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腹部虐待
腹部虐待
 我的手指狠狠的捅刺进去,深深的,我手指通过她的肚脐低部能清楚的感觉她小肠的蠕动和血管的跳跃……随着我手指慢慢在她肚脐里的上下搓动,她的肚子发出了一阵很不雅的「咕噜」声,接着,一股秽物从她嘴里狂喷出来,顿时难闻的酒味和腥咸的气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在她吐的过程中,她的手一直紧紧的拉着我按着她肚脐眼的手,一直想把我的手拉开,但我仍然执着的用里按着她的肚脐。过了一会,她吐完了,狠狠的把我的手拿开,眼睛怨恨的看着我,我在这种眼光的注视下,不好意思的底下了头。

  就这样,一路没有说什么话,转眼汽车开到了郊区一个废旧的工厂仓库里。里面有三四个人,为首的小个子,冲我抬了抬脸说:

  「来的是『黑子』吗?」

  「哈哈,四哥咱们终于见面了」我说着和那人热烈的拥抱着。

  「给你带了一个人,说是『萍姐』的人。」说着我把姚兰介绍给他,四毛握了握姚兰的手,说:

  「大头萍,好长时间没有见她了,她混的怎么样了?」

  「好呀,前几天还跟云南的老马一起捞了一笔呢,不过没有四哥弄的这么大。」
  「小丫头蛮会说话的哦,」四毛正和姚兰寒暄着,突然这时有一个女人的声音从四毛身后传过来:

  「姚兰,籍贯北京,1972年出生,1989年参加国际刑警毒品稽查组,现任一级警司……」随着话音,一个年轻的女子从四毛身后走出来,声音不大,但对于我和姚兰却只一个晴天霹雳……

  「怎么样呀,姚警官?不认识我了?」那女人走到姚兰的面前,姚兰刚想拿枪几个大汉上前把姚兰给按在了地上。

  「你这个警察的败类,混蛋,放开我……」姚兰在地上挣扎着。这种情况是我没有预料到的,我赶紧对四毛说:

  「这是怎么话说的,四哥我……」话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黑,人就到在地上,四毛在我身边蹲下来说:

  「兄弟,我对你不薄吧,敢带雷子阴我?把她绑起来!」说着又是一拳,我觉得血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不关他的事,我骗他来的。」姚兰用眼睛盯着我挣扎着说,我在她的眼神里看懂了,让我先跑,我就坡下驴赶紧点头。

  四毛看看我,又看看姚兰,然后说:

  「行,黑子,我再信你一回,兄弟们好好招呼姚警官!」说完,几个人抓住她,姚兰拼命的挣扎着,一脚踢中了其中一个人的下面,那人到在地上,其他的人对姚兰就是一顿狂殴,然后把姚兰吊在了仓库中间的钢筋上,那个受伤的慢慢的站起来,对准姚兰裸露的肚子狠狠的就是一拳,我看到拳头深深的陷入她柔软的肚子里。

  「啊!」姚兰大叫着,接着,又是一脚,踢在她的两腿中间。

  「啊呵!流氓……」姚兰撕喊着,徒劳的挣扎着……刚才说话的那女人,走到姚兰面前,用手摸着姚兰的脸说:

  「小姚呀,不是姐姐说你,早聪明一点,也不至于这样呀……」

  「呸!别叫我,你不配!我早就知道警队里有内鬼,没想到是你!……」姚兰情绪激动的说,

  「哦?不听话可不行哦,要不是你告发我,我至于这样吗?看多漂亮的脸蛋呀。」说着那女人拿着手里的烟,狠狠的烫在姚兰的脸上。

  「啊!臭婊子,又本事杀了我!」姚兰挣扎着叫骂着。

  「四哥,她骂人臭婊子!」那女人说着就冲四毛撒娇。

  「好呀,那就让她变成臭婊子,好不好?」仓库里的人狂笑着,然后拿了几个灭火器放在姚兰身边,就个人手忙脚乱的把姚兰的裤子扒了下来,把灭火器的管子狠狠的捅进姚兰的屁股里,

  「流氓,混蛋,啊!疼死了!」姚兰徒劳的摆动着身体,但是管子还是插进了她的屁眼里……一个家伙一拉灭火器的开关,

  「啊……恩……恩……啊……」姚兰紧咬着嘴唇,头高高的仰起,浑身绷紧忍受着灭火器里的泡沫和高压气体冲进肠子里那种异样、膨胀,羞辱的巨大痛苦。她柔美的肚子也慢慢的鼓胀起来,一会一桶灭火泡沫用完了,管子被狠狠的从她屁眼拉出来,姚兰猛的全身松懈下来,无力的垂着头,大口喘息着。

  四毛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拉到姚兰的跟前,

  「看到没有,你要背叛我,这就是下场!」说着,一拳打在姚兰被灌的高高凸起的小肚子上,

  「啊……」姚兰象是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似得,猛然跳了起来,一股白色的泡沫从她屁股间澎溅出来,但被姚兰立刻忍住了,

  「哦,挺坚强呀!」四毛看了看姚兰,然后一挥手,几个大汉上来,拳头雨点般的打在姚兰膨大的肚皮上,一股股泡沫夹杂着粪便不断的溅落在地上,不一会,姚兰的肚子又恢复成原先柔美的样子,没等她喘气,又一瓶新的灭火器的管子插进了她的体内,随着「砰」的一声,泡沫又开始无情的灌进她娇柔的肠子里。
  「啊,不要……肚子要暴了,求求你们,肚子好疼呀,」姚兰大叫着,脚也徒劳的跺着地。接着还是对她肚子的殴打,直到姚兰肚子里的东西被全部被打出来。她的头又重新耷拉下来,

  「别说姐姐不帮你,先提提神吧?」说着把手里的注满海洛因的针管在姚兰面前晃动着,

  「不,不……」我第一次在姚兰的眼睛里看到了恐惧,她惊恐的看着针头刺进自己的皮肤,慢慢的一大管毒品被注射到她的体内……

  「呵呵,黑子,别说哥哥没给你机会,杀了她!」说着,一把猎刀扔在我的脚边,一个人在后面把我的绳子解开,接着我觉得一个冰凉的东西顶在我的后脑勺上,我捡起刀,慢慢的走向姚兰。

  她现在浑身颤抖,面色苍白,毒品正在侵蚀着她的肉体折磨着她的灵魂。我双手拿着刀子,站在她的面前,她抬眼看着,无力的说:

  「杀了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我看着她的眼神,是一种对痛苦解脱的渴望,心里想这么多的毒品,足可以杀死一头牛,如果现在不杀她,她会在毒品的煎熬下,度过她生命漫长而痛苦的三四天。我狠了狠新,把刀尖放在她的脖子上,准备给她一个痛快的。

  「慢着,我要看看她有多少花花肠子,是吧四哥!」那讨厌的女人又在说话了。

  「对,把她的肚皮拉开,我还真没见过,哈哈……」后面是四毛狂妄的笑声,猛的后脑的枪又狠狠的戳了我一下。我踉跄了一下,扑在姚兰的身上,同时轻声的在她耳边说,

  「我会替你报仇的,还有什么愿望?」她听到我的话,抬起头来,眼光深邃的看着我,慢慢的说,

  「温柔一点,可以吗?我不希望就怎么孤单的死。」她的声音象是在哀求,我转头对四毛说

  「四哥,把她放下来吧,我不杀绑着的人,反正她也跑不了。」

  「哈哈,黑子,你小子还真他妈有原则,我喜欢!你看着办。」四毛搂着那个女人坐在木箱子上,大声的说。

  我把吊姚兰的绳子用刀割断,她一下子软软的倒在我的怀里,我感觉到她的身体颤抖的很厉害,不知道是对死亡的恐惧还是毒品在她身体内肆虐的结果。我紧紧的抱着她,然后把刀拉出一段距离,准备捅进去的时候,她抱着我轻轻的对我说,

  「温柔一点对我……」我收起刀,把刀尖轻轻的放在她那肉缝状的肚脐眼里,然后慢慢的加力,她柔韧的肚皮被刀尖一点点的刺的陷了下去,她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肚脐眼的刺痛让他微微的撅起臀部吸着肚子,但她的屁股已经碰到后面的墙上了。一只手也在自己的肚脐眼傍边,慢慢的抚摸着,想减轻肚脐被捅穿的疼痛……

  「啊……你怎么那么喜欢捅肚脐呀,是不是我那里很性感?啊……说呀,对我说啊……」她的声音很小,就我们能听见。我点了一下头,然后继续用力,她娇嫩的肚脐还在和锋利的刀尖作着最后的抵抗,柔软的肚皮不断的被刺的陷下去,在她平坦的肚子上形成一个奇怪的褶皱……

  「恩……好疼呀,还没有进去吗?我想看看……我的肚脐被你弄成什么样了?」她说完慢慢的把我推开一点距离,低头看和刀尖的刺入……

  「啊……刺的好深哦,我的肚脐眼被你捅到肚子里了,你知道什么感觉吗?」她不停的在我耳边呢喃着,眼睛也神情的看着我。我不知道她说这些是什么用意,但我感觉到我欲望的狂澜就要爆发了。

  「一种很沉的感觉,从我的肚脐眼一直捅到下面,啊……好象肚脐和下面都连在一起的……」她继续着她那种娇媚的呢喃,脸色也不象刚才那么苍白了,隐隐的透出一丝红晕。着感觉,好象我不是在杀她,而是在和她作爱……

  「我的下面都开始湿了,你呢?」她的呢喃让我的心好象猛的被谁抓了一下。她的丰盈的肚子轻轻的抖动着,那抚摸着肚子的手,也静止下来,僵直在肚脐傍边……

  我用大腿顶在她裸露的阴毛丛中,慢慢的摩擦着……

  「啊……你在干什么?不可以的,啊……什么感觉,好奇怪呀……」我突然的举动让她身体一阵骚动,

  「快呀,刺进我的肚子呀,我开始喜欢你刺我的肚脐眼,你喜欢我这里吗啊……」

  「你用点力,你的肚子太软」我轻轻的对她说,

  「恩……好,那么永别了,我真舍不得着感觉。再见。恩……」说完她先收了收肚子,然后大叫一声,猛的把肚子鼓起来,听见轻微的「噗」的声响,她柔软的肚皮恢复了原来的形状,但刀尖却留在了原来的深度,因为疼痛,她的肚子快速的起伏着,鲜血停了几秒匆匆的喷涌出来。

  「啊……啊……啊……」她开始大叫出来,但又很快恢复她原先的那种呢喃……

  「你知道吗?刀子捅到我的肠子里了,很疼,也很刺激啊……」刀子在她柔嫩的小肠里静止不动,但我的手能隐约的感觉到,她的小肠正在蠕动着,冲撞着锋利的刀封,由于她的肚子起伏的,她的肚脐眼象一张婴儿的嘴唇,贪恋的在刀子上来回吸吮着……姚兰的手把我抱的更紧了,另一只手紧紧攥着自己柔软的肚皮,忍耐着巨大的疼痛,但声音还是保持着她那消魂搬的呢喃……

  「你知道吗?我的小肠正缠着你的刀子哦,恩……疼的很过瘾,恩……啊继续呀……」我把手里的刀子慢慢的绞动,让刀子任意的在她的小肠间游走,慢慢的向下压着刀把,让锋利的刀刃切裂着她的丰盈白皙的小肚子……

  「啊……嘶啊,恩……」她呻吟的声音听起来不象是在遭受切腹的痛苦,而是在享受这一种不可多得的高潮……但她的身体还是因为疼痛不自主的向下蹲着,刀子在她柔软的肚子上割了又五六公分的口子,她突然说了句让我吃惊也是我今世听到的最美妙的一句话。

  「把刀子拔出来吧……啊……把手伸进来,啊……」尽管她的血沫不停的从她性感的嘴唇间涌出,但她还极力用那种声调对我说着。我拔出刀子把刀子藏在腰里,用手慢慢的伸进她小肚子的伤口里,捏弄着她的小肠,那种滑腻腻,柔软的感觉是我以前没有体会过的,她开始呕吐了,说话越来声音越小,

  「摸到我的肠子了,好兴奋呀,啊……拿去哦……吧,都送给你好吗?」我的暴虐的欲望已经到达了爆炸的地步,在她肚子里,我紧紧抓住她的肠子,猛的拽了出来,圆润盘节的小肠,带着奔涌而出的鲜血和黄色的脂肪颗粒被我拉出了她的肚子,抽肠的疼痛让她把肚子腆的好高,好象不舍得肠子的离开,但她的手却使劲的挤压着自己的肚子……她嘴里的鲜血不停的被呕吐出来,

  「喔……呃……我的肠子很粗是吧,一点不象我呃……想象中的性感,呃……」她不停的呕吐着,被拉出来的肠子松散的挂在她被切开的肚子上,机械却无比柔美的蠕动着,她的手摸着自己的肠子然后眼睛神情的看着我,慢慢的倒了下去,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微笑,我把她放在地上,她开始抽搐了,

  「我不陪你了,再……」那种奇怪的笑容凝固在她的脸上,身体却慢慢的僵直,冷却……我把她那失去光芒伶俐的眼睛用手给合上,然后慢慢的站起身来。
  「我靠,不会吧,黑子,我真他妈的服你了,杀人能到这种地步,看的我都想他妈的作爱!真他娘的过瘾!」四毛从后面边走过来边说着。我感觉他到他拍到我的肩膀的时候,猛的一转身,手中的刀子狠狠的刺进他的胸口,他的笑容凝结了,我猛的抓住他,顺手把他的枪从腰里拔出来,用他的身体作盾牌,对着刚才的观众扣动了扳机,那几个人在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被一枪毙命,重重倒在地上。转眼就剩那女人呆呆的站在那里,我用枪指着她,慢慢的走了过去,
  「啊,不!太疼了,我不干!」

  说完把手里的刀子扔过来打在我的头上,转身想跑,我手里的枪响了,一枪打在她被丝袜紧裹着的大腿上,她踉跄几步扑倒在地,但还是艰难的向前爬着,我捂着头上被刀子划破的口子,很奇怪一点都不疼,鲜血从伤口匆匆的流下来,我提着枪,慢条斯理的走过去,想一个猛兽在观察已经到手的猎物。我看着她惊慌恐惧的表情简直是一种享受,我用脚踢了踢她因丝袜包裹而形状优美的屁股,她停止了爬行,无助的哭了起来。

  我蹲在她的身边,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表演,我仔细的看着这女人,摸样倒不让人讨厌,长的应该算是比较妩媚那种吧,皮肤很白,而且看上去嫩的那种,胖胖的,她的臀腿在丝袜的紧绷下,现得玲珑精致勾勒出优美的臀形,丝袜的上端在她柔软的肚子上勒出一道深深的褶皱,包裹着她圆润性感的肚脐眼。我看着她,不禁咽了口唾沫看着她抽泣,浑身的皮肉都在轻微的抖动。我用枪把她的下巴抬起来,看着她被哭花的脸,

  「你到底想怎么样嘛?你放过我好不好?我什么都给你……」她抽泣着说。我挑着她的下巴,让她慢慢的站起来……

  「让我打你的肚子好不好?」我面无表情的问她。

  「好,好,只要你不杀我……」她诚惶诚恐的点着头,带着哭腔回答我。
  「你要求我打你才行,知道吗?」我边说边帮她把腿上的伤口包扎上,以免她失血过多,我准备要她坚持很长时间才杀了她,起码也和姚兰的时间一样。
  「打我肚子吧,求求你」她带着哭声哀求着。我看了她一眼,然后后退一步,把枪对着她的脸。她顿时面色苍白,

  「你不是说我求你打我就不杀我吗?」她惊恐的大哭起来。

  「你勾引四毛的时候不是这样的哦,他能养你,但我能杀你?你最好想清楚,你还有一次机会!」

  「你想怎么样嘛,你说呀。」她焦急的看着我,我没有回答她,但我手指压开手枪的保险。

  「黑子哥,打小妹的肚子好不好,小妹的肚子又白又胖,打上去好舒服的,来呀……」她完全不顾腿上的伤痛,双手在自己白胖的肚子上淫荡的抚摸着,我慢慢的把手枪插在后腰里,双手抱胸,观看眯着眼观看着她的表演……

  她见我收起手枪,顿时松了口气,但表演的更卖力了……她的身材属于那种微胖的那种,大大的乳房似乎想摆脱乳罩的束缚,在她的乳罩里随着身体的摆动也慢慢的蠕动着,看上去似乎里面是液体在滚动。上腹部显的松散柔软,而在丝袜松紧带勒出来的褶皱的分界下,她小肚子和大腿却显的紧绷浑圆,在仓库白昼般的灯光下映射出金属般的光泽……

  「你是不是喜欢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很软的,人家肚脐眼也很性感呀。我给你跳肚皮舞吧?」说着,她款款的扭动着腰枝和丰满的屁股,来带动她肥满肉感的肚皮和乳房抖动起来,双手把连裤丝袜的松紧带也慢慢的推到丰盈白皙的小肚子下面……随着她深圆性感的肚脐眼和肥美柔嫩的小腹渐渐的展现在我前眼前,我的对她的讨厌和仇视也逐渐变成性欲升腾起来,我抓过她,双手在她肉感的肚皮上使劲搓揉着,她的身体摸上去是一种棉花般的质感,那种松软滑腻的感觉刺激着我内心深出那一触即发的疯狂……

  「啊……黑子哥,你的力气好大呀,摸的人家下面都痒了,不要摸了,操我嘛。」她娇媚的淫声浪语让我性欲大增,我的手指慢慢的在她又圆又大的肚脐眼上搓揉着……

  「你是不是喜欢人家肚脐眼呀,啊……摸的人家好痒嘛……」她继续淫荡的说着,她的肚脐眼真的很深,我的拇指深进去几乎消失了一半才摸到底部,我一只手抱着她那被丝袜紧紧包裹而显得光滑圆润的屁股上,一只手的拇指缓慢仔细的在她的肚脐里抠摸着,柔软还是柔软,她的肚脐眼似乎没有蓓蓓和姚兰肚脐里面的那种硬块,把我的手指深深的吞噬进去……

  「啊……痒死了,下面湿了嘛,抠到人家肚脐里面的肉疙瘩了呀,痒啊……人家好痒啊……」她嘴里说着,身体不停的扭动,双手也紧紧捧着我的脸,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现在她的眼睛里好象没有了恐惧,更多的是兴奋和妖媚……我闭上眼睛享受着她的淫声浪语,还有那来自她肚脐眼里那种温暖,柔软和那种不可名状的快感,逐渐占据我的大脑,并不断的象我的身体各处疯狂而迅速的扩张……我的手指好象不受我脑子的控制,使劲的把她的肚脐向她的小肚子里按进去……

  「啊……噢……好刺激呀,从没有这样的感觉……啊……肚子会爆的呀……」她大叫着,听起来不象刚才那样,出于迎合或诱惑的声音,更象是一种内心兴奋的表现,而且她的肚子也没有象蓓蓓那样由于疼痛而出现的绷紧现象,而是完全放松的……她那被肠子挤的圆鼓鼓突出来小肚子,也前后挺动着迎合着我的手指,她的手也从我的肩膀上放下来,一只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圆鼓鼓的小肚子。

  「啊……肚脐眼看不见了,恩……都到小肚子里了呀,肚子鼓鼓的,真的很刺激嘛……」伴随着她的叫声,我的手指开始剧烈的在她柔软的肚脐眼里旋转搅动着,仔细感觉着她肠子在我指尖蠕动……

  「不要停,真的好舒服,好刺激嘛……」她亢奋的晃着头,长发飞舞,汗水溅到我的脸上。接着她猛的拉开我的手,疯狂的解开我的皮带,兴奋使我忘记了危险的存在,忘记了她是一个敌人,一个随时可将自己制于死地的女人,她撕裂身上的连裤丝袜,用她湿漉漉的阴部向我早已硬挺的阴茎上狠狠的坐下去,然后用她淫水泛滥的阴道不停的上下套弄着我的阴茎,与其说是套弄,不如说只狠狠的砸落,因为我感觉每一次的进入我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子宫口对我龟头的冲击……我们的肉体相互碰撞着发出和大的声音,我的双手拇指狠狠的掐进她的肚脐眼里,她的叫声也近似于疯狂……

  我要爆发了,我尽量克制我的身体,想延长这样疯狂作爱给我的快感,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她突然停止了动作,让我的阴茎停留在她的引导深处,还是那种狂野的眼神看着我,

  「我要给你最刺激的,让你你永远都忘不了我。」她说着,身体还在缓缓的挺动,让她的子宫口摩擦着我的龟头,从我身上找出香烟,点燃,狠狠的抽了两口,然后她甩了一下长发,接着她用手指摁住自己肚脐边缘,轻轻的分开,她的肚脐一下子张了开来,呈一个大大的椭圆形,我能看见她肚脐眼最深处的的层层叠叠的肉结,和她那螺旋状向内延伸黑灰色的褶皱,她看了我一眼,然后把灼热的烟头慢慢的靠近自己的肚脐……她的手停在那里,好象在聚集勇气,然后慢慢的在自己肚脐底部娇嫩的肉结上烫了一下,我看到她雪白的肚皮么每个的收缩了一下,同时觉得她的阴道里面的嫩肉象一个手,狠狠的把我的阴茎攥了一下,灼热的疼痛让她的飞快的把烟头拿开,但她又固执的把烟头送进去……

  「咝……啊,好烫!你舒服了吗?」她呻吟着问着我,脸上的疼痛和眼光迷离享受交汇成一个奇怪的表情里,然后继续在自己的肚脐眼里拿烟头点烫着,每烫一下,她的阴道就回剧烈的收缩一下,

  「咝……刺激吧……咝……啊,过瘾吗?咝……你知道吗?我正在烫自己的肚脐眼,啊……我是不是很贱呀……」每烫一下她都诱惑的问我,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猛的挺动腰身,用龟头狠狠的顶撞着她的子宫口,在剧烈的顶撞下,她把烟头狠狠的按自己的肚脐深处,让烟头尽情的在自己的肚脐眼里灼烧着……
  「呃啊……好刺激!啊,啊,啊,操啊,操啊,操死我吧!抠住我的肚脐眼操我呀……」她大叫着,身体僵直起来,双手狠狠的按着插在自己肚脐眼里已经断掉的烟头,同时阴道也紧紧的夹着我的阴茎……我拉开她按着肚脐眼的手,手指在她肚脐眼里使劲的扣着,把刚烧上去的烟灰扣出来,同时也使劲的把她肚脐眼里面刚被烧出水泡弄破,然后不停的猛戳她的肚脐眼,她那柔软的肚皮想涟漪一样荡漾起来……

  「啊……啊……我那个被烫的在流水的肚脐眼,被你抠着,刺激死了呀……」我感受着她淫荡的狂叫,和一阵紧似一阵的喷发的感觉,终于爆发出来,滚烫的精液冲向她的体内……我们喘息着,她趴在我的身上,一只手慢慢的爱抚着我,我闭上眼睛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温……我觉得她离开了我,坐在我身上,突然,一个金属撞击的声音尖利的划破着种让人温馨回味的空间……

  我睁开眼睛,看见她正拿着手枪对着我,很显然,手枪里没子弹了,她双手捧着手枪,突然失声痛哭起来,我一拳把她打到在地,愤怒的看着她,其实和她经过这样的经历,我已经不忍心杀她了。但我觉得不能心软,不然的话后患无穷。
  我慢慢的走过去,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不,不,求求你,不要……」我不管她的哀求,找到一段电线,扔给他,
  「把自己的肚子勒起来,我不杀你。」由不得她不信,我的语气很温柔,温柔的我自己都不感相信……

  「不要杀我,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她痛哭着说着,同时用电线在自己的腰间缠绕着,

  「勒紧,」我用同样温柔的语调命令她。她讨好的使劲着自己的肚子,一会她的小肚子被勒的凸出来了,我满意的看着,然后把她身后的吊重物的铁链穿过勒在她后背的绳子里,然后拉动铁链,她的身体逐渐离开了地面,就在她的脚刚刚能接触地面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细细的电线由于承受着她全身的重量,她丰满的肚皮紧紧包裹着电线,以至于看不到电线的存在,只看见一道深深的褶皱……我从地上拾起杀姚兰的刀子,在她娇嫩的肚皮上划了一道,从肚脐下面一直到阴毛边缘,不是很深,只是划破了表皮,然后把墙边靠着的大灭火器推车推了过来,放在她的面前。

  「你说过不杀我的呀,你说过的……」她哀求着,不解的看着我忙碌着。我笑了笑,看着她,然后把灭火器的管子拿了出来,然后狠狠的插进她的屁眼里,由于大灭火器的管子比小的要粗,插入疼痛使她屁股上的肌肉紧绷,在空中徒劳的踢腾着腿,我继续把管子深入她的身体,直到管子前端那十几公分的金属头全部进入她的屁眼里,我用她身上剩余的电线把灭火器的管子固定在她身上,
  「好疼呀,不要!求求你,拔出来吧,你到底要怎么样嘛,你说呀……」她继续哀求着,我不管也不回答她的哀求,当一切准备工作都完成后,我看着她,慢慢的把手伸向灭火器的拉环,「啊……不要,求求你,不要……」焦急的叫着,哀求着,我看着她惊恐的表情,猛的拉掉拉环。一声轻微的闷响,我看见她的身体猛的绷直了,头猛的仰了起来,从她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很压抑的呻吟声,好象是从她身体的深处被压出来的声音……但这种声音很快就被疼痛或恐惧的时候发出来的那种尖利的叫声说代替……我后退几步找个距离不远的木箱坐下来,慢慢观赏自己的杰作,

  「啊……啊……肚子涨死了,快,快停下来,不行了,肚子要爆了,啊……」随着她的叫声,她的小肚子也在不停的变大,她拼命的挣扎着,双手按着逐渐膨大的小肚子,由于上腹部被电线扎着,所以灭火器的泡沫和高压气体上不去,只是在不断冲压着她娇嫩的大肠,在她的小肚子上可以明显的看到她大肠被充满的形状,从她的屁眼里不断有白色的泡沫喷出来,突然这个形状被打破了,逐渐弥漫带她整个小肚子,

  「啊……肠子破了,救救我,我好疼呀……」她惨叫着,双腿使劲的踢腾着,徒劳的用手按着小肚子,看着自己的肚皮集聚的膨胀,现在大的象个孕妇,埋藏在雪白的肚皮下面的静脉根根显现出来,原先深陷的肚脐眼也凸出来,她肚皮上的刀口,现在也在不可思议的变大变宽……鲜血开始由小变大的喷涌着,眼睛痛苦带着惊恐地盯着自己的腹部。叫出来的声音已经是一种用尖利的东西划过玻璃一样尖利刺耳……

  随着一阵奇怪的「咕吱」声,在腹内超强的压力下,她的小肚子裂开了,随着伤口的崩裂先是大量的血和白色泡沫的混合物喷涌出来,接着她肥美的肠子被挤出了腹腔,滑腻腻的肠子蜿蜒的蠕动着从她的伤口里翻涌出来……她惊恐的看着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徒劳的抓着自己的肠子,想把她塞回肚子,高压灭火器还在嗡嗡的工作着,不断的在向她大肠里注入着,她的肠子还在固执的向伤口处涌出……

  慢慢的她的挣扎变慢了,最后停止在那里,象一个没人控制的木偶,飘荡在那里……

  过了一会,我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颈动脉,已经没有了脉搏。我拿出了手机,拨了局长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