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操逼还是大姐好
操逼还是大姐好
 
 我开车进了小区,把车停进了停车位,我先迫不及待的搂住杜姐亲了半天,杜姐红着脸说:“这都到家门口了,上去再亲吧~”我当时的疯狂劲儿不能形容了,我俩下了车就刷卡进了电子楼道门,我俩到电梯口一看电梯停在28楼,我们楼最高32层,杜姐问我:“弟弟,你住几楼?”我说不高三楼,杜姐一笑说“那咱们还等什么,走上去吧…”我看着眼前性感的杜姐,鸡巴已经挺的都窝的疼了,答了声“好”就搂着杜姐进了消防通道,这个下午点性吧首发楼里就没人,更别说消防通道了,我一进了消防通道就又把舌头伸进了杜姐的嘴里,杜姐也积极的回应着我,她那性感的红唇带着唾液的舌头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杜姐的手揭着我的裤子抓着我的鸡巴,我的手也插进了杜姐的两腿之间,她的裤衩这回湿的透彻,杜姐喘息着说:“哎呀,弟…姐想了,那鼓劲上来了,咱们赶紧上去吧…”说到后面她的声音都发嗲了,听得我鸡巴都要炸了,我当时就把裤子拉开了,我得大鸡巴猛然弹了出来,杜姐在这种环境里也刺激的要命,直接蹲下一口就把我得大鸡巴吃进了嘴里,猛的吞吐了起来,我得鸡巴在她嘴里更加的粗大了,我一把把杜姐拎了起来,直接把她抱在了身上,杜姐很惊喜的看着我她把腿环抱在我腰间,我的手直接就把她下边的裤衩拉开,把我那大鸡巴塞进了杜姐湿漉漉的阴道里,我得鸡巴又粗又长,稍一使劲插进一半,杜姐就疯狂了,在我肩头猛地咬了一口带着哭腔说:“弟,姐活了这么大,第一次这样,你的家伙太大了,姐没有白活,让你操死姐都心甘情愿,来吧,来吧,使劲弄姐~”杜姐和我完全疯狂了,我抱着杜姐从一楼一步一个台阶的干着,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从杜姐的阴道里流出来的水顺着我得阴囊大腿流下来,我抱着她走到二楼的时候,杜姐整个人都哆嗦了,我的鸡巴在她体内摩擦撞击着,每走一步心理和肉体的刺激前所未有,我每上一层台阶鸡巴在她的阴道里就会顶击她的子宫,她已经爽的疯狂了,终于在二楼和三楼之间她连着“啊”了三声达到了性高潮,那声音叫的很真切很销魂,我怕别人听到赶忙加快脚步,我抱着杜姐推开了三层的门我看了看没人就抱着她走了出来,我们楼一梯两户很安静,我掏出了钥匙,保持着姿势把门打开,一进门我还没把门关上,杜姐就带着哭腔向呓语一样大声说:“弟,我的亲弟,亲爱的,让你操死我了,你怎么玩姐,姐快死了,舒服死了~我还没这么做过,刺激死了~”杜姐进了我家后就有点疯狂了,不停的挺动屁股,弄得我都有了想射的感觉,我锁上门,抱着杜姐进了客厅,把她放到了沙发上,我才低头看到我俩阴部的情况,我操我俩的阴毛都湿成一缕一缕的,我的裤衩和裤子湿了一大片,杜姐阴道里的水真多,看得出她是真兴奋了,杜姐抬着妩媚的脸蛋用手抚摸着我的脸说:“弟,姐太喜欢你啦…姐骗了你…”我听的很纳闷问道:“姐,你怎么骗我啦?”杜姐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其实就住在前面那栋楼…”我很惊讶我确实没见过她,杜姐接着说:“我老早就见过你,去年夏天你光着膀子洗车时,那样子迷死我了,从那时我就想上你了~”杜姐崇拜的望着我,我说感觉第一次见杜姐就感觉她对我得笑就不一般呢,我内心更加开心了,我看着杜姐用鸡巴使劲顶了她两下,杜姐“啊”的轻叫着骚劲儿道:“啊,你是不是觉得姐不好呀,那么…那么浪…那么想男人…”我重重地亲了她一口盯着她的眼睛说:“宝贝,我看到你就特喜欢,我就喜欢你对我浪~”杜姐被我插的娇喘:“我就喜欢对你浪,对你骚,想你都想了一年了,没想到咱们有缘份,让我在商场里碰见你了,我看到你对我有意思了,看到我你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呵呵我就知道你也喜欢我,我还能放过你呀~”我把鸡巴拔了出来,快速的把衣服甩掉,杜姐见我脱光了,自己也脱了起来,我得手又摸了过去在她那白嫩光洁的身上乱摸起来:“姐,咱俩算是碰对了,以后让我天天都和你做爱吧…”杜姐红着脸笑着说:“小可人,看到你都爱死了,以后天天都让你弄,就怕你不想弄姐呢~”我听到这话,鸡巴早憋得受不了了,我俩都光着屁股,我掰开杜姐的屄一阵猛舔,杜姐嗯啊着闭目享受,她早就被我弄的软了,我舔了一会她的屄鸡巴憋得实在受不了了就分开她的两腿,把粗硬的大鸡巴对准她的阴道口,使劲插了进去,杜姐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我咬着牙使劲的抽插,硬插了大概五分钟,我感觉全身的快感从会阴部发散,一鼓鼓的精液喷进了杜姐的子宫深处,杜姐感觉我射精了,她也使劲扭动大屁股,紧缩阴道夹我鸡巴,一个劲的刺激我的阴茎给我最大的快感,嘴里还说着:“啊,亲爱的,使劲射我,用大鸡巴使劲射姐,插死我啦…啊…”我强烈的快感着,鸡巴紧顶在她的子性吧首发宫头上,我射了之后又狂顶了几十下,我俩都疯狂了,我还是猛烈的抽插着,浑身都是力量,越抽越硬,我感觉我的鸡巴根本没软的意思,直接在她屄里又硬了起来,杜姐她感觉到了我的鸡巴的力量,眼睛睁大的盯着我说:“啊,弟,你的宝贝真有劲,哎呀在我里面又又硬啦,你真壮实…”我直接把嘴压在了她的嘴上,我俩的舌头又卷到了一起,下面我俩的阴部猛烈的撞击着发出“砰砰”的撞击声。我一把把她从沙发抱了起来,边干边抽插往卧室的床上走去,杜姐更兴奋了她的阴道感觉到了我的鸡巴猛烈的冲顶,屄里一阵一阵的紧缩,她的双手紧扣着我的后背,她的脸娇红的妖艳,丰满的嘴唇中粉红的舌头都伸出来了,性感的很。我两手抱着她的腰使劲往里挺着鸡巴,恨不得顶透她她的子宫,到了床上我又是一顿狠插,鸡巴上都是白沫,杜姐爽的眼睛紧闭嘴巴一直张着,发出很有诱惑的“啊啊”声,我边插边玩着她白嫩性感的胴体,杜姐睁开眼摸着我得腿说:“亲爱的,你躺下让姐坐你上面弄弄你吧…”我爽快的答应着“噗啷”一下把鸡巴抽了出来,杜姐“哎呦”的叫着:“哎呦,慢点我得心肝,姐的阴道都被你抽出来了…”杜姐用手捂着阴部,两条大白腿夹夹着,样子非常女人。

我躺平在床上,杜姐软软的坐了起来先在我嘴上亲了几口,就伸手抓住了我的阴茎,我的大阴茎上沾的都是我俩的体液,杜姐看着我的大鸡巴赞叹道:“亲爱的,你的宝贝儿真大呀,我原先看上你人,没称想你得家伙真大,姐真是更爱死你了…”说着就一口吞住我的鸡巴,上下套弄起来,上面的精液屄水口水她都吃进了嘴里,吃的那么卖力,我非常享受,杜姐给我吃了一会就爬起来分开两腿掰开她的两片肥嫩的阴唇把我的鸡巴对准了她的阴道口,慢慢地往下坐,她闭着眼感受着我的鸡巴带给她的刺激,非常享受…我清楚的感觉到我的鸡巴沟缝和杜姐的阴道壁褶皱的摩擦,杜姐很快就迷乱了,像骑马那样上下套弄,嘴里恩啊着,套弄一会坐到底还前后摩擦着,她跟着自己的感觉玩得很舒服,没多久她就脸色潮红了,坐在我鸡巴上开始哆嗦不敢套弄了,我两手抓住她的大奶使劲往上顶她,杜姐有点吃不消了,冲着我说:“宝贝,我在上面干不动了,弟你上来干吧,姐歇会…”我坏笑着挑逗说:“姐,你求饶了,说说你喜欢被我肏,喜欢吃我的大鸡巴…”我当时有种变态的刺激,实在太刺激,碰到一个自己想要操的女人,那种感觉很棒。杜姐也笑着撒娇说:“坏家伙,已经弄了人家换个姿势还要我说骚话。”我翻身把杜姐压在身下鸡巴都没抽出来,杜姐手抱着我的腰脸色红艳说:“弟,你真壮实,姐好喜欢你,我喜欢吃你的鸡巴…喜欢你肏我使劲的肏我…”我听着刺激的很,使劲的在她的阴道里抽送着我的鸡巴,杜姐的身材很棒很白嫩,我边欣赏着边干,越干越有劲,我插的每下都很用力,而且我不是直抽直送我故意上下左右的摆动这样带给杜姐的快感才有变化,杜姐果然很受用,双手紧紧的搂住我,两腿也缠在我的腰上,整个人看着就被我插的享受的很,我越肏越猛,俩手分开杜姐的两条大白腿,弄成一字,杜姐的阴部完全暴露,我把她的两腿往上抬得很高,我两腿站在了床上,把我的大鸡巴往下窝着塞进她的阴道,那种感觉很窝鸡巴,但是我俩摩擦的更用力更紧密,杜姐对这种姿势很兴奋,我的屁股往下蹲着使劲操压着她的屁股。杜姐被我干的爽的直笑:“弟,你真会玩呀,啊,我的屄都被你杵透了…啊,舒服…”我的鸡巴很硬,一会就窝的疼了,我于是就又换了正常姿势,扳着杜姐的两条大白腿使劲狂操起来,操的杜姐一个劲的浪叫,又在她嘴里和屄里各射了一次,一看表晚上六点多了,杜姐赶忙说:“弟,我得赶紧回去了,孩子早下学了,自己在家呢,我得回去做饭了,咱们以后玩的时间多了,你想姐了,一个电话我就过来…”我没让她说完就亲住了她的嘴,对她说:“姐,你回去吧,有的是时间呢…”我俩又抱着暧昧了会,杜姐边穿衣服边对我说:“弟认识你,姐算没白活,今天快被你弄死了,就是弄死我了我也高兴…”我俩又亲了起来,我的手指头塞进了她的阴道和屁眼,她对我来说太性感了,粉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尤其是那俩大奶子,宽大圆翘的大屁股,我的鸡巴一下子就又粗又硬了,我压倒她狠狠的把大鸡巴塞进了她的屄里,杜姐像个母狗一样欢快的叫了起来:“哎呀,操死我了,宝贝你的鸡巴不会软吗?

啊…啊…”我使劲的操着,用鸡巴挑着她的阴道,龟头紧顶着她的子宫头,杜姐两条大腿朝天支叉着,俩手在我屁股上使劲揉搓着,我用舌头舔着她的嘴说:“姐,我太想操你了,看见你的第一天我就喜欢的不得了,看见你我就疯狂,怎么操也不过瘾…”我更加的疯狂了,狂肏了起来,屋里“砰啪砰啪”的满是鸡巴和屄碰撞的声音,杜姐扭动着她白嫩的肉体,满脸的潮红,一看就是被我肏爽了,她不停的急喘着,嘴唇下巴上都是我俩的唾液,样子很性感,我边欣赏着她的样子,边挺动腰臀,鸡巴在她阴道里抽动着,越肏越有劲越硬,杜姐彻底被我肏爽了,阴道里往外滋滋的冒水,我得大鸡巴在她屄里疯狂的进出着,我压在她身上,想要操死她一样,狠劲干着,杜姐哆嗦着呻吟着,不知又操了多久,她又一次被我插的达到了高潮,我看着她身体一抽一抽的,像是和刚射完精的男人一样,我看着她的屄夹着我鸡巴一缩一缩的,杜姐脸色潮红的喘着气紧搂着我说:“宝贝儿,你一下午把我弄到了四回高潮,你太厉害了,姐放不了你啦,你以后想了姐随时满足你…”我俩紧搂着着待了很久,杜姐要走时穿上的奶罩和丝袜,被我俩弄得体液打湿了,又重新穿好衣服,我俩又说了好多暧昧的话,她的手机响了,看是她儿子打的我俩才恋恋不舍的分手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