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学长,为什么
学长,为什么
 “哦,为什麽?”冷若磊挑高眉问道。-
莫非离望著若磊,眼里完全是一片痴狂:“磊少爷是最优秀的人,范子杰虽然出色,却也比不上磊少爷的才华天纵。”-
“只有这个理由吗?”冷若磊笑得冷淡:“那未免也太薄弱了一点,你的水平仅仅只有这样吗?”-
“不是的。”莫非离忙道:“磊少爷,范子杰只是机械方面的高手,可磊少爷却是机械上的第一高手,再说磊少爷在电脑,医学上都是最好的,范子杰凭什麽胜过你。”-
冷若磊倨傲的看向莫非离:“你太自信了,也罢,就让你到大少爷那里去锻炼锻炼。”-
莫非离一惊,却又不敢反对,惊疑不定的看著冷若磊:‘磊少爷,我什麽 时候去?“
-想追问自己为什麽会被送去,话到口边,却只有平静的一句,不期然的想起了莫非烟曾经问过的那句话,你学会伺候磊少爷了吗?是不是,他早就料到了什麽。
-没有理会莫非离千回百转的心思,冷若磊想起了那个俊秀的少年,唇畔不由得浮起一个归依的微笑,范子杰,去麻省不过才两年你就解开了那条锁链吗?那我可真得佩服你了,你很优秀,只是,还不 如我。你回来得太早了,现在回来,你只不过就是我的玩具,但是,若你有一丝一毫伤到大哥的心思,我会让你看看,我,东方之珠的真正手段,那是你永远也没办法承受的。不过,若是你够乖,够懂事的话,也许,我会给你陪在我身边的荣幸,只是,范子杰,只有一次的机会,你究竟要怎麽做选择呢?我还真想知道,如果你见了我的第七面你会怎样呢?一定很漂亮吧。
-范子杰从浴缸里站起身 ,抹干身上的水滴,站到了落地镜前,注视自己的身躯。-
他的身上纹有一片傲骨嶙峋的奇石,大大的布满了他整个躯体,一直延伸到了他的手肘,肩背上更是满布著嶙峋的奇石,深沈的黑色充满难以言喻的气势,当然这是说不仔细看的话,如果仔细看去就去发现,那组成的每一根线条都是由一个个细小的奴字所组成。-
范子杰伸手抚摸著自己滑腻的肌肤,冷若磊,这个和自己相处不到一个月的人却在自己身上留下了永远的耻辱,就要回临海了,会遇见那个改变了自己一身的人吗?如果见到了,自己该怎麽办啊,离开他两年了,却只发现自己对他是愈加思念了,若不是一腔怨气阻止著自己,只怕自己早就投向他的怀抱了,是那种药的效果吧,怎麽会有那种药呢?太残忍了。-
沈浸在过往中的他被一阵电话铃叫回神来,顺手接起电话:“范子杰。”
-“我是柳圻。”低沈的声音从话筒那边传来。
-“总裁。有什麽事吗?”范子杰打起精神问道。
-话筒那边沈默了一会才道:“明天晚上你去寰宇大楼把引车-
器安装在冷无双的车上,自己小心一点,寰宇的保全系统是最好的,从来没有人能够攻进,不过我已经派人用你的资料去应征了,从明天起你就是他们的正式员工,你明天上午就去上班吧。”-
“我知道了,总裁。”范子杰道:“不过我在哪个部门上班啊。”-
话筒那边传来一阵笑声:“我给你应征是是清洁工啦。”-
“什麽?”范子杰错愕的道:“你没搞错吧。”
-“你这是什麽话。”柳圻有些不悦:“只有应征清洁工才是最便宜的,所需要的证件可以假造,要是应征其他的,你以後可怎麽脱身,别忘了,寰宇可还有个副总裁。”-
“是吗?那为什麽从没见过他露面啊。”范子杰疑惑的问道:“你见过他吗?”-
“没有人见过他,不过他在法国,德国和美国为寰宇做了好几件大的CASE。”柳圻道。
-范子杰淡淡一笑:“好的,我会按照总裁的指示办的。”-
挂断电话,范子杰拿出引车器反复的检查了一下,
-而此刻带给他毕生梦魇的人却娇弱的倚在宁无痕的怀里:“无痕,你真的决定不和我在一起了吗?”-
宁无痕沈默的将手中的橙汁喂到冷若磊的嘴里,却不肯开口。-
冷若磊不满的嘟嘴:“无痕好嘛,就陪我啦,我喜欢无痕嘛。”-
冰冷的表情架不住冷若磊的热情:“你说的是真的吗?你要是喜欢我的话就不会还要其他人了。”
-冷若磊无辜的道:“可我也喜欢非离啊,他又听话又漂亮,我总不能抛弃他。”
-宁无痕猛的抬起头来:“他听话你就喜欢他吗?那?”他突然住了口,只下死力咬住唇。-
冷若磊狡黠的看著宁无痕,蓦地吻住了他的唇:“好宁儿,你会答应我的是不是啊。”-
没有防备的唇被狠狠的吻住,有点痛,宁无痕却无意反抗,只任由冷若磊把他带进尚未熟悉的情潮里。-
难耐的扭动著身子,诱人的呻吟声不断逸出唇瓣。-
冷若磊翻身把他压在身下:“乖无痕,我知道你会答应我的,对不对。”
-无奈的望著身上的少年:“我答应你,若磊,不管你有多少情人,我也答应你。”泪,悄悄的从脸颊上淌落。
-冷若磊怔怔的看著他的泪,低头吻去他的泪水:“宁儿啊,别哭了,我会好好疼你的,不过这几天可不行,我有事要先回家几天,你在学校可要给我乖乖的啊,我会很疼很疼你的哦。”-
“你要回家?为什麽?”宁无痕惊讶的抓住他的手,一时忘记了伤心:“你家出什麽事了,我能帮你吗?”
-“不了,你帮不上什麽的,再说了,只是一点小事罢了。”冷若磊疼惜的吻了他一下:“这个手机你拿著,有事就给我打电话,不过没什麽要事的话最好别打,我最近都会很忙的。”
-“我知道了。”宁无痕随口应道,忍不住把玩著那个手机:“好漂亮哦,市面上好象还没有卖的吧。”
-“是啊,这是特制的,全球只有十部。”冷若磊淡淡的道。
-宁无痕一惊:“若磊,不要给我这麽好的东西,我受不起。”-
好骄傲的人,冷若磊暗暗赞许:“你收下吧,反正也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东西。”说著,再度吻上他红的唇。
-宁无痕很快变被他俘虏了,娇柔的呻吟声回荡在室内,直到电话铃响起,那是很特殊的音乐,非常优美,却听不出是什麽曲子。-
正疑惑间,却见冷若磊迅速接起电话:“我是。”
-对方不知说了什麽,只见冷若磊面色凝重起来:“我知道了,马上来。”-
“对不起,无痕,我有事先走了,今天的份就先欠著,以後再补。”说著,低头吻了他一 下,就匆匆离去。
-“非离,听著,你和非烟就跟在大少爷的身边,记住,只要伤不到大少爷就不可擅动,跟了去,看看他们要干什麽?”冷若磊命令著,此刻他身上已经不见稚气,反而充满了令人不敢逼视的光芒。“贺大哥,你看这样办成吗?”-
“没有什麽问题,就这样吧。”贺书颖道:“不过,你为什麽要这样做。”
-“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嘛。”冷若磊只是笑著,天使般的容颜足以颠倒众生。
-
-“没有什麽问题,就这样吧。”贺书颖道:“不过,你为什麽要这样做。”
-“放长线才能钓大鱼嘛。”冷若磊只是笑著,天使般的容颜足以颠倒众生。
-“惹到你的人真可怜。”贺书颖不由得有些感叹:“你爱的人你会不惜一切的去保护他们,而你不爱的却会被你折磨得很惨。”-
冷若磊挑起眉梢:“那贺大哥想不想知道你在我心中是什麽位置呢?”
-“算了,我没那个兴趣。”贺书颖摇头道:“反正还有无双给我护航。”
-冷若磊抿嘴一笑,心想,那可不一定哦,贺 大哥,那可不一定,不过还是按照原定计划走吧。-
范子杰仔细的检查了一次,确定没有任何差错了,才提起包出门。-
过了下班时间的停车场里人并不多,范子杰匆匆走到冷无双的车畔,手轻轻的抹在车身上,随即就离开了,却没看见身後突然冒出的人影。-
“他还太嫩了,若磊,真的不告诉你大哥吗?”贺书颖问道。
-“没那个必要。”冷若磊道:“先看看他们究竟要做些什麽再说。”-
冷无双渐渐觉得有些不对,车子象不受自己控制似的直奔向前:“该死的。”他低咒一声,还是没有防到,是自己太粗心了,一知道是柳圻後就没想到他会要自己的命,不过为什麽不见莫非烟他们,即便他没想到,可也应该跟上来了才对啊。-
正想著,手机却突然铃声大作:“大哥,是我啦,听我说,什麽都别担心,我们就在你身後,不会有事的,你看看他们想做什麽,用你的手表告诉我,我先收线,等你的消息哦。”-
忍不住浮起一个笑容,这个若磊啊,总是会把一切都弄得妥妥当当的,看来,自己可以轻松一下。-
范子杰从後视镜里看了冷无双的车子一眼,把车迅速开向柳圻位於海边的别墅。-
冷无双从车上下来,盯视著范子杰道:“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想干什麽?”-
范子杰一甩头:“你进去了就知道了。”-
“好啊。我就进去瞧瞧。”冷无双傲慢的说道。
-看著冷无双,范子杰心里隐隐有著一种不详的预感,怎麽会这样呢?看起来冷无双可是胸有成竹,自己此次的行动已经泄露了吗?还是有其他什麽原因呢?不可能是冷若磊的,不能因为他也姓冷,就猜他和冷若磊有关吧,别自己吓自己了。范子杰摇了摇头暗道。-
“说吧,这次这麽大费周章的请我来究竟是怎麽回事?”冷无双悠闲的看著窗边的人道。-
柳圻刚要说话,范子杰就走了进来:“总裁。”
-“小范啊,这次你可立了大功了,我一定不会忘记奖赏你的。”柳圻笑道。
-“谢谢总裁。”范子杰刚刚说完,却猛地睁大眼,不可思议的看著窗外:“有,有人。”
-“那有什麽大惊小怪的。”柳圻斥责道。
-范子杰却象没听见一般,浑身战栗著,眼里透出无比的恐惧。-
柳圻觉得奇怪,忍不住也看向窗子,一见之下,也不由得大吃一惊,窗子上悬空站著一人,脚穿一双奇特的鞋子,正冷冷的看著他们。-
见状,冷无双扬起一抹微笑:“磊儿啊,你总是那麽调皮,这又是什麽新玩意啊?”-
“不过就是一个玩具罢了,没什麽好的,哪天再改进改进。”冷若磊轻描淡写的说道,又看向范子杰:“好久不见了,我该对你说什麽呢?子杰,你真的太不乖了,是应该接受处罚的,你有什麽可申辩的吗?”
-“不过就是一个玩具罢了,没什麽好的,哪天再改进改进。”冷若磊轻描淡写的说道,又看向范子杰:“好久不见了,我该对你说什麽呢?子杰,你真的太不乖了,是应该接受处罚的,你有什麽可申辩的吗?”-
范子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有什麽好申辩,你不是已经习惯了把一切都强加在我身上吗?你什麽时候想过我的感受,申辩,不可能。”-
“好,够辣,真不愧是我看中的人啊。”冷若磊似笑非笑的道:“不过你还记得吗?这可是我们的第七次见面哦。”-
第七次见面,范子杰脸色一白,怎麽可能:“不可能,你一定是骗我的,绝对不会有那种东西的存在的。”-
冷若磊翻过窗来:“你那麽有自信的话,何不试试呢?”说著走到冷无双的身边,任由冷无双把他搂在怀里:“调皮鬼,就会顽皮。”
-“人家哪有啦。”冷若磊甜甜的笑著:“大哥就是会欺负人家。”-
笑著揉乱他的一头长发:“小鬼就会生事,好了,我们回去吧。”
-“想走,没这麽容易。”柳圻冷眼看著他们说笑自如,满腔怨恨顿时爆发出来,黔黑的枪管正对著冷无双。-
砰的一声,却不是柳圻的枪响了,莫非烟从窗外现出身来:“大少爷,磊少爷。让你们受惊了。”
-柳圻捂著自己受伤的手臂,满眼怨恨的看著他们。
-冷无双不屑的牵动了一下唇角:“磊儿,今天你玩这套,可准备好赔罪没有啊。”
-“当然准备好了。”冷若磊笑嘻嘻的道:“偶可给大哥准备了好东西呢?先说好,现在收了,可别再找我要生日礼物了啊。”
-“你哦。”轻轻的瞧了他的头一下:“我有这麽贪心吗?”
-冷若磊笑笑:“非离,把范子杰带到我的实验室里。”-
范子杰猛的回过神来,立刻摆出了备战的姿势,他知道莫非离曾经练过功夫,但是他无论如何也不甘心就这样毫不抵抗的被带回那座魔窑里去。
-没有理会他们之间的事,冷若磊只是拉著无双的手:“大哥,我们回去吧,看看我给你准备的什麽礼物。”
-“好啊。”冷无双欣然答应。
-范子杰象只刺似的紧紧的盯著莫非离,明亮的眼眸里满是不屈。莫非离忍不住道:“你这又是何必呢,你明明就不是我的对手,何况你要是反抗的话,只会遭到更残忍的对待,你这样?”
-“你也有不忍吗?”范子杰象听到了什麽天大的笑话似的:“我以为你的心都是冰做的呢,原来你也还会有不忍啊。真是好笑。”
-莫非离长叹道:“不管你说什麽,磊少爷的命令我是一定会达成的,如果你不肯束手就擒的话,那就来吧。”-
范子杰不再说话,只狠狠的一拳打了出去,莫非离轻巧的闪过:“你的力气太小了,何况角度也不对。”-
范子杰红了眼,一拳接著一拳,毫无章法的向莫非离打去。-
莫非离绕到他的身後,趁他不备,一掌劈在他的後颈,顺手接住他软绵绵的躯体。
-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雪白的单人床上,双手双脚都被铁链锁住,丝毫也动弹不得。-
又是这样吗?自己一到他面前就只能象狗一样被他锁住,自己在他心中,到底算是什麽啊?他环顾这间宽大的房间,和原来在502号宿舍捆住自己的房间一样,若说有什麽差别,那就是要大上很多,而且四处都井井有条的放著各种实验用的器皿。-
冷若磊看著床上发呆的范子杰,并不出声唤他,只将一点药液滴到他的唇畔。-
冰凉的触觉立刻让范子杰回过神来,他恐惧的看著冷若磊手上的针筒:“这..........这是什麽东西?”
-冷若磊笑了笑:“这可是我才发明的好东西哦,你要不要试试。”那温柔的语气就象是给情人烹调了一顿大餐,问情人是否喜欢的语气一样。-
可这样的语气却让范子杰恐惧极了:“你要做什麽?”尽管力持镇定,可那颤音却泄露出他的畏惧。-
低下吻著他光滑的脸蛋:“别怕啊,子杰,我只是想吻你而已啊。”-
范子杰你要镇静啊。范子杰不停的提醒自己,只是那曾经深入骨髓的恐惧岂能那麽容易就被忘记。你已经不是过去那个范子杰了,现在的你成熟了,应该是可以和他一较高低的,你不能怕他,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