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帮女同事修灯泡后
帮女同事修灯泡后
 
 现如今,性需求的解决对于人们来说早已不是个事儿。遍地的桑拿按摩、形形色色的会所、发廊舞厅、酒吧卡厅,楼凤以及站街女,无论男女只要花点钱就能够痛快地肏人或者被人肏一通。甚至于,通过QQ、微信、陌陌等通信工具,约炮整个E 夜 情啥的,不花一毛钱就能满足鸡巴与屄的需求。……我大学毕业刚刚分配到现在居住的这座城市的时候,也曾过了两年多的夫妻分居日子。那时,正赶上改革开放的初期,人们保守思想随计划经济走向市场进程逐渐开放。男女之间对性的渴求也不再像从前那般强行压抑,偷腥者比比皆是,其对象大都是身边熟悉的同事。

  小鸣就是我的同事。她刚结婚不久,老公在外地,和我一样属于夫妻两地分居,饱受寂寞的煎熬。

  可巧的是单位里当时就我们两个年轻人是单身,下班后别人回家去,诺大的办公楼里就剩下我们俩再加一个门卫,总共三个人。通常是各自呆在房里,门卫老刘好酒,喝多了便呼呼大睡,我晚上帮他锁大门都习以为常。

  那是一个初夏夜,老刘又酩酊大醉,我替他锁门后上楼在寝室里看书消磨时间,看了一会就迷迷糊糊。

  “咚咚……咚”

  一阵轻轻敲门声惊醒我。开门一看,竟然是小鸣。我们虽然是同事,但各在各部门,也不同楼层,彼此并不熟悉,偶尔碰面也就点点头,很少讲话。

  她怯生生地站在门口,小声说道:性吧首发

  “我房里灯坏了,请你帮我看看好吗?”

  到她那儿一检查,灯泡的钨丝断了。多数女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很低能,束手无策。我回自己屋里找来备用灯换上,室内一下就亮了。小鸣高兴得连称谢谢。

  灯光下,我们近距离站着,不禁打量彼此,这还是第一次正经看清对方。她个头165左右,身材匀称丰满,不算漂亮,但眼睛天生含媚,嘴唇十分性感;穿一条混色碎花连衣裙,好像刚刚洗过澡,空气中弥漫着香皂味和女人沐浴后诱人的体香。

  ……我一下子就有冲动,鸡巴在裤裆里硬了。

  为了掩饰尴尬,我正欲转身离去。她怯声说:“你坐吧……”不等我坐定,她连忙倒了一杯开水递给我,匆忙中竟然撒手掉地上,从暖壶刚倒出的水溅了我一身,烫得我哇哇叫起来。

  我穿的短裤,腿部顿时就红了一片。慌乱中,她惊呼着对不起,伸手抓起一张毛巾想帮我,却不料正巧碰到勃起的鸡巴。她顿时脸色绯红,不知所措,怔怔地看着我又赶紧闪开眼神。

  已经好久没有性生活,勃起的鸡巴被女人触碰,那才被烫的痛顿消,阴茎一悸动更硬,竟然在裤裆顶起个鼓包。 ? ?小鸣似乎也察觉到我下面的异样,连脖子根都羞红啦!

  此时此刻,我胆由色壮,不顾一切地突然将她熊抱怀里,一口吻住她性感的嘴唇。她象征性地挣扎了一小会儿,身体就软了,双唇慢慢松开微微吐出舌尖给我噙住吮吸,彼此呼吸越来越重。……我伸手解开小鸣裙子纽扣扒拉下肩头脱掉地上,低头隔着乳罩亲吻,一只手搂着臀部,另一只手急不可耐插进内裤里抚摸。她屄毛密但软细,手指才触及小阴唇,那里便是泥泞不堪,摩擦中阴毛竟然起了绺儿!其实,她也一样倍受长时间性饥渴煎熬。

  我已经受不了啦,无需犹豫或多虑,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她就地放倒,分开双腿,连她的内裤都来不及脱,扒拉开一边,手从自己裤裆里掏出鸡巴杵到阴道口哧溜一下就进到屄里面,小鸣浑身哆嗦着,情不自禁地两手掰开双腿抬高,阴部迎和着让我能够更深入,温润湿滑的肉洞里密液充溢,久违的快感包围着,我缓缓抬臀、压臀,龟头滑过阴道壁上的皱褶戳过穹窿到子宫颈,难以言表的舒爽在我们肉体流淌;随着动作频率高企,小鸣双腿紧紧蜷住我后背,在我不觉间她竟卸去胸罩,双手捧着我头按在胸让我轮番咬食她双乳,她喘息渐渐变成呻吟,进而成大声叫唤,臀越来越抬起,腿夹得越来越紧,徒然地她吻住我嘴唇,索要我舌头猛吸吮,全身颤栗。

  我深深陷入她体内喷涌着、喷涌着……俩股淤积的欲望汇作一处成了欢快的流淌。

  与小鸣第一次性交就此不期而至,并匆匆完成。

  俩人躺在地板上,内裤都还穿着,阴茎从裤衩边仍插在阴道中,她上身裸着,而我的衣裤都在身上呢。

  我匍在她身上把玩双乳,意犹未尽地和她湿吻,尽情缠绵。 那时才二十多岁,即使天天做爱也绝不会一次就能满足,更何况久旱的干柴烈火。射精后阴茎并没有丝毫软,伴随紧紧拥抱着、湿吻着,彼此身体每一个动作都使得硬挺在阴道里的我与她相互肉肉磨蹭。

  我俩从地上搀扶起来走去床上,各自将对方剥得一丝不挂。

  我右手撑着头侧卧在她身边,左手抚摩她一头长发,向下划过脖子,揉捏胀满的乳房、捻磨硬硬的乳头、在淡淡的乳晕滑圈。她仰面舒展身体,一条腿搁我身上,手握着鸡巴轻轻柔柔地圈套。

  俩俩对视,品读着眼底重新燃起的欲火,我掌隆起的阴户,挤压阴蒂,中指捅进阴道抽插,不一会满手全是淫液;她套弄我鸡巴力道加大、频率加快,脸上泛起红晕,呼吸变得急促,小腹起伏不已,向我吐出舌尖索爱,我一口衔住,反将舌伸进她嘴里缠绕,彼此津液哺食。

  我起身欲上,她却推我仰卧翻身跨上来。

  那个年代男女肏屄多是男上女下,插入、抽动、射精,没有啥花样。小鸣是我老婆、董姐之后的女人。老婆让我鸡巴得尝女人初血,董姐让我识得女人口中妙趣,而小鸣教我懂得了女上位肏屄。

  女人真正是男人最好的性交教练与陪练!

  她坐在我大腿根儿,阴部紧挨着阴茎,俯身温柔地吻我,丰满肉实的乳房贴在我胸,能感觉到两颗硬硬的乳头。一边和我湿吻,一边扭动腰臀,阴毛沾满阴道里流出的先前我的精液与她的淫液,黏乎乎摩擦着鸡巴,她每动作一下,我都能觉得龟头滑过那大小两片肉,好一个肉肉亲密无间。她双腿分开阴部紧压着我的根,时而越来越有力,时而又越来越轻柔,如此良久,不胜销魂散魄。

  ……忽然,她稍微轻轻耸臀,让阴茎反弹起,龟头正好触及阴道口,接着屁股沉下,一气呵成地引我突破肉洞进入她体内深入穹窿顶,那一刹那间的感觉舒服得无法比喻!

  我两手托在她腋下大力上挺腰身颠簸她,鸡巴在屄洞的泥泞里往复活塞,她双手撑在床身体后仰昂首不住地摇头,秀发在我腿上扫来扫去,刺激得我和着她节奏更加疯狂地动作……猛地,我们熊抱住彼此,她扑倒我狠狠压在床,我拼命顶起她,身体动作嘎然止住,阴道里一阵阵痉挛,阴茎有力勃动,精液喷射而出……“呜……”小鸣死死咬住我肩头闷声嘶鸣着,“啊……”我酣畅淋漓地大喊。

  完事儿后,相拥着舍不得分身,她爬在我身上浑身柔弱无骨一般,阴道里流淌出暖暖的一股股液体,顺着我阴囊落到屁股沟,阴茎这会儿逐渐软软地、一点点地缩小着,被屄肉温柔送出。

  接连两次疯狂地交媾,都有些疲惫。我轻轻拍拍她屁股,她起身去关门,又回床上躺下来,我头枕她柔软的腹部,一只手摸着乳房睡着了。

  天亮前,我被她叫起来悄悄溜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