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深夜的访客
深夜的访客
 
   凯瑟琳狄普生拖着疲乏不堪的步伐,跟随在丈夫布莱恩身后,一心一意只企盼夜晚来临前能抵达露营营地。几
天来都是布莱恩选择路径领着他们走,虽然早已又热又脏又渴又累,不过凯瑟琳和他们的儿子雪夫依旧默默的跟随
布莱恩继续向前迈进。
  炙热的阳光不仅无情的由上面照射在凯瑟琳的肌肤上,更且毫无顾忌的从石头上的亮点反射回来,再一次给予
皮肤严重的考验。凯瑟琳听到身后的雪夫似乎气喘嘘嘘的咕哝着什么,停下脚步转头由肩膀望去,看着儿子往自己
这里攀爬,心底不由羡慕起儿子那副身强体壮的年轻躯体。观看一会儿,然后带着欣羡的心情掉转头,继续登走炙
热刺眼的石头路。
  凯瑟琳不但感到汗水汨汨如雨,而且流向她一双豪乳的乳沟来,衬衫和短裤早已因为努力登爬这段陡峭的石头
路被汗水湿透了!
  在四周炙热岩石的烘烤下,短裤不但紧紧黏住屁股,而且一直摩擦着她的胯部,更难堪的是同时还把敏感的阴
蒂摩擦的坚挺起来,一整日下来,早就让凯瑟琳发浪的快要失去控制大叫出声了。
  这种状况要是不能在短时间里停止的话,凯瑟琳心里真害怕,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阴蒂快感的侵袭,忍不住就
在儿子面前强迫丈夫和自己做爱,那可就丑态百出啦!
  就在凯瑟琳和情欲不断的奋战挣扎中,他们三人越登越高、越登越高,陡峭的斜坡终于走完,路势慢慢变成平
坦。
  「我想今晚我们就在这里选一块较平坦的地方过夜好了!」布莱恩站住脚,尽量控制因攀爬带来的喘息,然后
趾高气扬地说:「附近应该会有溪流让我们取水用的!」「跩什么?好像是胜利者的口吻?」凯瑟琳低低声咕哝着,
摇摇晃晃的倚住一棵树干上,噗通一声滑坐到地上:
  「还不是太累无法再前进了!」夫妇两静静的看着雪夫在小径上一步一步的努力攀登,经过一番奋斗,终于也
艰难的走到了。
  「噢!」雪夫不断喘息着,想要平抚自己的呼吸,把大沿帽像镖客一样的背在背后,真不知这次的渡假决定到
底对不对?……「喂,女人!你喘够了吗?」布莱恩笑着说:「如果喘够了,我来搭帐篷,你去捡柴火。太阳就快
下山了,我们需要一些木柴来生火!」凯瑟琳坐在树下,看着布莱恩打开背包拿出帐篷来,她才刚刚感觉到汗水慢
慢的干下来,皮肤又涩又黏的非常难受,无奈又厌恶的白了布莱恩一眼,心不甘情不愿的站了起来。
  「我想顺便找找看有没有你说的溪流。」凯瑟琳对着布莱恩说,然后拍拍屁股的尘土,转过身迈着蹒跚的步履
离开营地,往五十码外的树林走去。
  「不知是仅能喝口清水的小溪流?还是大一点能够洗洗一身的脏?」凯瑟琳边走边低声嘀咕着。
  想到雪夫已经在帮忙找柴火时,布莱恩站起来朝凯瑟琳大声叫喊,同时擦拭着额头的汗水,可是凯瑟琳已经快
到树林了。虽然,远在树林那头,加上满身汗臭、尘土,可是凯瑟琳的身影依然十分诱人。
  望着可爱的妻子步向树林,布莱恩的心底如此暗暗告诉自己,同时老二也激情的慢慢硬了起来。
  凯瑟琳的臀部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不但迷人,更让人想入非非,布莱恩激赏的摇一摇头,万分勉强才将自己
拉回手上的工作中,藉以将诱人的影像赶出心中,尽早把帐篷搭起。
  走近小树丛时,凯瑟琳听到雪夫正在找柴火的沉重脚步声。
  「喂,儿子!」凯瑟琳大声的疾呼,同时快速的捡几支大树枝,放到较阴凉的树荫底下:「你有发现溪流吗?」
「有啊!」雪夫望见母亲从树丛里出现时,不禁露齿开怀的笑出来:「那边有一个不错的水池,我们不仅能取饮用
水,甚且可以浸泡身子,大概有三至四尺深,又不会很冷,能有这个池子真好!」「那我想晚餐后我要到那里浸一
浸我的脚!」凯瑟琳的肌肤已经脏黏的非常难受,想要好好的洗个凉水澡想得快发疯了!
  「只不知道能不能忍那么久?」她叹息着说,感到只要一说话,肌肤上的砂、盐都会擦痛她。
  「也许我应该回去拿衣服,当你们整理营地时,我来浸泡浸泡一下子,然后我准备晚餐时,换你们男生来洗!」
「那当然好啊!」雪夫说着,跟随妈妈走出树林,往营地回去。
  雪夫手臂中搁满着木头,走在妈妈身后,看见妈妈结实、浑圆的屁股,随着脚步而一前一后的扭摆,情不自禁
的引起暇想,虽然知道这是不对的行为,可是却无法控制自己,犹其是凝视着妈妈又短又紧的短裤所引起的撩拨,
让他忍不住老二胀硬起来!
  「噢!棒!」由于雪夫已然专注于欣赏妈妈屁股的扭摆,当一个大摇摆出现时,竟然忘情的低声喝采。
  「什么?你说什么?」凯瑟琳停下脚步转身问着,看到儿子吓一跳,手臂里的柴火差点就掉落到地上。
  「没,没什么!」雪夫含糊的回答,差点被抓到在凝视妈妈的屁股,让他感到有点儿害臊。
  「小心一点!」凯瑟琳一面叮咛一面感到奇怪,儿子的脸为何那么红?
  「我不是跟你说不用全部带下来吗?」「没关系!」雪夫回答妈妈,并且利用重新拿好木头的空隙,让自己稍
微平静下来。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目光由妈妈令人兴奋的「景观」上移开,愉悦的跟着妈妈的步履前进。可是尽管他努
力尝试、控制,还是无法把目光从妈妈浑圆又迷人的臀部处完全转移离开。好不容易,雪夫才没再丢落木头出丑,
蹒跚的跟着妈妈回到营地。
  「谢天谢地!」雪夫松了口气,还好妈妈没发现儿子被她的「玻璃」逗弄得老二硬翘,刺激、兴奋、难堪。
  凯瑟琳缓步走近营地时,布莱恩立刻迫不及待的问:「找到溪流了没有?」「当然啦!」凯瑟琳笑着回答,同
时心里热切的渴望立刻享受清凉溪水洗涤肌肤的轻快感觉说:「我计划你们父子搭营帐时先去清洗清洗,然后我准
备晚餐时,再换你们男生去,可以吗?」「赞!赞!」布莱恩咯咯的笑着:「我也想把全身洗的一干二净呢!」凯
瑟琳翻遍自己的背包,终于找出一件皱皱的干净短裤,然后是一件小小的适配的休闲衬衫,袜子、浴巾。斜转头,
发现他们父子正忙着搭建营帐。
  「我可以洗三十分钟才回来吗?」凯瑟琳对着布莱恩说,同时充满暗示性的贬贬眼睛。当布莱恩回过神来时,
凯瑟琳已经走向矮树林去了。
  「洗干净点,宝贝!」布莱恩微笑着在她背后大声说:「我会在这里等你的!」父子两都停了手上的工作,目
不转睛的注视着凯瑟琳一扭一摇,一摇一摆的走下小径,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树林里。
  虽然父子都闷不坑声,可是却极有默契的想着相类似的一件事。儿子贪身旁婪的欣赏妈妈美丽迷人的臀部时,
父亲则思索着用什么方法能在儿子在身旁的状况下,还能和可人的老婆上床燕好。
  接着他们继续回转未完的工作,布莱恩迅速撑起帐蓬,将睡袋铺到帐篷内,此时雪夫也升起营火,火舌霹啪作
响。
  爸爸结束工作就迈开脚步朝树丛走,准备到溪流去,当离开营地约五十至七十五码左右,雪夫立刻奔向另一端
的树林,同时斜转头望着营地,直到看不见营地才转回来,小心翼翼的走到溪流边,把自己隐藏在河岸的树丛后,
偷偷摸摸的移动、探视,直到听到妈妈在池中泼水的声音为止。
  雪夫蹑手蹑脚的往池边缓缓接近,走到最池沿的树丛后,近得能清晰听见妈妈在水里一面洗澡一面哼唱歌曲为
止。提心吊胆的伸手拨开树枝,缓缓的把挡住视线的叶子分开,往池子里窥伺。望见妈妈时他已经近得快掉到水里
了。
  妈妈全裸体站在池边,池水仅及膝盖,凝视着妈妈的裸体,雪夫不禁贪婪的吞了吞口水,目光立刻被胸前巨大、
浑圆的乳房所吸引。只要她一动,两颗乳房也跟着摇摆、抖动,当然雪夫的老二也被这状丽、宏伟、迷人的乳房所
憾动,马上坚挺翘硬顶住裤子。
  雪夫暗想世上再也没有比它更漂亮的东西了,好似两座肉做的圆锥山峰,又像粉红色大里石雕刻的艺术品。更
像漂亮的玫瑰色杯子倒覆着,顶上点缀着一颗紫葡萄,就是乳头,从中心点目空一切的突起。
  雪夫目不转睛的看着那漂亮的乳房,看着它们随着妈妈勺水冲洗而不停的扭摆、颤抖,整颗心几乎被诱惑的快
跳出来!
  雪夫忘情地、尽情地欣赏妈妈迷人、壮丽的乳房,看的忘了一切的存在,直到惊觉时间可能不多时,才勉强的
将眼光移开,转向平坦的腹部,然后看见湿淋淋尚在滴水的纠结、卷曲的棕色阴毛,遍布在阴阜上,好像一座充沛、
扭结的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