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美国华人的来信
美国华人的来信
                                           美国华人的来信
 
  我姓李,今年四十三岁,在美居留有十七年,来美前一个月结婚,现为工程 师,当中班,下午三点至十二点。
 
  我老婆亚玲今年四十岁,珠圆玉润,书礼传家,父为中文教授,我老婆虽已 四十,皮肤白晰,因不能生育,身段保持得还好,亦颇具姿色,在家主持家务, 温柔淑德,正如一般贤妻形格。
 
  但最近两个月来,发现她行动有异,衣着新潮,神神秘秘。
 
  我有时夜间偶然打电话回家时,发现并没有人接听,后来明查暗访,我发现 她居然有了越轨行为,情夫为一个三十岁左右的越南华人,其貌不扬,于是我便 质问她。
 
  她要我先原谅她才肯把实情相告,我表示只要她实说,不再继续,就既往不 究,但她还是羞于启齿。
 
  于是我和她上了床、关了灯,在我苦苦追问之下,我老婆亦从实招来,告诉 我那情夫叫亚强,在一间餐馆当侍应,人人称他为强哥。
 
  以下是就是我老婆的自述∶两个月前的一日,我约了要好的姐妹亚美去餐馆 吃饭,她临时有事没来到,亚强见我独自一人,便上来勾搭。
 
  我初初对他并没有好感,但当他用凝视又带有情感的眼神望着我时,我发觉 我被他吸引,不由得偷偷去看他,同时心里也居然有性需要。
 
  真是冤孽了,跟着不知怎样地,我便胡里糊涂地给了他我的电话号码。 
  两天后,他打电话给我,初初说些客气话,跟着便借词挑引,言词中亦带有 淫意,令我听了心情荡漾,有极度需要男人慰寂的感觉,于是迷迷蒙蒙地按照他 所给的地址,一个人去了他的住处。
 
  他住的是单身公寓,当时他的门并没有上锁,我推门而入,见他就坐在床边, 他上身赤裸,下身只穿一条底裤。
 
  我顿时面上一热,他叫我顺手关门。
 
  我关好门后,他便站起身来,走近我的身边,我痴痴地望到他隔着内裤被巨 大阳具撑起之处,不觉口乾舌燥、心跳加剧。
 
  接着,他隔着衣服抚摸我,慢慢脱我的衣服,她脱下我的上衣,我紧张地捂 住我的胸部,他脱下我的内裤,我又不得不放弃上面掩住下面。
 
  我被他脱精光,当时觉得满面发烫,直觉上很想立即和他性交,但心中亦难 免非常羞耻,因为是第一次对着老公以外的男子赤身露体。
 
  这时亚强也已脱下内裤,右手将我抱住,左手摸住我的右乳房,而下面用巨 大的阳具贴住我下体。
 
  当时我的淫念愈升愈高,终于冲昏了理智,只希望他尽快将阳具插入,尽快 将我淫辱,才可以消去我欲火,但他只是眼定定地望着我,左手慢慢爱抚我的肥 奶,而我忍不住想用手握着他的肉棒。
 
  亚强却把我推开,要我含着玩,我从来都没有试过口交,不禁踌躇不前。 
  犹豫间,他一手搓在我阴唇,把我的阴户一捞,我当时只觉双脚一软,就跪 在他面前,他便将他肉棒放入我口中,教我又含又舐,并教我如何舐吸睾丸。 
  玩一会儿后,他把我放在床上,再慢慢抚弄我丰腴的乳房。
 
  当他摸到我下体时,他说∶「你的阴毛又多又密,真是天生大食女人,相信 你老公一定喂你不饱。其实,我一眼见到你,我就知我一定可以脱掉你的内裤, 而我表弟亚文也说,你既美艳又庄重,又说如果和你玩一次,短几年命都肯的。」 
  当时我听得羞惭难禁、无地自容,也被他的好话赞美听得飘飘然,而且我下 面的大小阴唇也被他抚弄到又骚又痒。
 
  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将两腿分开,低声说道∶「强哥……你……给我!」 
  亚强严肃地说道∶「你那么斯文,怎么能玩得痛快,应该说:强哥,你干我, 大力地干我吧!」
 
  当时我很羞惭,但还是照讲了,不停地求他说∶「强哥,干我吧!」
 
  于是,他将肉棒插进我下体,跟着拼命地狠抽猛插,而我亦扭动臀部,阴穴 一张一合夹吮着他的肉棒,兴奋忘形地呻吟呼叫,高潮一浪又接一浪。
 
  大约二十分钟后,亚强那又浓又稠、强而有力的滚热阳精猛地直射入我子宫 时,那种美妙感和舒服,使我真正地尝到男人的滋昧。
 
  一星期后,亚强又打电话给我了,我当时心中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既很回 味他给我的快乐,但又觉得被玩弄、羞辱,愧对老公。
 
  想了又想,终于禁不住他在电话里细语情挑,春心荡漾之下,又去了他处, 到达后才知他表弟亚文亦在场。亚文在餐馆收拾碗碟,才十六岁,亚强见到我后, 随即叫我脱光身上的衣服。
 
  我目瞪口呆地站着,不愿在阿文面前脱衣服,但亚强大声喝我,他说我如果 不脱,就即刻离开,以后不要再来!
 
  当时亚文走过来做好人,他一边和亚强讲情、一边动手替我脱衣服,那时我 心里只顾委曲,就任由他解开我的衣钮,敞开上衣。
 
  我并没有戴胸围,他一手就握住我的胸部的肉,还用手指在我的奶头轻捏慢 捻。
 
  我即时面红耳热,周身骚痒,一下子就想到性交那回事,但又见到有点儿难 堪,因为我和他在年龄方面,就好像两母子一样。
 
  当时亚强又开口说∶「亚文好想弄干你,他虽然年纪还小,但他那条东西一 点都不小,你先和他试试吧!」
 
  我当时亦已情动,更不想作拒抗,把心一横,反而自己脱个清光,任由那小 子在搓摸挑捻,更敞开两腿,将他抱入怀中。
 
  当时,我觉得只要是男人的话,谁都可以同我交媾了,但亚文仍然只是保持 着轻撩慢捻,没有对我进一步行动。
 
  直到我下体淫水不停地流出了,于是他才推我在床边,将我两腿拍开,一条 肉棒直插入我阴部深处,一阵急攻,他的东西果然不小,插得我十分过瘾。 
  可能他入世未深,经历尚浅,只弄干了两、三分钟后,便一泄如注。
 
  他休息了一阵,便要我口含他的肉棒,另一手则抚摸我的奶头,一会儿后, 他又硬了起来,再次提枪上马,他让我伏着,从后面将我下体直插至底。 
  我被亚文干时,亚强一直在旁边看,我觉得羞愧,但也更兴奋。
 
  后来亚强也过来,把他的东西塞进我的嘴里,他俩简直搞得我欲仙欲死…… 
  老婆说到这里,又羞愧又兴奋,脸红耳赤说不下去了。
 
  我听了老婆这番忆述之后,心里十分感慨,其实应该惭愧的是我才对,自和 她结婚以来,可以说没有一次房事令她产生过她所说的这种高潮。
 
  不知甚么原因,我总是不易动情,举而不坚,经数次验身结果,身体正常, 但房事次次依然如是,搞得我失却信心,不敢面对!
 
  近十年来我兴老婆分床而睡,而她温婉贤淑,从来未有怨言,回想起来,我 的确是疏忽了她的感受!
 
  于是,我痛下决心,对我老婆说∶「我自己不行,也不能怪你,不过我想见 见他,希望他不是坏人,除了因为是你的胴体吸引他之外,并没有甚么企图,我 就让你们保持目前的关系,继续来往。」
 
  她听我这么说,面上一红,说道∶「好吧!我去约他。」
 
  不知为了甚么,我突然特别兴奋,而我老婆也似有所需,于是我们干了起来, 这一次要比以前好了很多很多,但我觉得她还是未到最高的好处。
 
  隔天我查过老婆所说的那个男人,知道他并非黑道中人,也放下心。
 
  数日后,亚强出现在我们的睡房中,他果然是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精壮男人, 粗线条的外形,并非流氓的模样,身高五尺五,说话很粗俗,但有义气,讲道理。 
  事前他并不知我已经了解他和我老婆的事,谈了一会以后,我便直接了当的 对他讲明请他来的用意,表示不介意他和我妻子上床,但我爱她,不能离开她! 
  他愣了一下,亦表明心态:他对我老婆只是友谊,发泄性欲而已。
 
  我们在房间里谈完出来,我老婆正在客厅中等待,她身穿一件过的浅色吊带 睡袍,未戴奶罩,两粒奶头若隐若现,一双勾魂的媚眼望着亚强,亚强亦不客气, 上前拥抱着她,双手从后身将她一对肥奶上下搓揉。
 
  当时我见到我老婆面红耳热,不胜羞惭,老是偷眼望着我,我心想:不如送 佛送到西吧!便说道∶「你们放心玩吧!我出去一下!」
 
  亚强道∶「李先生,你留下,或者对你的毛病有好处的!」
 
  我心想∶「老婆一定是把我的丑事都抖出来了。」但终于还是留下了。 
  望着我老婆淫浪地蠕动着肉体,任亚强将她的睡衣和底裤通通脱下,并要她 伏在桌子的边沿,从后面扒弄她的屁眼及阴唇,她也无顾忌地地呻吟,亚强更将 手指插入她下体,她「啊!」一声,双手震动,并开口叫道∶「强哥!我……我 ……我要呀!」
 
  亚强说道∶「你又忘了我怎么教你吗?」
 
  我老婆望了我一眼,终于出声叫道∶「强哥,你干我吧!插进来干我啦!」 
  亚强迅速脱光自己身上的衣物,将肉棒拿出。
 
  哇!真的比我大好多,他并不即时插入,而是将肉棒在我老婆的阴唇上慢慢 磨擦,我见她不停地叫唤∶「强哥,强哥,我……我好痒呀!快干我啦!」 
  亚强这才将肉棒笔直地插入她阴户内,我老婆也乐得大叫∶「干死我,大力 的干死我,我好痒呀!强哥,大力干我吧!强哥!」我当时听到目定口呆,到现 在才真正了解我老婆的性欲心态,我见到他们激烈肉搏时,我的肉棒亦蠢蠢欲动。 
  亚强见到了,立即呼吁我加入。
 
  我不太习惯,正在犹豫,亚强突然把我老婆精赤溜光的肉体向我推过来,我 老婆随即脱我的衣服,疯狂中连钮扣也扯断了。
 
  当我也光脱脱时,我老婆见我的阳具已经硬立,便弯着腰,衔住我的龟头舐 啜,还用舌头舔卷不休。
 
  我不知我老婆甚么时候已经有这样的「口技」,又见到亚强站在我老婆屁股 后面,把粗硬的大阳具插在她阴道抽插干弄,心里一兴奋,那不争气的东西竟然 比平时状态好时还要硬和大。
 
  我老婆又惊又喜,她狂吸一下,然后吐出,转身让我插入她的阴道。
 
  我一边在老婆肉体里干弄,一边望着她替另一个男人口交,心里的兴奋无以 伦比,也不记得支持了多久,就在老婆的阴道里射精了。
 
  我老婆回过头来用口含、舌舐,希望我再振雄风,但很久仍未有起色,我便 放弃,疲乏地回我自己的床上慢慢睡去了。
 
  当我一觉醒来时,只见他们两人也在床上,我老婆手里握住亚强的阳具,而 亚强则侧身吻着我老婆的耳朵、耳珠,一手抚摸着她的大肥奶,两人似仍未睡醒。 
  我当时百感交集,虽然此事对我来说,有些难堪、有些尴尬,但我还是深爱 着我的老婆,她快乐,我亦应该为她快乐,而且我在美十七年,耳闻目睹,朋友 同事有人搞同性恋、亦有人换妻,而且家庭和睦,各得其所,何必太拘谨呢? 
  人生只不过几十年,中国几千年保守思想,重男轻女,受害者何只众数,「 贞节」这两个字,令到多少女子含恨而终?
 
  好像「庄子试妻」,自私自利,男人可以有三妻四妾,女人一定要从一而终, 十分无理,而且男女都一样有性欲,这是自然生理现象,所以我对我老婆的婚外 性行为十分接受并谅解。
 
  那个亚文也不时带他的年轻女友来参与,她叫做青茵,只是个十几岁的越南 少女,身材娇小,但稍嫌纤瘦,记得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尚未经历过群交的游戏。 
  那次是在客厅进行,亚文带青茵来了之后,便把她交给我,只顾着和阿强合 力把我老婆放在茶几上弄干。
 
  当时,我对这位年轻的少女也无从入手,我只是和她一起坐在沙发上观看, 初时也不是离得很近,但我老婆被两个男人弄干得粉腿乱舞,她不得不向我身边 靠拢过来。
 
  望着我老婆白嫩的肉体,正被男人们肆意玩弄,不但我性欲亢奋,青茵也浑 身微微地抖颤着。
 
  我轻轻捉住她的手儿,她也没有挣开。
 
  我用手指在她的手心轻轻搔了搔,她知趣地对我回眸一笑,于是我低声在她 耳边问道∶「我们到房间里玩,好吗?」
 
  青茵含羞地点了点头。
 
  我们站起来,向睡房走去,身后仍传来我老婆的淫呼浪叫。
 
  进房之后,青茵彷佛变成了另一个人,她主动替我宽衣解带,我也还之有礼, 当我们肉帛相见时,我知道亚文为甚么有这样一个青春少女,还仍然对我的阿玲 那么兴趣。
 
  原来青茵虽然是个嫩娃儿,可惜身体并未发育得很完美,她的乳房小小的, 耻部的毛发也没长出来。
 
  但是说也奇怪,眼前这位少女却是令我非常亢奋,光秃秃的一个水蜜桃,见 了蛮可爱的。
 
  我的小东西早已一柱擎天,只是一时间却不懂和她怎样做前奏的调情。 
  正在束手无策时,青茵却已经躺在床沿,举起双腿M字分开,摆出等插的姿 势。
 
  我于是上前,毫不客气地插入干弄。
 
  我的位置正好看到客厅的动静,我一边在青茵的阴道里抽插,一边观赏我老 婆在任由两个男人弄干,那滋味真是兴奋异常,毕生难忘!
 
  青茵不让我在她阴道里射精,但却要我在她口中发泄,还吞食我的精液。 
  我们玩得十分和睦、开心,我有时也带老婆去他们的住处玩。
 
  这事开始在四年前,现在亦仍然偶有来往,我老婆亦很常露笑容,不像以前 那样郁郁寡欢,对我亦特别细心、顺从,家庭更加和谐。
 
  本来我亦不便泄露这种事情,夜半无聊,执笔投书。
 
  希望公诸同好,并想表示男女应该是平等的。
 
  某美国华侨书