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名门艳旅很变态
名门艳旅很变态
 
  皇宫里的的御用裁缝照例要给皇后娘娘裁剪新衣,至于该用何种款式、花样、绸缎,皆先送到清华宫去,等着宋皇后亲自裁定。小太监们陆陆续续进来,两人扛一裹缎匹,放在专制的红漆高木架子上,烟绿、流岚、桃红、嫣紫、鹅黄,各色绸缎纷纷半展垂下,弄得清华宫后院好似春日百花盛放,一片姹紫嫣红之景。

  “母后,你瞧瞧这匹云锦。我喜欢这颜色。”

  年仅十六岁的齐国公主赵秀宁捧着一匹灿若云霞的明黄色锦缎,对宋皇后说道。宋皇后看了看,“嗯,颜色不错。”

  将手轻轻放上去,只觉丝光水滑、恍若无物,明媚的阳光下那亮黄光泽便愈发夺目,几乎让人有些睁不开眼来。

  “我就要这件了。”

  秀宁公主高兴地说着,将缎子丢开,“母后,你也挑选一件吧。”

  小宫女帮着将缎子展开,宋皇后接过花茶拨了拨,低头饮了一口,随手放下,在彩缎前来回翻检着,拣起一匹八团翠蓝的锦缎,觉得颜色太艳便丢开。转而拉起一幅豆绿暗纹挑花缎子,放到手腕上比了一比,看着面前一幅幅彩绣锦缎,五光十色、艳华浓彩,堆在一起显得格外悦目,“没什么合适的啊。”

  宋皇后有些心不在焉地说。

  随便挑了一件,宋皇后对小宫女说:“摆驾翠云宫。”

  翠云宫是东方紫玉居住的地方,原先在这里还有几位柴世宗的嫔妃,自从四小姐来了之后,赵匡胤就让那几位嫔妃搬到其他地方去住了,将翠云宫装修成了杨贵妃的寝宫。

  此刻,即将就要封为贵妃四小姐,却倚在战龙的怀中,“四姐!”

  战龙自背后搂住这美丽四姐的纤腰,双手穿过华衣,放在她平坦结实无一丝赘肉的小腹上,轻轻的在上面揉搓。“这么多天不见,想死我了。”

  四小姐眼眸中一片热忱,“六郎,姐姐和东方姨娘也想你啊。”

  东方紫玉坐在战龙身侧,玉手抚摸着战龙强壮的胸肌,“六郎,最近你的功力进展如何?”

  战龙无奈地说:“美女佳人倒是收了不少,可是功力和最近还是停留在第五层上面,没有进步,师父,主要是她们不与我配合啊。”

  “小坏蛋,所以你就来我们了吗?”

  战龙嘿嘿笑着,搂着东方紫玉纤腰的大手在她小腹肆掠,一手却攀上她的酥胸,隔着衣物揉弄着她两座玉峰,在她耳边呵着气,让她不禁全身发热,始终凝聚不起半分力气,整个人都躺在战龙怀中,娇喘吟吟,“你这个小坏蛋啊,这里是皇上的后宫,你却可以在这里肆意非为。”

  战龙紧紧抱着东方紫玉,伸进她衣衫的手,抓住那丰满坚挺,大力搓揉起来,弄得她柔软的双峰不断变形,另一只手则在四姐柔润的腰腹之间四处抚弄,在四小姐耳畔低声喃呢:“四姐!我爱你,我要你!”

  四小姐满面红晕,俏脸上红得好似要滴出血来,娇声喘道:“六郎,你要姐姐啊?只要你敢,姐姐就给你。”

  战龙满心喜悦,吻上她的颈项,舌尖巧妙地吞吐,轻点颈后白皙的皮肤,嘴唇微微触过,那麻痒的感觉令四小姐浑身酥软,心中一阵悸动。嘴唇缓缓从她的颈后上移,到了她的耳后,用舌头舔弄几下她白玉柔软的耳垂。一只手解开她的宫装华衣,四小姐那对已半裸在外的傲人双峰顿时映入眼帘,明黄色肚兜只包裹得住酥胸的下半部分。雪白丰满的乳峰随着呼吸在她美好的酥胸上颤巍巍的抖动,战龙大手轻抚上去,四小姐娇躯一阵颤动。

  “姐姐就是天下最美的女人。”

  战龙夸奖道。

  四小姐摇摇头,“六郎,你又在哄姐姐开心了,以前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绝世美女,来到皇宫之后,东方姨娘告诉了我,比起那些天之神女,姐姐只不过是凤毛麟角。”

  战龙惊讶地问:“东方姨娘,会有这么回事?”

  东方紫玉说:“你不要听咏琪这样说,这世间确实还有众多的美女你没有见过,但是你四姐的姿容已经是天下美女当中的佼佼者,但是美女也要有综合分数啊,比如,就算你有倾国倾城之色,但是却手无无缚鸡之力,这样你的综合得分就要大打折扣。咏琪不如那些天之神女出名,并不是输在容貌上,而是输在武功上面。”

  战龙惊骇道:“四姐的武功,已经在我之上了,在我们杨家将中,是最为勇猛的女将,沙场之上,敌兵地将无不闻风丧胆,难道这还不够吗?”

  东方紫玉笑道:“六郎,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和你四姐至今还没有入道,是远远不行的。”

  战龙问:“入什么道?”

  东方紫玉道:“修神与修罗是近年最为炙热的两大门派,两派最为杰出的代表明神和星煞魔君在十五年前一场巅峰对决,妇孺皆晓,那一战,明神不惜牺牲自己,用焚天石敢当将星煞魔君永久地印封在冰山之下。从那以后,这世上不再有神,柴世宗也借助明神的力量,统一了中华。”

  战龙点头说:“我大嫂就是修神界的高手,可惜我至今不晓得修神之道。”

  三人正说话,外面小宫女禀报:“启禀杨贵妃了,皇后驾到。”

  宋皇后来翠云宫?

  东方紫玉闻听之后,心中一怔,“皇后娘娘这个时候来,能有什么事情?”

  战龙问:“姨娘,皇后来做什么?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东方紫玉说:“我现在还不能确定她来干什么,不过,我隐隐有一种预兆,宋皇后来这里,你有机可趁了。”

  战龙心中一喜,东方紫玉却来不及细说,对战龙说:“六郎,你先到屏风那边躲一会儿,然后见机行事。”

  宋皇后进来之后,东方紫玉和四小姐施礼见过皇后,宋皇后笑盈盈地对四小姐说:“杨贵妃,恭喜你啊,再过两天,就是你和万岁爷的大喜之日,哀家已经为你准备妥当了。”

  四小姐道:“多谢皇后,皇后母仪天下,咏琪一定会记住你的恩德。”

  宋皇后让东方紫玉和四小姐都坐下,三个人说起闲话来,一开始说了一些宫廷礼仪的事,随即就说起了房中术,宋皇后说:“杨贵妃,东方老师可是世宗皇帝最宠爱的爱妃了,论起辈分来,我要叫她一声嫂子。”

  东方紫玉推却说:“皇后,你现在是后宫之首,我只不过是一个御用讲师,千万不要这样叫,折杀死我了。”

  宋皇后笑道:“紫玉,这里又没有外人,你何必这样见外呢?再说咱们俩虽然说是两个皇帝的女人,可是也算得上情同姐妹吧?”

  东方紫玉笑道:“皇后确实是待紫玉如同亲姐妹,那我就不必拘束了,皇后不知道你驾临翠云宫有什么事吗?”

  宋皇后叹口气说:“哎!说起来啊,我是为杨妹妹有些担心啊。”

  四小姐诧异道:“为我担心?皇后请明讲。”

  宋皇后道:“万岁爷最近龙体欠佳,我真担心你们同床共枕的时候,他不能给你幸福。”

  四小姐俊脸一红,“皇后……”

  东方紫玉问道:“皇后,皇上的老病又犯了?”

  宋皇后点点头,说道:“前几日哀家有些寂寞了,就请万岁爷到华清宫就寝,本打算与万岁爷鱼水之欢,谁料他又是进入后还不等哀家兴奋,就草草收场,哎!前两年你给他吃的那些补药全都浪费了。”

  东方紫玉顿时心中明了,不慌不忙地说:“皇后,万岁前几年纵欲过度,导致落下这个病根,臣妾虽然给他开了补药,他的龙体也恢复了不少,可是最近他又过于沉迷酒色,听说他在王贵妃那里经常是通宵达旦,与王贵妃还有王贵妃身边几名美貌的宫女寻欢作乐,就是铁打的身子也受不了啊。”

  宋皇后气呼呼道:“王贵妃那个小妖精,全都是她害的万岁爷。”

  东方紫玉拉住宋皇后的手道:“皇后,你贵为后宫之主,居然不能与皇上共享天伦之乐,真是太委屈你了。”

  宋皇后摇头苦叹,又看看四小姐说:“杨贵妃,哀家也很同情你,你虽然美貌倾城,而且文武双全,但是你比不上王贵妃甜言蜜语会哄皇上高兴啊,你终究也会落得与我一样,一个月也得不到皇上一次……”

  四小姐却不为心动,道:“那样岂不更好。”

  宋皇后诧异道:“为何?”

  四小姐诶觉得自己刚才所说有些失态,就做解释说:“皇后不是说万岁龙体状态不佳,不能使我们尽兴吗?与他共欢,刚刚有了兴致就要被浇灭,与其那样还不如没有。”

  宋皇后深有同感,道:“你说的也对,哎!我们真是命苦啊。紫玉,就不能再有什么办法了吗?”

  东方紫玉悠闲地问道:“皇后,办法不是没有,我可以帮助皇上江龙提慢慢调养过来,可是,我费一顿力气,他到时候还是会将我的心血在王贵妃身上浪费掉啊。皇后你还是得不到应有的快乐。”

  宋皇后叹口气,“紫玉你说的极是,难道哀家就注定要一辈子孤单下去吗?话说回来,不管怎么说,我与皇上以前也美满生活过几年,并且也有了齐国公主我的女儿,杨贵妃这般年轻,她可怎么办啊?”

  四小姐微微一笑,“皇后姐姐,谢谢你对我的关怀,不过即使没有皇上的恩宠,我也不会寂寞,我有东方姨娘陪我啊。”

  四小姐说着,暧昧地搂住东方紫玉的纤腰,笑看着惊奇的宋皇后。

  战龙躲在屏风后面,听着她们三个聊天,心中暗道:“原来赵匡胤老贼纵欲过度,身体早就垮了,完全靠东方姨娘的药物维持着,现在宋皇后得不到满足发牢骚,得不到满足,六爷可以帮助你啊,六爷有金龙三绝做辅助,阴阳互补,一天做多少次都没有关系,嘿嘿。宋皇后的身段好迷人啊,尤其又是赵匡胤的正宫,要是能将她压到身下蹂躏一番,猛刺一顿,不知会有多爽。”

  宋皇后吃惊地看着四小姐,“你们?”

  四小姐吃吃笑道:“皇后姐姐,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我东方姨娘身上有一样宝物,可以变幻成男子宝器的形状,用它可以帮助女子解决实质性的饥渴问题,而且想多持久都行,一直到欲仙欲死。”

  宋皇后惊讶道:“紫玉,你有这等宝贝吗?怎么我不曾听说过?”

  东方紫玉笑道:“我也是最近刚刚练成。”

  宋皇后道:“拿出来看看。”

  东方紫玉就笑盈盈地将自己的手指拿出来,宋皇后诧异地说:“这不是手指吗?有什么稀奇的,我也有啊?”

  东方紫玉笑而不答,先在铜盆中将自己的玉手洗干净,然后对四小姐说:“咏琪,你先给皇后示范一下,让他看看你收益的样子。”

  四小姐冰雪聪明,顿时领悟东方姨娘一定是要引诱皇后,然后让六郎占有皇后,这个主意不错。赵匡胤老贼还没有强行霸占我,就先让六郎霸占他的妻子。于是,心领神会地说:“东方姨娘,那多不好意思啊,皇后姐姐会笑话我的。”

  宋皇后忙说:“杨贵妃,我怎么会笑话你啊,我把不得看看你们寂寞时刻如何取乐呢,快些给我看嘛。”

  四小姐叹口气,明眸中媚光流转,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一手拉着东方紫玉,一手拉着宋皇后,“东方姨娘,皇后姐姐,我们去床上玩吧。”

  待两人各自宽衣,露出赤裸的胴体。宋皇后不禁都看呆了眼。但见两具各显美态,晶莹雪嫩的至美女体出现眼前。四小姐的玉体雪白丰盈,双峰浑圆坚挺,圆臀丰隆挺翘,纤腰一握,玉腿修长笔直,最引人她的桃园高高坟起,乌黑油亮的森林之中那润红晶亮的肉缝清晰可见,可想见它的肥美多汁。东方紫玉虽是略显娇弱却可见成熟少妇的体态,粉嫩润白的身体似株白莲摇曳生姿,胸前雪乳如一对玉碗倒覆,纤腰如柳,丰腴的雪臀夹着的桃园柔丝雾绕,隐见春光无限。

  看着四小姐玉瓷一般的冰肌雪肤,宋皇后禁不住赞叹道:“杨贵妃,你的身体好美啊,怪不得万岁爷喜欢你,就连哀家见了也忍不住想摸一摸啊。”

  四小姐将酥胸挺过来,“皇后姐姐,也给我看看你的身体嘛。”

  宋皇后在一阵推辞之后,被四小姐禽兽给她解去了一身的绫罗,美丽、高贵而清冷的宋皇后此时钗横鬓乱,罗衣尽解,身子曲线动人,微微有些丰腴,更显得成熟饱满,欺霜赛雪的肌肤泛着美玉般的荣润光泽,双峰饱满坚挺,杨柳蛮腰却盈盈一握,小腹平坦坚实而无丝毫赘肉,玉臀浑圆挺翘,双腿修长结实,带着一股难以言语的诱惑。

  看的战龙几乎就要扑上去将她压在身下,“四姐和东方姨娘真有办法,看来今天我就能吃到赵匡胤老贼的皇后娘娘了。”

  东方紫玉纤纤玉手抚上宋皇后粉嫩光滑的俏脸,旋又到了她修洁秀美的脖颈抚弄,宋皇后感到自己的身子又软又热,不知不觉己是躺在四小姐的身上上,东方紫玉压在宋皇后柔软晶莹的玉体上,美眸中有了一丝荡意,凑在她耳旁娇喘道,“娘娘,你在清华宫一定也玩过这种游戏吧?”

  宋皇后红着脸点点头说:“有两个心爱的小宫女,经常帮助哀家消除一下疲劳,不过,终究都是女人,治标不治本,有的时候,越是想解决心中的寂寞,反而如火上浇油,对了,你们究竟是怎么个样子啊?”

  东方紫玉微微一笑,将自己的纤纤玉手伸出来,“皇后看我的手指。波若如意令,变!”

  东方紫玉口念咒语,伸出来的那纤纤玉指突然间增大了一倍,宋皇后惊讶的道:“啊?居然能变大?”

  东方紫玉没有停止,手指继续在宋皇后眼前变化,一直膨胀到普通人手指四五倍粗细,放停下来笑道:“娘娘,你现在明白了吧?”

  宋皇后欣喜地摸着东方紫玉的玉手,“紫玉,真神奇啊,哀家还是头一次见过这样神奇的宝贝。你们快些演示给我看啊。”

  东方紫玉点点头,玉手抚上四小姐柔软的桃园,四小姐已经是娇喘吁吁,一双如玉的美腿微微分开,让东方紫玉抚摸着自己即将湿漉的花园,涨红的玉容上倍添了几分丹蔻的韵色,娇躯也大幅度短促地起伏着,潮涌而来的快感吞噬了她的神智。

  东方紫玉又对宋皇后说:“娘娘,我们先给咏琪润滑一下,以免弄伤了她。”

  东方紫玉螓首伏在四小姐胸前噙住那颗晶润粉红的乳头舔弄,玉手灵活熟练地钻入四小姐的隐秘处轻轻扣挖,那里己经泛滥,动人的摩擦让她泛起了羞人的潮湿,“东方姨娘,好舒服啊。”

  东方紫玉中指挑起一丝晶莹的黏液伸到宋皇后眼前,散发着芬芳淫靡的气息,宋皇后俏脸羞红,善解人意地张开檀口含住。

  战龙兴奋了,她居然吃四姐的爱液,太棒了,最好让她亲吻吸吮四姐的娇嫩花园,太刺激了。

  四小姐秀目中现出迷离的神色。试探,躲避,蜻蜒点水般的触碰,接触越来越频繁,越来越缠绵。终于,在羞涩的试探和躲闪中与东方紫玉四片嘴唇接触在了一起,两条柔腻润湿的香舌搅弄着,相互吮吸着对方的甜蜜与柔嫩。

  四小姐无力的瘫软在香榻上,她秀眸轻闭,清丽绝伦的俏脸上红潮密布,樱唇中不时发出动人至极的娇喘。在她柔软娇美的肉体上还伏着具香喷喷晶莹雪润的肉体,东方紫玉正用她灵巧的小香舌舔舐着她芳香柔腻的肌肤,一分一寸都不放过,香舌过处,四小姐都忍不住香躯轻颤,快感如潮。在这刻,生理上的快感己让她激情四射,不断发出荡人心魄的呻吟,她己陷入了无边的情欲海详。

  东方紫玉螓首埋在四小姐双腿间,滑腻香舌的撩拨让她的娇躯不断扭动轻颤,四小姐修长浑圆的秀腿缠绕在东方紫玉香肩上,泛滥着热液的隐秘桃源狂热的迎合着东方姨娘的舔舐,那滑腻香舌的撩拨让她感到无比的麻痒和舒服。

  东方紫玉抬起身来,任自己圆挺饱满的雪乳暴露,如来神指探入四小姐温润的肉穴中撩拨,里面滑腻紧窄的惑觉泌人心脾。“咏琪这里可真紧呀。”

  东方紫玉轻笑道,四小姐香躯剧颤了一下。俏脸绯红,娇媚之极的娇吟起来。

  四小姐肥美的桃源圣地因为春情早己是红肿不堪,柔细黑亮的阴毛湿淋淋的,鲜嫩肿胀的花蒂闪着诱人的润泽水光,宁仙吟的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四小姐感到一股潮热的气息贴近自己的隐秘之处,她强忍羞意,睁开秀目看着东方姨娘的行动。东方紫玉分开她的双腿,将自己的如来神指徐徐插入四小姐的玉门。

  “东方姨娘,好舒服啊。”

  “哦”四小姐只觉一种极其酥麻的感觉迅速涌便全身,如电流般散入四肢百骸,纤手不禁紧紧握住自己酥胸上那一堆崛起的玉峰,快被撑爆了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眩晕,滚烫的快感一波波从股间传遍全身,忍不住呼出一口长气,美目迷离,檀口大张,身体绷的笔直,脸上、颈部、乳峰乃至全身都渗出细密的香汗。

  “东方姨娘,用力插我……我要……求你了,用力一些,再深一些”“啊……好舒服……”

  四小姐向后一仰头,乌黑的长发瀑布般批在肩后左右飘荡,整个身心透出一种被解脱的喜悦。娇美的胴体微微颤抖中,纤腰香臀更是不住地轻扭,逢迎着东方紫玉强烈的冲击。此时的四小姐星眸蒙胧,骚媚入骨,脸上身上泛出淫靡妖艳的桃红色,圆润的粉臀不由得高高挺起。

  “东方姨娘,要丢了……啊,快……”

  四小姐娇躯一颤,一双玉腿猛的伸得笔直,脚趾间亦紧紧的并在一起,膝盖弯回,小腿再次伸直,如此来回往复个不停,直到双腿无力的在垂回香榻。她再次挺了挺身子,终于还是无力的落了下来,雪白的玉体无力的在东方紫玉的抚慰之下微微打颤。

  宋皇后早已经看得如醉如痴,“紫玉,好美啊,你们真会玩。哀家也想试试了。”

  宋皇后娇羞地说。

  东方紫玉却不着急帮助宋皇后尝试自己的如来神指,而是笑盈盈说:“皇后,咏琪还没有达到爱的巅峰,这样吧,你帮我继续抚慰她。”

  东方紫玉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宋皇后,宋皇后犹豫了一下,还是乖巧地将臻首凑上来。

  此刻四小姐越发动情,肌上香汗渐渐泛出,莹然生光,混着她娇柔无力、似有若无的轻喘,格外令人心花怒放,加上顺着酥胸纤腰而下,腰臀处娇柔地轻抖着,泛着似诱惑又似娇羞的颤抖,宋皇后不由伸手摸去,只觉纤手触及之处软润轻滑,真正是暖玉温香,抚摩起来润滑如脂。

  摸得似上了瘾,宋皇后一双纤手完全不肯离开四小姐饱挺的酥胸.即便在自己雪白如玉的纤手映衬之下,四小姐的肌肤愈显妖艳,可那乌润之中,两点艳丽的嫣红仍是傲然挺立,与肤色相衬下的诱惑,比之自己的胸前还要来得强烈。尤其抚揉之间,随着四小姐躯体愈渐火热,体香愈发散放,烘得宋皇后鼻子里都是四小姐的香气。即便一开始还有三分勉强,现在的宋皇后可是愈来愈投入了,“咏琪的胸口好软好高……摸起来好舒服……”

  被宋皇后一阵爱抚揉捏下来,四小姐只觉身子好热,像是有股火从体内昇起,火辣辣地燃在每寸肌肤上头,那火来的如此突然,甚至才刚感觉到火起,已如烈火燎原,在体内烧了开来。

  四小姐舒服的玉腿微颤,娇吟不止,宋皇后一边抚爱着那一双美峰,一边伸手下探四小姐股间,果然如她所想像一般,那处已是湿腻了一片,尤其当触着了自己纤手的当儿,四小姐玉腿剧震,就好像被电殛一般,一双玉腿不由自主地打了开来,宋皇后纤手不由轻探,却勾起了一抹甜腻的春泉。

  美目迷茫的四小姐只见宋皇后小心翼翼地举起手来,将指间沾黏的汁液送入口中,似很甜蜜般地吮吸着,她美目瞟着不由羞涩的四小姐,葱指在唇间轻品细嚐、娇声辨味,好久好久才下探四小姐幽谷,葱指轻轻地探了进去,小心翼翼地揉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