。
--
她是名叫田中美沙的同级生。-
-
除了有张精神焕发的正经脸孔,还有以发带绑起的注册商标┃马尾。……而且还说过,这头发「只有在最心爱人的面前才会解开」以前我曾有因为没看过她除了绑马尾以外的发型,所以漫不经心地问她「你的后脑是不是有些秃头?」,而触及了她的痛处被「痛打一顿」的经验。-
-
总之一句,她是那种口气不好,出手更是快的粗线条女孩,特别令我不满的是,她从一年级开始就老是喜欢找上我。-
-
〔不过,要是说到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缘由,其实是猜想得到一些的……〕不管如何,实在是很没趣的。-
-
「你来做什么啊?」-
-
穿着田径社的制服而手插腰站着的美沙,已经是一副要来找喳的样子。-

-  「你该不会又是想来偷窥的吧?」-
-
「谁会在这种大热天,来偷窥你啊?或着,你该不会很希望我来看一看你的吧?」-
-
我还是像往常一样地调侃她。一直注视着,她被称做是田径社「小鹿斑比」修长的腿,我是不知道什么是斑比,不过……的确是很美的腿。
-
-  「你……这家伙……不要用下流的眼神看,混蛋!」-
-
她脸都红了说着。-
-
这个「以认真眼神注视的攻击」,初次在田中身上使用,但似乎相当有效果。我接着继续进行惹她厌恶的举动。-
-
我看着她的胸部,一直注视着。虽然一向把田中当做男孩子看,但该凸的地方她还是凸着的。不,她的胸部比想像中还要丰满得多。
--
「有完没完……」
-
-  在铁拳就要挥过来之前,我注视着田中的眼眸。在闪亮的清澈眼眸深处,映照着我的脸。
--
「你很可爱呢,美沙。来,跳舞吧。」-

-  「跳,跳舞?」-

-  「是啊。今晚两个人在一起到早上……都要一直在一起哦。」
--
田中说不出话来。原本微微红晕的脸颊,一下子全红了,令人觉得好笑。「我跳安来民谣,你跳花笠音头。」-

-  「音、音头?」-
-
「我说啊,夏日庆典不是从今晚开始吗……要不要一起去跳盆舞啊?」
-
-  在哇哈大笑的同时,可以看到田中的表情渐渐变了样了。
-
-  ……。不好了!玩过头了。-
-
「我杀了你!」
--
田中吐着危险的语句猛然地追了过来。
--
「哇哈哈哈,再见了,「帮浦」小姐。」
--
「别再来了,混蛋的咏!」-
-
我蒙受田中的骂声和砂尘,逃进了校舍里。
-
-  扯着衬衫啪达啪达地透风,直接把脚伸进鞋柜换鞋子。
-
-  「悭村同学。」-
-
嘶哑的女性声音叫住了我。-
-
「啊,真子老师。好久不见了。」-

-  正从正面楼梯走下来的是真子老师……校医斋藤真子。是先负学园的第一美女,容貌秀丽,知性而端庄,充满了成熟魅力。
-
-  而真子老师就住在车站前的药房「斋藤药局」,我因为从以前就常去买些膏药什么的,所以和真子老师就亲近了些〔其实比起真子老师,她的妹妹亚子和我更熟……〕。
--
「暑假开始之后,就没看到你了。亚子也在担心你「是不是在家里腐烂掉了呢?」」
-
-  把文件夹在腋下的真子老师,有着令人似乎可以忘掉这闷热的清爽香气。「啊,哈哈……没事的,我很好。」-

-  虽然沈迷在真子老师的香气里,我还是浮出了苦笑。-

-  「在家里腐烂掉了」的确是亚子会有的想像。这让我想起一年到头都一脸无聊在店里的亚子。-
-
「是去旅行了吗?」
--
「不,一直在制冰工厂打工。……老师有去哪里旅行吗?」
--
「不,暑假开始有很多事要忙啊。而且,现在田径社又在准备夏季大会啊。」-

-  真子老师说着竟叹息了一声。看来是有相当烦心的事。-
-
「亚子也是……那孩子,从来没有出外玩过啊。」
-
-  「哦……」-
-
那是不健康的。-
-
「悭村同学,有时间的话,就到亚子那边去看看吧。」
-
-  「呃,好的。」
-
-  我点了点头,真子老师也对我眨了下眼,就轻挥着手说「再见了……」走向保健室。
--
目送着真子老师背影的我,真的很想跟到保健室去逛逛,不过今天可不行。我得要到办公室去和级任老师谈论毕业后升学就业的事。
-
-  从办公室流出的凉爽空气,让人觉得像是活了过来。
--
在为数不多的教职员之中,我找到级任老师的人影。
-
-  「芳子老师…」-
-
级任的芹泽芳子抬起头来看了这边。
-
-  在犀利的相貌中,银色镜架的眼镜似乎更显眼。
-
-  「悭村同学,不能叫芳子老师,要叫我芹泽老师。」
-
-  非常冷淡地回应,芳子老师似乎不知道「梅子」的故事。-
-
「升学就业的事,你都考虑好了吗?」-
-
「……是的。」-
-
我觉得我像个傻瓜一样。
--
「你要升学呢,还是就业?」
--
「呃……大致上还是想考一考大学。」-
-
「大致上?」-
-
芳子老师的眼镜又闪亮了一下。
--
「不,不,我要考大学!」
-
-  在芳子老师无言的压力下,斩钉截铁地说了。要是不这么说,她不会接受的。
-
-  其实我在高中毕业后,已有打算要做的事。
-
-  为了不让她多操心,我提出几个志愿学校。反正到时候只要先入学,再马上申请休学就行了〔当然,也有可能根本考不上〕。-
-
「是啊,悭村同学虽然散散的,成绩倒还不差。好好用功的话,我想一定没问题的。」
--
芳子老师和蔼地微笑后,倒了杯茶给我。
--
「啊,谢谢。」
-
-  我喝着茶,漫不经心地看着老师的桌面。整齐的办公桌上,摆设了相框。那是富士山的照片。-

-  看来芳子老师的喜好似乎有些老气。-
-
无关于我的疑惑,芳子老师很开心地在喝茶。仔细一看,她所爱用的茶杯上,画着一朵很大的郁金香。
--
我忍住不笑出来,觉得级任老师很可爱。-
-
她总是在白色衬衣上,穿着整齐的套装,所以大概没人发觉到…
--
…芳子老师是相当有女性魅力的。
-
-  但不为了让男学生多加注意,故意打扮得令人看不出身材。
--
然而,她却会不经心地叉着腿坐着,这就是芳子老师糊涂的地方……现在也正把那漂亮的腿交错着。
-
-  「……………………」
--
我不由地凝视着。-
-
黑色丝袜包着柔嫩的大腿,而在那深处,在那裙子深处的阴影之中,飘来了些妖艳的女性气息。-
-
呃,不行!我开始想起什么女教师和男学生禁忌爱情之类的不正常想像了。-

-  认真而热心的芳子老师,对喜欢的男人也一定会以相当的热情应对吧。-
-
「要是忍不住了,在口中释放也不要紧的……」
--
〔什么?〕被轻声这么说的瞬间,我在芳子老师的口中释放出大量的白色液体。芳子老师美丽的眉梢微微颤动下,把它喝了下去。-
-
虽然大量发射过了,我的本体还是没有萎缩。-
-
在完全享用芳子老师美丽的肉体之前,还是一直保持着凶猛。-

-  我把向天花板直挺的本体压进芳子老师胸间的山谷。丰满的乳房包容着我,温柔地拨弄。
-
-  我开始进行正事来回报芳子老师。-
-
芳子老师也照我的要求采取了姿势,我从各种角度突刺。
-
-  最后,芳子老师开始求饶了。-

-  「不行,我已经忍受不住了。」
-
-  但是我不放过她。我让芳子老师哀叫,无数次地升到了绝顶。-

-  不久感官到了极限,发出哀叫而失去意识的芳子老师令我觉得怜爱,而我也总算得到了满足。
-
-  含着老师的乳头,进入熟睡的那种舒畅……实在无法形容。-
-
「悭村同学……悭村同学……!」
-
-  「是…………!」-
-
糟糕,我完全沈迷在幻想中了。
-
-  「怎么了?脸很红啊。」-
-
回过神来,芳子老师正以疑惑的脸注视我。……〔幸好她不是看着我的下半身。〕「没什么,太久没见到芳子老师了,高兴得令我觉得昏眩……」-

-  这种时候,还是说个最接近事实的谎话比较好。
--
「悭村同学,再乱说话,老师会生气哦。」
--
果然,芳子老师瞪着我了。
-
-  「不,要是芳子老师不在身边,我就会觉得不对劲。啊,啊,这么漫长的暑假,不如消失掉好了!」
--
「想不消失掉吗?」-

-  芳子老师的眼镜更加闪亮了
-
-  「……呃,那该不会是要……」
--
「参加补习的话,就能每天都在一起了啊。」
-
-  「呃!」-

-  似乎是错觉,芳子老师好像在「呵呵呵」地笑着。
-
-  「我、我也该告辞了!」-

-  我以音速收起了股间的帐蓬,就此逃离了办公室。-

-  水滴溅起的飞沫在阳光下闪耀着。
-
-  游泳池的水泥地反射着炙热的阳光,令人目眩。-

-  我把手架在额头上,眯着眼皮,「嗨!」
-
-  是担任游泳社社长的木村喊了我。
--
「你又来啦。带了入社申请书吗?」
-
-  「没有,今天还是来观摩的。」-
-
「舞她已经来了……也罢,只是看的话就不收费用吧!」-
-
他笑着拍了拍我的后背。
-
-  被向前推了二~三步而站在池边的眼前,有位女神。-

-  女神现在正从水中浮上来。
-
-  从摇曳的水面鲜丽地挺立而起的身体,伫立在耀眼的光芒中。
--
将手上拿的浴巾披在肩上,女神微微仰望了天空。-

-  在泳装制服外露出来的肌肤是清澈的白皙,一点污点也没有。
--
彷佛是,完全不会感受到日晒似的美丽。
--
取下泳帽后,优美的长发飘然地在风中散开。-

-  樱木舞。
--
从就读这所学校起就一直憧憬着─我的女神。-
-
不,我想绝大多数的男学生,都有这种想法吧?-
-
她的美、她的温柔、她的优秀、她的家世……从任何一点来看,都是个完美的女孩。
--
「能解救最爱的女人,只有你自己……」-
-
突然,我脑里回想起占卜婆婆的话。-

-  是啊。我在这学园中,打从心底所爱的,就只有这个少女而已〔难道……这个樱木舞……会死?〕「不可能的……」
-
-  樱木舞似乎看见了因为想起这种蠢事而苦笑的我。
--
轻轻地、微微地挥手,对我微笑。-

-  我也急忙对她挥手,感觉自己的血液都集中到头上去了。-

-  反正这么大热天的,就算有些脸红也看不出来的。
-
-  「我看得出来哦。」-

-  似乎看出我的心思似的,木村说了。-
-
「罗嗦!」-

-  我给了他一记轻轻的肘击,把木村推进了游泳池里。
--
「噗咚」,掀起很大的水花。-
-
糟了,根据我的《阿咏极秘情报资料》,樱木舞「讨厌粗暴的人」。-

-  「悭村!」
--
木村像个河童似地浮了上来。-

-  「哎呀,因为天气太熬了,我想让你清凉一下……抱歉抱歉,是我不好。」-

-  我伸出手去。
--
稍微瞄了一下,樱木舞愉愉笑了。
--
太好了。看来她并没有觉得我很粗暴的意思。-

-  「是吗……我看你似乎比我还热呢。」-

-  木村突然拉住我的手。一难去了又来一难。可不能在这边成了落汤鸡。至少在樱木舞面前,是不能出丑的。-

-  「呃嗯,呼!」-

-  我在池边撑住站走了。-
-
「好啊,悭村加油!」
--
「部长,努力点!」-

-  游泳社的人嘻闹起来。真是叫人为难的家伙们。
--
只有樱木舞不安地在看着这件事的结果。真是温柔啊。
-
-  才不会输了。-
-
「呃啊啊!」-

-  正当我要使出蛮力把木村抬起来的时候,「悭村。又是你啊……」
-
-  传来一阵冰冷的声音。-

-  瞬间,我和木村不再玩耍了。木村露骨地浮现出不愉快的表情,我也一样。只听声音,就知道是谁了。那是我们在这学园中觉得最「厌恶到极点」的家伙。-

-  相原健二。就是那种男人厌恶、女人喜欢的那种讨人厌的俊男。说起来,对女孩子而言或许就是男性版的樱木舞吧,但可别把他和我们的女神混为一谈了。-

-  若樱木舞是纯金的女神,相原健二就是镀金的铜像,哪一天剥落了,就只剩绿锈遍布……的那种家伙。-
-
总之,一切都只是「虚有其表」。-
-
唯一可令人公认的,只有「对女孩子下手很快」这个事实而已他所看上的女孩子,就算是别人的女朋友,他也会抢走,实在是不能掉以轻心。
--
就像去年转学来的A班名叫三田花奈的女孩,在刚来的那一天中午就被健二泡上手,放学后就在校舍后面做爱了〔有目击者……
-
-  就是我〕这么不洁身自爱……实在是可悲啊。
--
但是那个色魔健二也有追了三年都没有到手的女孩。
--
那就是,樱木舞小姐。尝到苦头了吧。
--
健二向樱木舞求欢,但似乎都被随便地应付了过去。真叫人痛快。-
-
「舞、舞……」好像自己女朋友似的叫名字,真是厚脸皮。就连我也只叫她「樱木同学」呢,像他这种下流的暴发户阔少,该称舞为小姐才对!
-
-  虽然不想看到他的嘴脸,我还是回头去看了。-

-  跟平常一样以蔑视人站着的健二,以厌烦的眼神看着我的脸,突然拨了下头发。那是只有在漫画或卡通才看得到的耍酷的行为。-

-  「别像小孩子一样,会弄脏游泳池……」
-
-  他宣示了。-
-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  虽然不想让樱木舞看到这个样子,但是对健二这种家伙要是该说的话不说,以后他会更得寸进尺的。
-
-  虽然理会这种人是很蠢的事,但我还是面对着健二直视。-

-  「穿着衣服和鞋子掉下去的话,水会弄脏啊。这种事也不懂吗?掩饰着狼狈的脸色,健二讲些似乎很合情理的事,来粉饰过去。「我和木村又不是玩真的。只是闹着玩而已。」
-
-  向木村轻挥了一下手,我离开了。虽然听到健二的咋舌声,但我不想再和那种蠢少爷多牵扯了。
-
-  在太阳强烈的照射下,我在地上形成一小点的影子,越过校庭田径社似乎已经结束练习了。-
-
「果然是来偷窥的嘛……」
--
突然被不高兴的声音叫住了。-

-  又是田中美沙。
-
-  田中手叉在胸前,靠在樱花树上。从叶缝里洒下的阳光将她苗条的身体各部位映照了出来。-

-  「才不是偷窥,是观摩。」
--
因为健二而一肚子不高兴的我,冷淡地回答。
-
-  「观摩什么啊……」-

-  我不理会在嘟哝的田中,从旁边走过去。不知道是想到什么了,田中摇晃着马尾跟在我后面。然后,「……夏日祭典,你会来吗?」
--
怎么突然问个怪问题呢?
--
「也许明天晚上会去吧……反正闲着?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个?」
-
-  「没什么。我是想,你要是不来的话最好。」-
-
「为什么我不去祭典就比较好?」
--
天生别扭的我,听到「不要来」的话,就无论如何也要去了再说,没理由就说「不要来」,多少也会觉得不愉快。
-
-  我向前踏一步,把脸伸了过去,田中把脸转另一边。-
-
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的家伙,不过她似乎觉得有点过意不去了。
--
鼓了一下嘴后。-
-
「因为我会穿夏季的和服去啊。」-

-  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  「哦哦,夏季和服啊……」
-
-  原来如此。对田中而言,因为平时都这个样子,所以不想让我看到「有女孩气息」的夏季和服。这可有趣了。我故做样子地环视了一下田中的全身,对她笑了。-

-  「果然还是嘲笑我。所以我才讨厌啊!」-

-  田中像煮过章鱼似地通红,她生气了。
--
「我可没有嘲笑呢。太好了、太好了,想到田中穿夏季和服在擂鼓台上敲打祭典太鼓的样子,可真的叫人要着迷了。」
--
「太鼓?」-
-
在田中张着嘴的空隙,我如同脱免似地逃走了。跑出校门外的瞬间,背后听到了田中喊着「混蛋东西」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