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和男友的真实体验
我和男友的真实体验
 
   和现在的男友相识是通过其它朋友,基本上我是个不喜欢到处闲逛的人,所以结识新朋友的机会是少之又少,
和他的认识也算机缘巧合吧,在那之前我也有过几个男朋友,不过都是「泛泛之交」,大概是年纪小,也可能是没
那么喜欢,所以,直到遇到现在的男友……
  大概是在认识半年之后,第一次到他家里去过夜,他是个很直接的人,脾气也很硬,事后我问他,如果我一开
始拒绝怎么办?他说那他就搬了被子去客厅睡了,然后再也不碰我。
  那天谁也没说什么,我先钻进被子看电视,因为是夏天又刚刚洗完澡,只穿了件吊带背心和内裤,虽然天气很
热,可心里难免有些紧张,所以还是拿了条薄毯披在身上。他洗完澡走进来,也只穿了条内裤,我不知道眼睛往哪
里看,死盯住电视机,我想我大概脸红了,他坐在床边,捏了捏我的鼻子,笑道:「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着他
转过身去在抽屉里找着什么,大概是避孕套吧,我想。
  离开他的视线,我才敢偷偷的看他,他身材真的不错,以前练过健美,肌肉线条分明,背部宽宽大大的,看起
来很有安全感,每次被他抱着,都有一种不想离开的依恋感。
  他果然是在找避孕套,扔在床头柜上,便躺在了我身边,我还傻傻的看着电视,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一开始我
们闲聊了几句,不到一会,他就不安分的凑了过来,支撑着上半身趴在我身上,接吻,我心里扑通乱跳着,虽然有
心理准备,可真的开始了,却不知所措了。
  他撂起我的背心,整个乳房裸露在了他的面前,我闭着眼睛不敢看他,也不想让他看到我的表情,用手捂住脸
把头侧到一边,心里小鹿乱撞,已经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他一开始轻轻的揉着我的乳房,忽然,我觉得乳头湿
热湿热的,慌乱中看了一眼,发现他正用舌头在上面打着卷儿,吮吸着,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蔓延起来,我听到
轻轻的呻吟声,竟是从我自己的喉咙里发出来的。
  他的手,从脸颊到脖子,从乳房到下腹,在我身上到处游走着,我一动也不敢动,不知道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在他的抚摸下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整个人飘飘然的。他趴在我身上,在我耳边喘息着,说了声:「老婆,你好软。」
便紧紧的抱住我,几乎让我透不过气来,这才觉得有一样硬邦邦的东西顶着我的肚子,不竟脸红耳热,越发难堪了。
  他脱下自己的内裤,也除下我的,然后重新压在我身上,抓着我的乳房,逐渐加大了力度,揉搓着,用嘴封住
我的唇,舌头纠缠着。我们紧紧依偎着对方,恨不得合二为一。我喉咙里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但拼命忍着不想让自
己叫出来,他似乎感觉到了,说道:「想叫就叫出来,没事。」说着,另一只手伸到我的两腿之间……
  他的手指先是在门口动作着,拨弄着小阴蒂,一会儿便试探着往里送着,我浑身都僵硬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就
像沙子进了眼睛,一个劲想逃,可是他的力气好大,我只好忍受着。他的动作很轻很慢,手指在阴道口进进出出,
并没有很进去,逐渐的,不适的感觉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令人颤栗的快感,甚至可以感觉到有一股热力从
私处向外发散着,我终于忍受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
  一会儿他艰难的从我身上离开,我不知所措的望着他,他往我下面摸了摸,我浑身一颤,连声叫道:「不要看
我,好难看。」
  他笑道:「老婆,你的样子很好看。」说着,伸手准备分开我的双腿,不知道是出于第一次的恐惧还是害羞,
我有些抗拒,他凑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道:「别害怕,放松,你看,已经全都湿了哦。」说着,他把手指放到我
的面前,果然都是淫水,我脸红的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他停下来,往床头的地方看了一眼,问道:「老婆,我们不用套好不好?」我诧异的望着他,犹豫着,「可是
……」
  他接着说:「因为是你的第一次,不要用那些东西比较好,不然你怎么感觉得到老公呢?」我想了想,没有作
声,算是默认了。
  我平躺在床上,叉开双腿,心跳的更加厉害。他用他的胸膛贴着我的乳房,我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声,在我耳边
喘着热气,硬硬的鸡巴顶住我的私处,上下挪动着。
  我闭着眼睛,死命的抓住他的肩膀,大概是第一次所以找不对地方,蹭了半天也进不去,老公只好用手轻轻的
夹住自己的龟头,送到我的阴道口,用手指扳开两片小阴唇,慢慢的把阴茎往小穴里塞,我只觉得一个热热的东西
开始刺进我的身体,他放慢了动作,问道:「痛吗?」我讲不出话,咬紧嘴唇不让自己叫出来,只是摇了摇头。
  他继续向前挺着,我觉得阴道口刺痛刺痛的,就像被撕裂了一样,里面涨涨的好难受,他每进一点这种感觉就
加剧一倍,我终于忍受不了,大叫起来:「好痛!」
  他连忙停下来,我泪眼朦胧的看着他,他心痛的说:「很痛吗?那我们不要做了。」
  我看着他的眼睛,满是关切,心里忽然觉得很暖和,努力让自己微笑起来,只说了句「没关系」。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继续往里送着,他的鸡巴又硬又粗,慢慢的插着我的阴道,并不急于进去,一只手又开始
摩擦着前面的小阴蒂,一阵阵的酥麻,竟弄得我淫水又流了出来,痛苦的呻吟逐渐被愉悦的喘息所代替,我几乎已
经失去了意识,虽然仍然觉得涨痛,不过却比之前好了些,大概是淫水渐渐增多,里面滑了许多。
  忽然,他腰往下一沉,一鼓作气的冲了进去,一时间,我痛得眼泪都快掉了下来,而他,则满足的叹出了一口
气。接着,我们都没有动,他轻轻的吻着我,「老婆,我进去了。」
  隔了几秒钟,疼痛没有那么剧烈,他开始缓慢的抽送起来,我的身体随着他的抽送前后晃动,开始不由自主的
叫着,他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进进出出,每一下都感觉像是顶到了肚子,小穴里被涨的满满的,淫水横流。
  我听到肌肤相撞的声音,一开始非常温柔,渐渐的越来越快,还有他的呼吸喘着粗气,喉咙发出愉悦的声音,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不知道是因为痛还是刺激,肆无忌惮的大声呻吟起来。
  他加快了抽插的频率,我浑身颤抖着,抓着他的手臂,不停的叫着「老公,老公,老公,」而他,则用更加激
烈的行动响应着我,每次都把阴茎抽出到只剩龟头在里面,然后尽根猛的插进去,「老婆,你的里面好紧。」我们
疯了一样的前后动作着,下面湿了好大一片。
  就这样,不知道又抽送了多少次,他忽然急促的说了一句:「老婆,我要射了。」伸手抓住我胸前的肉团,大
力的揉捏着,腰部的动作越发粗暴,顶的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随着他剧烈的插送,我的叫声越来越来大,就快承受不了他炙热的肉棒了,毕竟也是第一次,疼痛的感觉若隐
若现的一直没有消失,我只好叫道:「老公,我不行了,受不了了。」可每次都不等我把话说完,他就用力顶了上
来,插得我花枝乱颤,只能张着嘴巴「啊啊啊」的叫着。
  突然,他整个人都停了下来,用鸡巴死命的塞住我的小穴,往前挺着,里面火热火热的,我也已经浑身无力,
只能瘫软在那里,不一会儿,听到他发出几声异常满足的呻吟声,便趴在我的身上,紧紧地抱着我,一动不动了。
  我听到他的心跳飞快,整个人的重量都在我身上,自己也是全身麻软,特别是私处,这才明显的感觉到一阵阵
刺痛。我们都平静了一阵,他才撑起自己的上身,故意上下打量着我,我被他看得又开始脸红,想跑出他的视线,
却被他结实的臂弯紧紧的抱住。
  「坏蛋,放开我。」
  「怎么放?小鸡鸡还被老婆夹着呢。」他笑着把脸凑了过来。
  「那你拿出来啊。」我又好气又好笑。
  「诶,怎么还是硬的,还能做一次诶。」
  我哭笑不得,只能求饶。
  闹了一阵,他终于把他的宝贝抽了出去,清理干净,「好象有一点红红肿肿的,对不起老婆,我刚刚太用力了。」
他小心的帮我检查着,「没事,没有流血了,还疼吗?」我摇了摇头,钻进他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的味道,忽然觉
得有些异样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哭,只好把头埋在他的胸前,没有说话。
  「怎么了?」他抬起我的脸,不安的问着,「还在痛?」
  「不是的,只是……有点尴尬。」我不好意思的笑了。
  「小傻瓜,尴尬什么,你是我的。」他在我耳边近乎蛮横的说着。
  男人和女人也许就是这样,体温相抵之后,便各有各的心事了。
  很爱很爱你,所以给了你。
  你呢?
  我和男友的真实体验之二高潮
  自从和男友有过第一次后他就不再隐藏他的欲望了,那天被他破处之后,半夜里醒来又做了一次,后来起来洗
澡,走路的时候觉得下面生痛生痛的,几乎快迈不开步子。
  说实话,那个时候我还什么都不了解,也不太清楚所谓的男人的性冲动到底是怎么回事,在家里他就希望我只
穿一件背心和裤,反正天气很热,我也没特别介意,可是这样,真的就是毫无防备,随时给他侵袭的机会了。
  第二天,我在厨房里洗碗,他本来在一旁和我说着话,忽然从后面抱住我,双手捧着我的乳房轻轻的挤压着,
开始的时候是隔着背心,不一会儿就熟练的滑了进去,用整个手掌挑逗着乳头。
  我被他弄得有些脚下发软,明显感觉到了他涨起的肉棒贴着我的股间,「不要啦,人家在洗碗。」我扭动着身
体,却不知道这样给了他更大的刺激。
  他变本加厉的用大肉棒一下下顶我的屁股,说着:「老婆的小乳头也突出来了,舒不舒服?」
  我有些眼晕,只能用手支撑着水槽,不让自己滑下去。脸上又起红潮,呼吸慢慢的急促起来。
  他空出一只手顺着腹部一直滑到我的内裤里,另一只手引导着我触碰到他的阴茎,我立刻像触了电一样的弹开,
虽然和他已经做过两次,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正式看过他的鸡巴,别说摸了。他不让我逃,抓着我的手又放了上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居然把自己的内裤弄了下去,直接让我摸到了他涨大的阳具。
  我面对着水池,什么也看不到,只觉得被他搔的意乱情迷,手里握着他的阴茎,好热好热,顺着又粗又硬的肉
棒爬上去,有一圈软软的东西,听说男人最敏感的地方就在这里,我好奇的用手指捏着,指腹轻轻的摩挲划圈,握
着它上下套送。
  他也不闲着,一只手钻进我的内裤,顺着大腿根部,直到肉缝,里里外外的摩擦着,时不时的掰开阴唇,故意
碰一下前面的小花蕾,另一只手则攀在我的乳峰上,逗弄着已经坚挺的乳头。
  厨房里,急促的呼吸交织着,我忽然觉得手指上一股粘湿,他呼出的热气在我的耳边徘徊,说道:「小坏蛋,
老公的水都被你玩出来了。」
  我吃吃的笑起来,他故做生气,「不许笑,你也一样,下面流个不停。」说着一只指头趁我毫无防备的插了进
去,我不禁大叫了一声,再也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瘫软在他的怀里。
  虽然只是一根指头,可是对于初经人事的我,已经是不小的刺激了。
  「不要在这里,拿……拿出来啊。」我央求他。
  他没有说话,吻着我的脖子,肩膀,手指继续往里抽送,插进去的时候还有节奏的抖动着。
  「老公,别……别这样……」我无力挣扎,只能喘息。
  「要不要?」他硬邦邦的肉棒隔着我的内裤顶着我的屁股,不断的挑逗着。
  「不……啊……啊啊……」一些液体从下面不断的涌出来,我逐渐有些把持不住了。
  突然,正当性致高昂的时候门铃不识时务的大响起来,他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却还是抱着我,铃声仍然锲而
不舍,他低声骂了一句「妈的,谁啊」,才恋恋不舍的放开我,穿好了裤子。
  我长吁一口气,连忙跑到房间里,因为在家里都穿的很少,所以来人的话我一般都会窝在卧室里看电视或者换
了衣服再出去,听到他在外面开了门,好像是住在附近的朋友,也许他们要聊一会吧,我也不想出去,于是蜷在床
上打开了电视。
  想起刚刚一幕,还是有些脸红心跳,我趴在枕头上,尽量让自己舒展开来,昨天晚上,我在这张床上把自己给
了他,很难说清楚心里是什么滋味,我的确很爱他,他成熟,健硕,体贴,对我比对他自己还要好,我找不出拒绝
他的理由,我也不是保守的女人,感觉如果两个人真心相爱,这些事情都是理所当然的,真正的爱情,不就是真爱
加性吗?
  可是,听过太多太多女人悲伤的故事,心里隐隐害怕,谁都不能保证一定会和最爱的人永远在一起,永远太远,
远到任何人都不敢轻易说出口。他的生活,和我的太不一样,如果不是那次机缘巧合,也许我们只会两个世界里继
续着各自的故事,没有交集,不会遇见,真的是缘分吗?我只能期望,老天爷啊,不要给我一个有缘无份的男人,
太残忍。
  早上醒来的时候看着他睡着的样子,均匀的呼吸着,我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觉得好安心,可是,我能
这样在他的生命中停留多久呢?
  想着想着,居然有些鼻子发酸,这时,一个熟悉的手臂圈住了我,轻轻的叫了声「老婆」,我转过头,用微笑
回应着,却掩饰不住眼角刚刚泛起的泪花,
  「怎么了?」他问。
  「没事。」我连忙擦掉眼泪,换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惹你生气了?」他有些着急。
  「不是,你很好,是我自己胡思乱想……他走了吗?」
  「走了。你都想了些什么?跟我说说。」他换了一个姿势,半躺在床上,把我抱在他的胸口。
  「没什么……只是……」我不想说,不想破坏我们的快乐。
  「有什么就告诉我,不要有心事。」他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在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吻。
  「……不知道我们可以在一起多久。」话一出口,就像一句咒语,终于忍不住掉下了泪。
  「我会很舍不得你的……」我继续抽泣着说着,把他抱的很紧很紧。我感到他用更加大力的拥抱回应着我,嘴
里轻轻的唤着「小傻瓜」。
  他擦掉我的眼泪,望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们结婚好吗?」
  我呆呆的愣在那里,没想到,他会给我这个答案。
  他继续说着:「等你毕业了,我们就结婚,然后永远都不分开了好不好?」永远,他在说永远。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我哭了,不是因为伤心,却是因为对现实无可奈何的怀疑。
  老公,我是多么想毫无保留的相信你啊。
  「相信我!」他似乎察觉出我的不安,把我搂在怀里。
  我感受着他的体温,他的味道,他那强健的臂弯里让人窒息的温柔。
  「从昨天晚上开始,你就该完完全全的相信我。」他的口气近乎命令。
  我闭上眼睛,只能感觉到他的气息。
  「你是我的,明白吗,我不许任何人碰你,除了我。」他抱着我,恨不得互为血肉。
  我点了点头,第一次主动吻上他的唇。
  上帝啊,如果我错了,就给我一个继续错下去的机会吧。
  他热烈的回应着,顺势把我拉到他的身上,也许是因为之前的抚慰,我们很快就进入了状况,他的鸡巴不消一
会就硬了起来,我的下面也湿了,我们的身体纠缠在一起,激烈的拥吻着。
  他很快褪掉自己的内裤,却只把我的裤缝拨到一边,刚好露出肉穴的小嘴,他撑着我的腰,说道:「老婆,来,
坐上来。」我偷偷望了一眼他的肉棒,毫不客气的往上翘着,几乎和他的小腹呈水平状态,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
到他勃起的阳具,心跳的越发厉害。
  「我……我不会……」我结结巴巴的说着。
  「没事,我教你,握着它。」
  我颤巍巍的伸手抓住他的鸡巴,一股温热从手掌传开,是他的体温。
  「对准那里,对,就这样。」
  因为他的阴茎几乎是贴着小腹,我想从上坐下去还有些困难,只好微微向前倾下身子,同时轻轻的将它往上提,
寻找着身体的入口,这个姿势正好给了他机会吻上我的乳房,他伸出舌头如水蛭般吸住已经充血站立的乳头,我被
他舔得开始低声叫唤,手下的动作完全乱了方寸,弄了半天也没能进去半寸,反而让淫水流得到处都是,内裤底下
全湿了。
  他似乎并不着急,相反好像很享受我的手足无措,说道:「老婆,你叫的真好听。」
  我浑身燥热,酥痒难耐,只好求饶的看着他。他立刻会意,引导着我再次握住他的阳具,另一只手摸索着找到
了早已湿漉漉的肉穴,「老婆,就是这里,把小鸡鸡放进去,坐下来。」我照他的话做,捏住他的肉棒,往自己的
阴道里塞,同时慢慢的沉下身体,胀痛的感觉再次袭来,虽然没有前两次那么难受了,不过与其说是疼痛减弱,倒
不如说是已经熟悉了这种插入前的痛楚。
  我咬紧牙关,涨的满脸通红,他爱怜的抚摸着我的脸,说道:「是不是很难受,还是我来吧,老婆放松点。」
我点了点头,用手撑着他的胸膛,娇喘连连。
  他一边双手握着我的腰肢,缓慢的往下移,一边提起自己的臀部,把我整个人顶了起来。「老公……老公……」
我慌乱的抓着他的肩膀,阴道里顷刻间变得异常充实,似乎还伴着一股尿意涌了上来,他的鸡巴塞满了我整个肉穴,
火辣火辣的,奇怪的是,这次,疼痛的感觉在他完全进入我身体的一瞬间竟几乎消失不见了,剩下的只有兴奋和渴
望。
  「啊…………」我不禁从喉咙深处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他抱着我的身体,上下挪动,嫩穴带着身体的重量一次次被他粗壮的阴茎攻击着,每一次插入都又深又重,我
被他干的几乎平衡不了身体,全靠他强有力的手臂支持着。
  我低着头,看到自己的肉穴吞吐着他的鸡巴,淫水顺着阴道口不停淌下来,沾湿了我们的体毛,我跟随着他的
节奏,叫喊声一浪高过一浪,忽然,之前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似乎是一股尿意,但又带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颤
栗感。
  「唔……啊啊……老公……老公………」我急促的呼吸着,紧紧贴在他的胸前,不知为什么,感觉下面像决了
堤的洪水,阴茎抽送的越来越顺畅。
  「老婆,你好多水啊,好滑,好舒服!」他借着淫水的滋润加快了速度,我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叫,双腿绷的紧
紧的,死命夹住他的肉棍,那种感觉迅速的在阴道里积累着,一刹那间,突然一发不可收拾的爆发开来,肉穴里一
阵猛烈的痉挛,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喷薄而出,接着便是一波波无法克制的收缩,我几乎昏了过去,张着嘴却叫不
出声,一切嘎然而止。
  他适时的停了下来,轻轻的摩挲着我的背部,好像在安抚我,我浑身无力,感到心脏似乎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从头到脚都说不出的酥麻,筋疲力尽。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抬起头,迎上的是他炽热的双目。
  「老婆,高潮舒不舒服?」他含笑问道。我咬着嘴唇不回答,害羞的别过脸去。
  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用行动证明着他的话,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这次的动作明显激烈好多,他的呼吸越来
越粗,力度也越来越蛮横,次次都把我从床上顶起来,插得我呻吟不断,心里连连讨饶,不过我知道他快射了,于
是忍受着私处的隐隐作痛,尽力配合着他的动作,
  「老婆,我射进去了啊。」他喘息着,鼻子里发出粗重的呼吸,不一会儿,猛的低吼一声,终于将滚烫的精液
全数射进我的内,我的嫩穴紧紧的裹着他的肉棒,粘稠的精液在里面肆意乱窜。
  我们就这样相拥着,谁也不想动,谁也没说话。直到感觉到他的鸡巴在我的阴道里逐渐软下去,精液混着淫水
从里面慢慢滑出来,我们才离开彼此的身体,清理了一番。
  「老婆,你刚刚叫的好厉害,我就是被你叫出来的。」他一脸坏笑的看着我说。
  「我……我才没有……」我一把推开他,故意转过身去躺在一边。
  他凑过来,从后面抱住我,在我耳边低声说道:「我喜欢,没想到老婆这么厉害。」
  「讨厌啦。」我不依的在他怀里扭动着,想要挣脱开来。
  哪知他搂得更紧了,我只好像只小猫一样依偎在他的怀里,不再挣扎。
  我想我上了瘾,他的怀抱,他的味道,他的霸道,他的温柔,他的爱,戒不掉。
  这个男人也许会刻在我的生命里,好久好久……我和男友的真实体验之三口交
  我们就这样怀抱而眠,直到午后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洒进来,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上粘粘乎乎,
屋里的温度高的有些闷热。我仰起头便碰到了他的下颚,原来他就一直这么抱着我,我在他的胸口蹭了蹭,感觉着
他温和的鼻息,心里觉得暖呼呼的。
  一会儿,脑袋昏昏沉沉的又有了些睡意,却忽然听到他轻轻的唤着我。
  「老婆,老婆。」
  「嗯……」我睡眼惺忪的答应着。
  「我出去给你买药,你起来洗个澡继续睡吧。」
  「买药?」我这才记起来,之前做爱都没有带套的,而且全都射了进去。
  「是啊,万一有了孩子怎么办。」
  「……那我也去。」
  「外面很热,你在家里乖乖等我。」
  「不要。」我鼓着腮帮子,粘住他不肯放开,「要不你也不许去。」
  「呵呵,好好,那我们先一起洗澡,然后再一起出去。」
  「谁和你一起洗澡啊。」我娇嗔着推开他,「大色狼。」
  「正好一对,你是小色狼,那个时候下面好多水哦,叫的隔壁都听见了。」
  「啊……你……」我面红耳赤,连忙用手去捂他的嘴,逗得他哈哈大笑。
  我们在床上耳鬓厮磨了一阵,最终老公还是让了步,按他的原话说,如果一起洗准又出不了门了。于是,我们
分别进浴室把自己整理干净,身上顿时清爽了许多,睡意也全无了。
  一路上他搂着我的腰,大热天的两个人粘在一块别人肯定把我们当疯子,不过莫文蔚不是有首歌叫《爱情真伟
大》吗,也许就是这个意思吧,记得那天,我们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旁若无人的接吻,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买了毓婷,我们又跑到超市大肆购物了一番,拎着整整两大袋子零食满载而归。回到家里吃过药,我便偎在沙
发里,把零食统统倒出来,琢磨着先吃哪一个比较好,他进进出出的忙着切西瓜,后来看到我趴在茶几上,在一堆
零食里左顾右盼,不禁笑了起来。
  「老婆,你怎么象个小孩子一样。」他过来抱着我的腰,把我从零食堆里挖了出来。
  我手里抓着一包鱿鱼丝表示抗议,故作可怜状,「你怎么可以把我和它们分开。」
  他一听,笑到不行,在我脸上狠狠啃了两口说道,「老婆,你太可爱了。」
  我们在沙发上闹成一团,忽然,我感觉到他的下面好像又硬了起来。
  「啊,你……」我连忙红着脸推开他,「昨天晚上到现在已经好多次了。」
  「别管他,生理现象。」他让我坐到他的腿上,只是搂着我,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动作。
  我这才放心地靠在他身上,享受着他结实的胸膛。我们聊天,说笑,无所不谈,不知怎么的,说到怀孕的问题
上,他说,万一有了孩子怎么办?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没办法,只能打掉了。他立刻说道,不行,头胎做掉很
伤身体的,以前那个时候……
  陡然,屋里的空气顿时僵硬起来。他意识到自己的失言,默不作声,两个人都无语了。
  这是我们之间的芥蒂,就像一根刺扎在我的心里。
  他以前有过一个真心喜欢的女孩,交往了好几年,后来为什么分手的我不知道,但是,他让她怀过两次孕。我
不介意他在性方面的经验丰富,我也不介意他以前的女朋友都够凑在一起开两桌麻将,但是,我真的很难释怀,那
个她曾经有过他的孩子。
  他呼出一口,挪动了一下身子,说道,「我去做饭,你先自己看会电视。」
  「嗯。」我站了起来,不愿意让尴尬的气氛继续下去。
  看着他走进厨房我胃口全无,一桌子的零食也无法刺激起我的食欲,唉……过去好久的事情了,何必如此介怀
呢?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出于什么心理,竟然这么介意,甚至介意到脑细胞自动将这份记忆删除,若不是他提,我
永远都不会再记起。
  「你那是妒嫉。」忽然想起,当我把这件事告诉某位闺中密友时,她脱口而出的那句话。
  妒嫉?为什么?难道怀上不能怀的孩子而后被迫人流是一件值得嫉妒的事情吗?我可不这么认为,那应该是恶
梦!我搜肠刮肚唯能找出的解释就是,那是他的孩子,他曾经为了那个女人着迷疯狂,他让她承受了作为女人生理
和心理上的最大痛苦,他应当对她心怀愧疚,而她,则会一辈子都记得这个男人。
  这种想法几乎让我疯狂,我不想和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分享他和他的情绪。也许,在某种程度上,我和他的独占
欲一样可怕。走到厨房,我看着他的背影,伸出手,紧紧的从后面圈住他。
  「老婆,怎么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把脸靠在他宽大的背上,让他的体温慢慢地渗透进我的身体。
  他放下了手里的活,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我们两个人就这么呆呆地站着,呆呆的靠着。
  「老婆,你觉得我好吗?」良久,他首先打破了寂静。
  「好。」
  「和我在一起后悔吗?」
  「不后悔。」我回答得斩钉截铁。
  我听到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接着转过身来,一把我揽在怀里。
  「我从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的女孩子。」
  「你不会再遇到任何人,有我这么爱你。」
  城市里,夜色降临,一些千回百转的故事,正在悄悄的各自上演着。
  晚饭过后,我的心情已经恢复大半,本来就是个情绪化的人,来的快去的也快,说不记得,立马就会抛到九霄
云外。洗刷完毕,我们靠在沙发上,看着极度无聊的港片,他把手绕过我的肩头,时不时地卷起一撮头发打着圈儿,
俗话说,食色性也,酒足饭饱之后,我们的心思都不在电视上。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