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小嬿的甜蜜家人恋故事
小嬿的甜蜜家人恋故事
 嬿,你在发抖,会感到冷吗?舅马上让你的身子热起来!」就在我还没有时间能理解这句话的涵义之时,我的身子猛然地被舅舅翻转过来,随之而来的,一股像是火烧的灼热触感猛烈地袭上我的乳头。 坚硬的牙齿时而轻柔、时而激烈地在我敏感的殷红蓓蕾上囓咬,惹得我情不自禁地呻吟不止。-
-
  微微睁开眼睛,看到舅正低头如痴如醉地含着我的乳头仔细品嚐……看着舅表情陶醉的模样,让我压抑的情欲一下就点燃了!-

-  「嗯啊……轻点……」意乱情迷间,我不禁轻呼出声。-

-  「那……这样呢?」舅舅稍稍顿了一下,接着改由灵活的舌头在我硬挺的乳头上不停地打着转。 我可以清楚感受到乳晕上的每一个毛孔、每一根细毛一次次被它拨弄的快感。天啊。我真的没办法抵抗这种挑逗!它弄得我心痒难耐,弄得我开始渴求更深一层的侵犯。-

-  「舒……舒服……啊啊……好舒服……」-

-  而舅舅像是受到了激励,将手也加入战局,开始搓揉起外甥女的一对饱满乳房,「嬿的奶子真棒!」舅舅一面把玩,一面赞叹不已。-
-
  听到「奶子」这种粗鄙的说法出自儒雅的舅舅口中,我感到更加羞辱也更加兴奋。 我的乳房比起舅妈丰满了许多,被舅舅大力揉捏亵玩之下,内心居然隐约产生出一股莫名的优越感。
-
-  「喜欢吗……嗯嗯……对……就是这样……好棒……」舅的大手一路向下探索我的肉体,在我小巧的肚脐上略作调戏之后,本想直接往下深入人家私处探索,但此时舅像是发现了什么,讶异的看着,原来我……原来是我泛滥成灾的浪蜜弄湿了一好大片的床单!
--
  『嬿看看这个,你还是真是有够淫荡的!你自己说,该不该处罚呢?淫荡的贱货!』虽然舅只是静静地看着我,但……舅的眼神似乎是这样的意思呀!
--
  「嬿,让我们做些更舒服的事情好不好?」
--
  这……言下之意就是舅舅跟我求欢了吗?因为舅不可能没有察觉到,此时外甥女的小穴已是春情盎然,湿漉漉地等候着阳具滋润。-

-  「那……那是什么?」我假装听不懂他的暗示,故意这么问,心里却期待听到更露骨、更煽情的勾引。-
-
  『嬿,舅舅好想跟你做爱,好久以前就想把你变成我的女人!』如果舅这样说,那我该如何回应?-

-  『好,我也……也想跟舅舅爱爱。』我该这样毫无矜持地赤裸裸回应他的欲望?在我还没有得到答案前,就这样让他光明正大地进入我的体内?
--
  「嗯哼……」舅的手指轻而易举地就探入了我的阴道,「好湿啊!嬿都已经这么湿了啊,所以你是想要了?」舅故意把沾满爱液的手指在我小腹上游走,留下一道道像是蜗牛爬过所留下的斑斑水渍。-
-
  「讨厌……还不是因为舅……」我意有所指的娇嗔着。
--
  「所以……你想要更舒服吗?想要吗?」舅舅眼见我似乎就要沦陷,手上的力道更是强而有力。
-
-  「嗯哼……」唉呀,我还是忍不住呻吟出声。舅舅像是获得了我的默许,更加恣意妄为。
-
-  「不……不可以亲小穴!人家MC刚走,还有点脏脏的……」还来不及听完我的抗议,舅那让人无法招架的舌头目标已经对准了人家大腿之间!我蜷着身子试图想要抵抗舅舅的攻势,但挣扎间舅舅的已用力地掰开我湿答答的肥美花瓣,并毫不留情地对着小荳荳狂野的舔舐着!
--
  「嗯……啊啊啊……不会……觉得人家那边脏脏吗?」我掩着脸,羞耻得都快哭出来了。-

-  「才不会,因为舅爱你!」
--
  「真……真的?舅……你爱人家?」我等了两年的答案终於亲耳得到解答!-

-  真的如公所说的,舅舅是因为爱我所以才跟人家结合的。我……真是傻瓜,居然为了这种简单的事悬了好久的心。
--
  我睁开眼睛,恰巧与舅舅两人四目相对,刹那间,看着舅也同样深情地看着我。这一刻,我就像走入时光隧道,回到那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面对自己仰慕的舅,他的任何要求都像是神谕,让我根本没有能力拒绝。-
-
  「嗯……嬿,你要舅舅怎么做?」为了让我乖乖就范,舅舅再次加快了手指抽插小穴的节奏,在强而有力的快感支配之下,连我最后的一道防线也失守……我,只能任由他摆布。
--
  「人家……人家想要……舅……插进来穴穴……」最后还是由我亲口说出来了。我……我真是不守妇道的淫妇!-

-  「那……舅可以不戴套吗?」舅轻吻着我的耳垂,让我整个六神无主。
--
  「可……以……」我既不守妇道又淫荡,为了贪图更高的感官刺激,居然点头答应了:「随你……这次嬿都依你……」自从生了宝贝北鼻之后,我还是头一次答应让公以外的男人无套插入!
--
  「『这次』?你……」舅惊讶地停下了对我的攻势。啊……我居然不小心说溜了嘴!
-
-  「嗯……人家知道那天在舅舅家跟人家爱爱的人不是公……是……是舅……你……「「那……你公知道吗?」舅起身坐着,警戒地朝着门口望去。-

-  「没有,人家没有打算跟他说。 」我听从公的建议并没有老实的说出真相。-

-  「为什么?你难道不恨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舅神色讶异地回头看着我。
-
-  「没有……」此时安静到真的连针掉落都能听见的程度:「因为……人家其实也……也想要……跟自小就最宠人家的舅……舅……爱……爱的……」最后那几字小声到连我自己都快听不清楚了。
--
  「你也想要?嬿,你是说真的吗?」听到我的告白,舅原本一身紧绷的肌肉这下才放松了下来。-
-
  「嗯……人家是……真的想……」伴着浓浓的鼻音,我的声音已低到任何人都无法听到。
-
-  「好,好,今天就让舅舅好好宠宠你。」舅舅从身后将我娇小的身体整个搂在怀中,少了直接面对面的尴尬,让我能放松地接受舅的大手在我的身上温柔爱抚,而舅的唇更是像是雨点般不停地洒落在我的粉颈上。-

-  「这条项链……是舅舅送你的新婚贺礼吗?」舅吻着我的锁骨,把玩着我身上唯一的武装。
-
-  「嗯……可以请舅帮人家拿下来吗?」
--
  「好,舅帮你解开。 」
--
  拿下项链,像是解除了一切礼教束缚,现在的人家不再是属於公的专属品,而是……而是舅舅的小情人,是专属於他的爱奴。
--
  我感觉到舅的呼吸声在我耳边越来越急促,终於……公所期盼的那一刻到来了!-
-
  「那么……嬿……舅……我要……进去嬿……里面了?」「嗯……」我微微点着头,内心七上八下的等待舅舅何时将我占有:「嗯嗯嗯……舅……人家……身体好热……」舅挪动了一下身体,我隐隐约约感觉到大腿被他缓缓地分开,欲火中烧的野性在小穴前迟疑。
--
  「嗯……啊啊啊……」红润的头头抵在小穴口磨蹭了许久之后,终於分开了我湿润的花瓣,以极为缓慢的步调,那炽热的坚挺就这样缓缓地没入了我体内。-
-
  「嗯啊……啊啊……舅……舅……吻……吻我……」浓情的口舌交缠间,舅的坚挺在我的体内开始抽动,「啊……唔……」像是害怕自己发出更多意乱情迷的喘息,我更加狂野地与舅舅激吻。-

-  舅温柔的抽送了一阵子,突然原先的缓慢沉重开始转为热情激昂,每一次抽送都能让我感觉到那力道越来越强、越来越狂野!像是被拘束的野兽挣脱了长久以来的箝锢,将源源不绝的兽性发泄在我的肉体上。-

-  我咬着牙不敢发出声音,但是偷情的快感反而让舅舅像是发了疯一样在我身上发泄着性欲,「嗯……啊啊啊……」最后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让我的淫声浪语在小小的和室里回荡着。-
-
  虽然舅并没有像公他有着过人的尺寸(人家公的棒棒真的好粗),也不像公的朋友一样,精力旺盛的每次都猛插到人家快喘不过气(羞),但那种背德乱伦的罪恶感却是伴随着舅每一次的抽插,一次次地把我推向欲望的深渊。
-
-  「嬿的小穴还是跟以前一样好湿好紧,一点都不像是生过小北鼻的女人。」舅不停地在我耳边赞美我的紧实,像魔鬼的诱惑让我分泌出更多的爱液让舅舅享用。
-
-  「舅……好……好棒……舅……再用力……嗯嗯嗯嗯……」刚刚离开的亲戚哪里会知道人前乖巧的小外甥女,人后居然这么淫乱地跟自己的亲舅乱搞!不但如此,还像只欲求不满的母狗般要求更多的抽插跟爱抚。-
-
  「舅……人家想要从后面来……」我主动地翘高蜜臀,媚眼如丝的魅惑着舅舅。-
-
  「好,那我来了!」
-
-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舅牢牢地扶着我的臀,让我趴着像是只乖巧母狗般,从人家背后卖力地抽插着。这个姿势让我不但可以看到自己激烈摇晃着的丰满乳房,还能看到舅舅因用力而紧绷的阴囊,而我居然感到无比兴奋。-
-
  「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撞击声,那根坚挺每每都撞击到了我灵魂深处,那个让我意乱情迷的乐园!我感到好羞耻,又感到一种前所未曾体验过的莫名快感,如嗑药上瘾般的让人无法自拔。这就是乱伦的感觉吗?这种从没感觉过的莫名兴奋感觉就是让人隐晦避而不谈的乱伦吗?
--
  「嗯……再深点……舅舅……嗯啊……人家要再深点……求你……啊啊啊啊啊……嗯啊……顶到了……舅顶到了……啊啊啊……顶到人家那儿了……」现在干着我的,不是我最亲爱的男友老公,不是聊天室里互相排遣寂寞的无名网友,不是公司里那假装暖男猛献殷勤,逮到机会只想偷香窃玉的男同事,更不是派对上那些急於炫耀自己性能力的种马……而是从小到大我当成大哥哥、当成父亲仰慕的舅舅!那种心理上的矛盾跟肉体上的欢愉让我快要疯狂。-

-  「啊……好……舒服……啊啊……」我全身依旧酥麻,只能靠着断断续续的呻吟来表达我的赞美。
--
  「唔……好深……啊……好舒服……啊啊啊……」我最后居然……居然还兴奋地被自己舅舅的肉棒给插到了高潮。-

-  「啊……好……好棒……舅舅……嗯……啊……人家好爱你……啊啊……」「啊……嬿……我的嬿……我也爱你……」喘息声中,我跟舅用最原始的方式交流着彼此的爱意。
-
-  「嗯啊……舅……人家要……要到了……」汗珠不停地由我红通通的胸前滑落,从未感受过的强烈收缩由交合处传来,我感到决定性的一刻就要来了!-

-  「射给人家……舅舅……全部都……射在小穴里头……」「好……嬿……舅全射给你……」听到我勾魂般的请求,连舅也无法坚持,腰上强烈的阵动之后,一股暖流随即从小穴里传了开来。-

-  「喔……嬿……舅全部都射给你……射在你的小穴里面……」伴着舅一声低吼,舅已将满满的爱意全都赏赐给了亲外甥女的小穴。
-
-  我是多么的下贱……我不但跟舅舅乱伦性交,还让他的精液灌满我曾孕育北鼻的神圣子宫,那个原本专属於丈夫所支配的禁区,现在也被舅舅入侵占有了。
--
  「还不要……还不要拔出来……」高潮还没完全退去,我羞於让舅看到我欲望高涨的妖艳脸庞,反射性似的紧紧靠在舅怀中,让舅舅的肉棒停留在我体内直到欲望退去。-
-
  「唔……唔……」舅与我湿吻了起来,这时突然一阵莫名的感觉冲上心头,让我的泪水像溃堤一样狂泻不止。-
-
  「怎么了?为什么哭了?」舅被我无厘头的反应弄得手足无措,只能将我像被梦靥吓醒的小婴儿一样牢牢抱紧安慰。-

-  「人家不知道……人家不知道……」奇怪的是这种感觉不像是悲伤,反而好像是如释重负后的解脱。-
-
  这时,我看到内心那个始终蹲坐着哭泣的小女孩,终於起身对着我微笑了。
--
  「要幸福喔!掰掰~~」小女孩笑着说完,一瞬间像蒸发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而我的内心深处似乎在这一刻像是露出了好久不见的曙光,而这道光也将一切阴霾全部都一扫而空。
--
  我才领悟到这场性爱冒险表面上是为了公公,但也可能我自己内心早就有这个意思,只是一直被我自己压抑在内心深处,而体贴的公早就看出这一切,费尽心思为我而做的?-
-
  「好……没关系……嬿……没事了喔?」过了一会,我的心情稍微平复下来之后,舅示意让我起身。
-
-  顾不得小穴还不停地渗着舅舅温热的精液,我趴着身子小心翼翼地将舅的肉棒含在嘴里做着每个跟我爱爱的男人都爱的事后清洁。-

-  「嬿,你真的好乖,好让人怜爱!」舅一边细细抚弄我零乱的发丝,一边用湿纸巾细细地擦拭着我的私处。
--
  「嗯……舅……不要摸人家穴穴啦……人家会有感觉……」被舅舅这样爱抚着好舒服,让人家又要被挑起情欲了。
--
  「要是我年轻十岁,现在可能又把你给吃了。」舅舅就算没有年轻十岁,依他的体能,要再疼爱人家一次也是很轻松的事情吧?
-
-  「十年前人家还没满十六岁呢,那就是诱拐未成年少女了,会被警察抓走的喔!」「要抓我可以,不过得让我亲够本才行。」舅把我搂在怀里,温柔地在我身上不停地亲吻跟搔弄。
--
  「舅……谢谢你……」
-
-  「怎么了?突然谢起我是为了……」舅停下动作,不解的看着突然破涕为笑的我。
-
-  「今天人家终於成了舅的新娘子……虽然人家等了好久……好久……像个傻瓜一样……但是……」「但是?」
--
  「但是人家总算完成心愿了!」我笑着抹去眼角的泪水,再度与舅激吻。
--
  「唔唔……」浓情密意间,舅的骄傲再一次热情地探索起我的秘密花园……************「人家先去浴室整理一下身体……舅,晚安了喔!」等到第二回合结束,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间,唉呀!自我进房都快要超过两个小时了,公不知道是不是等到发疯了呢?
-
-  「嗯,晚安~~嬿,以后舅舅再找机会好好疼爱你,好不好?」「嗯……好……」舅依依不舍地与我吻别,不过我并没有如自己所说的去卫浴间冲洗,而是带着一身狼狈的交合痕迹直接回到客房,回到一个人在客房内久候的公身旁。
-
-  「怎么玩了这么久?怎么样,顺利吗?」
-
-  「嘻嘻……公,你看……喜欢吗?」我灵巧地跳上梳妆台,大大地分开了双腿,妩媚地展示舅舅在我小穴里喷发的激情痕迹。-

-  「哇~~你舅射了真多啊!宝贝的穴穴到小菊花都黏乎乎的,真是有够淫靡的,公爱死宝贝了!说,舅射了几次?」「这样……」我害羞的比了个「V」的手势。
-
-  「两发喔?」公开心到都忘了控制自己的声量!唉呀……羞死人了。-
-
  「嘘……宝贝公小声一点啦!要是不小心被舅听到怎么办?」哼,得意忘形的笨蛋!-

-  「对不起,因为宝贝真的好棒!宝贝呀,『家人恋』的感觉是不是很甜蜜、很自然呢?」「嗯……人家……是……还蛮享受的啦……讨厌……」公不就明知故问吗?
-
-  就是爱看人家害羞低头的模样就对了!
--
  「都射在里面?」
-
-  「嗯……舅舅都射在穴穴里……」-

-  「那……下次也让你的那些Fans网友内射你好不好?我马上去安排。」公贼兮兮的看着我,妄想得寸进尺。-

-  「哼,想得美呢!人家不是说只有公公可以内射人家吗?啊……」人家才刚说完,就想起刚刚舅舅也把精液射了进来,还连射了两次,这样说一点都没有说服力。
--
  「可是你不是说色色葛格很可爱,有点想跟他爱爱吗?」「色色葛格的话……吼呦,人家再考虑看看啦!嘻嘻……」想到色色葛格传给人家的肉棒照片,看起来好可口……人家是有那么一点点想要嚐看看啦!-
-
  「不然还是你吃完了大叔想换换口味呀?你这个喂不饱的小骚货!」公边用手指头玩着人家湿漉漉的私处,一边不怀好意地看着人家。
-
-  「吼……公又在想什么坏主意了?」我喘着气,享受着着公对我的诱惑。
--
  「想说让宝贝……试看看舅大儿子的年轻肉棒啊!高中生青春的肉体喔!呵呵~~」我听了差点晕倒!公又要出难题给人家了喔?但是跟自己表弟爱爱会不会太over了啊?而且……小男生人家又不是没吃过,只怕底迪跟给人家破身的国中生一样只插一下下就射了,根本止不了人家的痒~~「小嬿淫娃,战况如何呀?哥哥硬死了~~」啊……我连忙拿起手机一看,色色院友葛格又传讯息给人家了。-
-
  「宝贝~~快跟他回报战况吧!人家都快为了你憋到爆炸了!」公淫笑说。
--
  「好啦,好啦~~人家好好『安慰』他就是了。嘻嘻!」嬉闹间,公的坚挺毫不忌讳地没入了我才刚遭舅灌溉过的黏稠蜜径……「嗯……啊……」我最亲爱的色公公,谢谢你精心帮人家准备的一切!爱你喔~~记得你最喜欢Celine Dion的歌了,人家有准备一段送给公公喔!代表人家的心意。啾啾~~CauseI‘ myourladyandyouaremyman。
--
  因为我是你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
--
  WheneveryoureachformeI lldoallthatIcan。
--
  当你有求於我我一定全力以赴,
-
-  We reheadingforsomething,somewhereI veneverbeen。-
-
  我们正朝着不曾经历的事,不曾去过的地方前进,SometimesIamfrightened。
--
  有时我很胆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