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她的淫夏
她的淫夏
 乱伦生活,只要爸爸不在家,我就把我的鸡巴插到妈妈阴道中,肆意的乱伦性交,母亲也不再有任何反感,甚至大多数时间是她主动!高中三年,我们一直如此。-

-  但是,这三年中也出现了很多变化!
-
-  首先是身体上的,随着我年龄的增长,当我上高三的时候已经十八岁,正是一个男人性欲最强的时候,只要可能我每天都要和妈妈性交,而妈妈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欲却不断下降。
-
-  当过了更年期后,她生理上的变化更加明显,月经没有了,性交时阴道中分泌的爱液逐年减少,到后来有时必须使用凡士林才能避免疼痛,身材变得及其臃肿,一米六几的身高,体重竟然达到了一百六,两片大屄唇变得极其肥厚,而且屄唇上出现了褶皱,阴毛却变得异常稀少,只有稀疏得几根,而且非常短,妈妈分开双腿时,需要用两手拔开才能看到阴道口和阴蒂,阴道经过我与爸爸长年得开垦,已经松得不成样子了,插进去快感不在象以前,每次性交妈妈都是在努力的迎合我,但依然不能完全满足我的需要。-
-
  后来我希望给她走走后门,妈妈同意了,但试了两次我觉得不爽,而且还很恶心,就又重新插她的阴道了。妈妈到还好,由于我的快感降低,每次乱伦的时间相对较长,她还是很容易达到高潮。-

-  其次是心里上的,我逐渐爱上了为妈妈舔屄!由于妈妈屄唇的变厚,阴毛的减少,妈妈下面象白虎一样,虽然有些褶皱,但依然不能掩饰母亲肥屄的诱人之感,所以每次乱伦之前总喜欢帮妈妈舔屄,这样不但能够让妈妈充分起性,还能让妈妈阴道尽量分泌爱液,同时还能增加阴道的紧度。-
-
  好在妈妈比较注意个人卫生,每次性交前都习惯把阴部仔细清洗一下,翻开两片屄唇,将里面知道洗的没有一点脏东西,然后喷上点淡淡的爽身水,这样当我替她口交时,就不会有恶心的感觉。-
-
  后来,我这种嗜好简直到了变态的地步,只要爸爸不在家,我总是吆喝和妈妈:「过来,肥猪,把肥屄拔开,让儿子给你舔舔。」这时妈妈无论干什么,总会放下手中的活,批开腿,让我把头钻到她的裆部,仔仔细细地舔她地肥屄,当然,舔过之后,往往我有忍不住用我巨大的鸡巴好好安慰一下妈妈的肥屄,真是爽透了!
--
  就这样高中三年一晃就过了,我顺利的升入了我理想的大学,高三毕业的那个暑假,正好无事,每天除了陪妈妈性交之外,就是玩儿,妈妈也让我弄得好像到了第二春,只要爸爸不在家,保准晚上缠着我和她过性生活,我也照单全收,放开手段,把妈妈伺候得服服帖帖。-

-  忽然一天晚上,妈妈接到小姨的电话,约妈妈去她家里玩儿,妈妈答应了。-

-  正好我也无事,妈妈说第二天带我去小姨家。-
-
  第二天,收拾好东西,我和妈妈称上了开往小姨家的公共汽车,小姨家住在乡下的一个小镇里,姨父是当地着名的企业家,常年在外面跑,所以小姨经常叫妈妈过去陪她!
--
  天气很热,车里人也很挤,我又爱晕车,所以一上车,我就和妈妈在公共汽车中央的连接部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站下来,我背靠着车窗,妈妈面对我站着,和我聊天,随着车子缓慢的前行,上来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挤,妈妈不断的向我靠上来,忽然妈妈身后不知是谁用力挤了一下,只见妈妈站立不稳直向我扑来,我赶紧伸手把妈妈一搂,妈妈顺势压到我的怀里,我关切的说:「妈,您靠着我吧。」妈妈不觉脸一红,但也实在没有好办法,只好就着这个姿势,面对面的挤在我的怀里。天气本来就热,妈妈又胖,很快妈妈就有些出汗,我打开了车窗,妈妈才感到好一些,由于妈妈下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短裙,里面还穿着昨天晚上性交时穿的小丁字裤,而我下身只穿着一件宽松的内裤,虽然隔着两片布,但我依然能够感受到妈妈丰满的阴部,高高的阴阜。-
-
  随着妈妈身后的人的拥来挤去,我感到妈妈下身的肉沟和两片肥阴唇,在我的鸡巴上滚来滚去,不一会,我的鸡巴就再一次忍不住坚挺起来,抵在妈妈的裆部,妈妈早已有了感觉,用双眼看着我,眼中流露出一种淫笑,忽然妈妈下身向后挪了挪,我坚挺的鸡巴一下摆脱了妈妈下身的压迫,一下竖成了120度,然后妈妈又压过来,这样我的鸡巴,正好让妈妈柔软的阴部压上。-
-
  虽然隔着两层衣服,我依然能够感到妈妈两片肥厚的阴唇中间的那道肉沟,而我的鸡巴正好躺在那道肉沟中,龟头的部分正好顶在妈妈的阴蒂上。-

-  随着车子的颠簸和人的拥来挤去,妈妈圆滚的下身不断的向我坚挺的鸡巴施压,同时她也不自觉的轻轻地隔着衣服用她的肉沟摩擦着我的鸡巴,我抬头望了一眼妈妈,只见这时妈妈的脸庞已经罩上了一丝红晕,双眼眯着,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在看她,我能够感觉到妈妈一直在克制自己的呼吸,但我依然能够感到她的出气速度有一些加速,我搂妈妈的手稍微用了用力,将妈妈的阴部用力挤在我的鸡巴上。
-
-  妈妈睁开迷离的双眼看看我,发现我正在看她,她的脸变得更红了,我冲她笑笑,她瞥了一下嘴,嘴角流露出一种让别人无法发现得微笑,只有我明白。车子还在前行,我看到周围的人都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变化,由于我靠窗,后面没有人,随着妈妈阴部的不断压迫,我也轻轻的用我的鸡巴轻轻的向前杵着,动作很小,别人根本发现不了,但妈妈确实感到了我动作的力度,红着脸对我笑笑,示意我小心一点,然后又眯上眼,享受下身带来的快感。-
-
  我的龟头非常大,非常硬,又正好顶在妈妈的阴蒂上,显然给妈妈带来的快感并不亚于真正的乱伦性交,磨了大约有十分多钟,就见妈妈咬住了嘴唇,皱起了眉头,显然她在刻意的控制自己,不让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失态,就这样又抱在一起磨了5分多钟,我忽然感到妈妈的身子忽然轻轻一颤,浑身的肉猛地一紧,再看妈妈,只见妈妈咬着的嘴唇已经张开,轻轻的吐着热气,双眼则完全的眯成了一条缝儿,同时我感到下身有些潮乎乎的,我知道妈妈可能高潮了。-
-
  为了不让别人察觉到我们的变化,我忽然对旁边坐的一位大姐说:「唉,大姐,太热了,把窗户开大点儿,我妈都受不了了!」那位大姐正在打盹儿,听到我的说话,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伸手把窗户又开大了一些。-

-  大约过了有一分多钟,我感到妈妈浑身一软,柔弱无骨,我知道她的高潮过了,只见她睁开眼,幸福的看着我,浑身都散发出一种女人特有的香味。要不是旁边有人,我真想把她按在地上,狠狠操操她的浪屄。
-
-  妈妈轻轻的依偎在我的身上,静静的享受着高潮后的放松,我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庞,虽然皱纹已经爬上了她的眼角,但在我的眼中,妈妈显得分外的妩媚。
-
-  我的阳具仍然坚挺着,而且随着车子的摇晃,我的龟头,仍然在妈妈阴蒂的部位来回摩擦,我尽量克制我的生理反应,但妈妈那丰满肉感的身体,就在我眼前,虽然隔着几层布,但给我的刺激依然十分强烈,终于,我性交的欲望越来越强烈,我使劲把妈妈下身推开,尽量不让我的鸡巴接触她的阴部,但欲望已经撩起,怎么也平息不下去。
-
-  妈妈似乎看出我有些不舒服,凑近我的耳边,小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嗯,没事儿,我能挺……挺住的,您注意点儿,别让人看出来,你下边都湿了!」这时,就听售票员报站了,离小姨家还有两、三站的样子,这时,妈妈看了看我,知道我憋的非常难受,同时,向窗外看了看,忽然一拉我的手说:「阿庆啊,走,我们该下车了!」「可是……妈妈……咱们还没有……」「啊,我忘了点事,先下车我再跟你说!」没办法,只好跟着妈妈向车门走去。-
-
  车停了,开门下车,下了车,才问妈妈:「妈,咱们干吗在这下车,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妈妈冲我笑了笑说:「别管了,一会你就知道了!」说话间,我们向四周望了望,只见公路两边都是高梁地,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镇子,车站上有几个拉面的地在等活儿,这时主动过来问我们去哪里,用不用车,妈妈摇摇头,但同时问他们去刘家屯怎么走,有个人告诉我们,从这片高梁地一直穿过去,绕过一条小河,和几个砖窑就到了。
-
-  妈妈又问这里有没有厕所,那几个人笑笑说没有,同时,冲着高梁地努努嘴说:「到地里找个没人的地方,随便方便就行了!」妈妈听完,叫了我一声,就顺着高梁地只见的小道儿向西走去,走了大约一公里多,果然有条小河,河水还非常清澈,妈妈让我看着东西,自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小解了一下,尿完了看看四周没人,有到河边把屄洗了洗,整理完了以后,拉着我继续走,我一直问妈妈干吗从这里走,妈妈笑笑不回答。
-
-  走过一座小桥,再向前走了一里多地,只见路旁除了高梁地之外,还有几座废弃的砖窑,这时天气已经接近中午,比较热,妈妈对我说:「咱们到砖窑那儿歇会儿吧!」说完领着我向砖窑走去。很快来到砖窑旁边,实在走累了,找了个阴凉的地方一屁股坐下去,妈妈到好像不累,竟然走进砖窑。-
-
  我一边歇着一边嘟囔着:「我说妈,咱们干吗走这里呀,多累呀,直接坐到小姨家门口下车不好吗?」只听妈妈从砖窑里说:「阿庆,你进来吧,里面比外面凉快多了!」我不情愿的站起身,拎着东西走进砖窑。
--
  这是一个暂时不用的砖窑,由于现在是农忙时节,所以没有人用,里面比较干净,有几处还有一些稻草,估计是农民干活累了坐在这里休息留下的,只见妈妈找了一个比较干净的稻草堆一屁股坐下,由于妈妈穿着裙子,而且妈妈在我面前已经不再掩饰,两腿大大的叉开,让凉风直接吹到里面。
--
  只见妈妈白色狭窄的内裤鼓鼓的,大腿白白的,看得我都快流出了口水。
-
-  我色咪咪地凑到妈妈身旁,一屁股坐在她地旁边,一只手早已伸到了妈妈裙子底下,顺着妈妈的内裤边沿伸进了里面,在里面抚摸了起来。妈妈也已经好像做好了准备,顺势倒在我的怀中,轻轻的凑近我耳边说:「你难道不想吗?」我迫不及待地一拦妈妈地腰,把她压在身下说:「你说呢,刚才你在公车上是爽够了,儿子都快憋死了,赶紧着,就在这里吧,肯定没人看见!」说完,我一下从妈妈裙子下面,把她地内裤扯了下来,妈妈也知趣地分开了双腿,任由我的手指在她的阴核处肆意的揉弄,只一会儿,妈妈刚刚平静的性欲又被我撩拨起来,放浪的呻吟起来,阴道中的爱液也流了出来,我看时候差不多了,一番身提枪上马,跪在妈妈分开的两腿只见,手中握住我那已经涨的紫红的阴茎,把龟头定在了妈妈火热的阴道口上,双手一揽妈妈的肥腰,下身猛地一用力,噗哧一下火热的阳具深深的陷入了妈妈两片肥厚的肉唇之间。-
-
  只听妈妈:「啊」的一声,紧接着骂道,「小畜生,你轻点,妈妈的逼都快让你操破了,哦……轻点儿……妈妈里面还……还很干,你……你……轻点……哦,疼……别……妈不让……让你操了……你再……再用力!……」说实话,刚才憋了我半天儿了,这会儿终于插进了妈妈的肥逼,哪里顾的了那么多,只顾疯狂地抽插,一根大鸡巴在妈妈地逼里疯狂地进进出出,五六十下以后,我感觉妈妈下面的液体逐渐多了起来,妈妈的呻吟也逐渐从痛苦转到了欢乐。
--
  「哦……儿子……你真行,……哦……哦……你快把妈妈的逼操豁开了,啊……啊……啊……哦,……你都快插到妈妈的子宫了……哦……儿子……哦……啊……啊……用力……妈妈……啊……」一边呻吟,妈妈一边挺动她的下身,迎合我的抽送,让我的鸡巴每次都插到底,又过了10几分钟,伴随着妈妈的呻吟,我感到妈妈松弛的阴道深处逐渐有些变紧,同时有节奏的开始收缩,我知道妈妈要来了,于是我更加加快了抽插的力量和频率,果然,妈妈这下可受不了了,嘴里胡乱的嚷起来。
--
  「啊……啊……儿子……操……妈妈……要你……操……逼……,啊……妈妈……哦……鸡巴……我要……哦……啊……」只见妈妈忽然猛地一躬身,双手死命的搂着我的屁股向她的下身按,同时两腿紧紧的夹住我的腰,我感到妈妈松弛的阴道这时更紧了,同时里面一阵强烈的痉挛紧紧的包裹着我的大鸡巴,强烈的吸取之势让我的也感到忍受不住了,赶紧抱住妈妈的大屁股,狠命的又抽插了几下,忍不住叫出声来。-
-
  「哦……妈……妈……妈妈……我……不……哦……啊……妈……我……哦……妈……妈……你……哦……逼……我……操……妈……我……我……操……哦……妈……不……哦……不行……哦……妈……啊!……」伴随着妈妈的高潮,我的鸡巴一阵强烈的跳动,一股憋了好久的浓精,深深的射入了妈妈阴道深处。-

-  我们相拥着,喘息着,欢乐的享受着这乱伦带来的高潮,说实话,这是这几年来和妈妈性交以来最爽的一次,谁都没有刻意的保留什么,两个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
-  我们紧紧的拥在一起,安静的享受这一切,空荡荡的砖窑中只留下我们母子性交高潮后粗重的喘息声,大约持续了两分钟,我才疲惫的爬自妈妈的身上,舔着妈妈的双乳;妈妈则象一堆没有骨头的肉一样平躺在地上,身上香汉淋漓,眯着双眼,继续享受着高潮带来的持续快感。-
-
  大约过了20多分钟,我已经软了的阴茎才恋恋不舍的脱离了妈妈满是淫水的阴道,伴随着我鸡巴的抽出,之间一股爱液伴随着一些乳白色的精液顺着妈妈的屁股沟流了出来,妈妈不禁「唉呦」了一声,赶紧伸手捂住了下身,同时着急的对我说:「阿庆,快给我拿点卫生纸,别把我的裙子弄脏了。」我赶紧打开妈妈的包,拿出纸递给她,但还是晚了,裙子的屁股后面的弄湿了一小片,妈妈一边擦一边说:「死东西,弄着么多在里面,又给妈妈弄了这么多水,唉……」我嬉皮笑脸的说:「妈,还不是你把儿子招得这么久,要不怎么能射这么多呢?再说,人家爽嘛,才射给你这么多,其实这对你们女人有好处。」「死样,你懂个屁,要是妈还行,这样早给你小王八蛋生个龟儿子了。」说话间,妈妈已经清理完毕,赶紧找到丢在一旁的内裤穿上了,催促我道:
-
-  「你想怎么的,要在这儿过夜?等会儿来人了,让人看见,还不赶紧穿衣服?」说实在话,我感到轻飘飘的,真不想动了,不过在妈妈的催促下还是爬起来穿上了衣服,和妈妈靠在一起又休息了一会,喝了点水,就背着东西,牵着妈妈的手双双走出了砖窑。-
-
  只见不远处已经有农民向地里走来,我和妈妈相视一笑,妈妈摔脱我的手,走在前面,我在后面懒洋洋的跟着。正午暖洋洋的阳光打在身上格外舒服,妈妈似乎脚步更加轻盈,不时的在催促我快点儿。砖窑其实离小姨家也就有一里多地的距离,也就10分多钟,我们就来到了小姨家门前。
-
-  开门的是小姨家的保姆,进到屋里,只见小姨穿着一件银色的短款睡裙懒洋洋的从她的卧室中走出来,穿着拖鞋,十个雪白的脚趾都染成了红色,睡裙下摆很短,刚刚遮住小姨丰满的双臀,看的出里面穿的是一件红色的内裤。小姨热情的招待我们坐下,兴奋的和妈妈说着话,并让保姆去准备饭,只见伴随着小姨举手投足之间,她那两颗混圆的乳房在睡裙下面上下颤抖,底胸的睡裙几乎包不住小姨的大奶,我斜着眼睛不停的偷看。
-
-  很快,饭菜上来了。-

-  我的确饿了,上午的远行在加上在砖窑中的激情交媾,早已让我感到饥饿难耐,也不管小姨她们的招呼,独自狼吞虎咽起来。
-
-  吃完饭,小姨把我安排在她的卧室旁边的房间休息,她搂着妈妈进了她的卧室接着聊起天来。我也不管那么多,实在是累了,倒在床上大睡起来,再睁开眼已经下午5点多,到外面转了一圈儿回来,吃过了晚饭,看了一会儿电视,就又睡起来。小姨和妈妈住在一个屋里,一夜无话。-

-  转过天来,小姨带着我和妈妈到小镇上转了一上午,下午又去看了一个在同镇上的远房亲戚,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上7点多钟,吃过了晚饭,又和到镇上的游戏厅玩儿了两个钟头,直到10点钟左右才回到家中,冲了个澡,进了自己的屋里睡了。
--
  半夜外面下起了雨,电闪雷鸣,把我吵醒了,正好憋了泡尿,索性起来上个厕所。我轻轻的打开门,向小姨卧室旁边走过去,刚走到小姨卧室的门旁,突然发现门缝中透出一缕灯光。-
-
  难道打雷声连她们也吵醒了?我心想着,想继续前行,但隐约从门缝中传出一阵轻微的「嗯……嗯……」声,我顿起疑心,禁不住停下脚步,把耳朵贴在门上,的确,声音是从小姨的卧室中传出来的,难道?……我不禁起了偷看她们的心,但我找了找都没有发现能够看到屋里的地方。-

-  忽然,外面一个响雷,下了我一跳,我有了主意。我轻轻握住门把手,向下扳了扳,发现里面没有锁,忽然耳边又听到了外面想起了连绵不觉的雷声,趁此机会,我轻轻的把门把手向下一按,并向里面轻轻一推,门发出轻微的一声响,但相对于雷声,无疑太小了,门开了一小道缝隙,一缕昏黄的灯光透出来,我把一只眼凑过去,向里面望去,看到的情景让我感到吃惊而又兴奋。-

-  只见小姨的床头灯亮着,在灯光的映照下,床上两个雪白的肉体正在那里扭动,只见小姨平躺着,头向里面,妈妈叉开双腿骑在她的头上,两个人似乎组成了一个69的姿势,妈妈手中握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正在小姨的两腿之间进进出出,同时小姨在另一面似乎也在做着同样的动作。-

-  原来妈妈正在和小姨……看着小姨的阴户,我不禁产生了一种无法抵御的乱伦欲望,我轻轻的把门开的更大些,由于外面下雨的声音比较大,小姨她们根本没有听见,我爬着进了小姨的卧室,并不声不响的向她的床爬去,离床大约有3米远的地方,妈妈忽然抬起了头,看到了我,她非常吃惊,但我示意她不要出声。-

-  同时,我用手指了指自己的下身,又指了指小姨的阴户,妈妈明白了我的意思,不动声色的继续刺激着小姨。
--
  我悄悄的站在小姨叉开的双腿之间,巨大的阳具已经涨得通红,由于小姨的脸让妈妈丰满的双臀挡着,所以根本看不见我。加之又有妈妈的辅助,一下我的龟头就顶在了小姨的阴门上,一用力,整根阴茎已经完全划入了她火热润滑的阴道,小姨一下有了感觉,抬头一看,只见他的亲外甥正用他粗大的鸡巴操她,她赶紧跟妈妈说:「姐,姐,你看,怎么你家阿庆她……不要……」这时,妈妈已经从小姨身上下来,好让我能够完全的压在她身上,我则知趣的一下按在住小姨,用力的抽送起来…那一夜之后,妈妈和小姨认真的谈了一下心,并告诉她所有的真相,并告诉她我还和二舅妈搞过,经过仔细考虑,小姨本身也是比较开放的人,看自己的亲姐姐都已经和亲儿子搞了好几年了,也没事儿,也就默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